首页 / 国内 / 正文

79年打越南威震峡谷七勇士

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后,广州军区陆军第41军121师不顾艰难险阻长途穿插80公里进至省会高平西侧,占领要点切断公路,准备配合主力围歼高平守敌。由于战局复杂多变,2月20日,坚守809高地等要点的121师361团又接到上级命令,在团队未收拢的情况下迅即北上安乐,支援本军123师围歼越军步兵346师师部。

在北上安乐途中,361团已经断粮两天,指战员们饥饿疲劳,又连遭越军袭击,伤亡严重,前进受阻。其中该团3营于2月21日拂晓进至扣旺附近时,遭到占据公路两侧制高点的越军伏击,战斗中全营序列被分成几段,前后失去联系。由于天黑雾大,3营各部边打边冲,在突围时有不少人员失散。

天快亮时,有7名失散人员聚拢到了一起,他们是:8连班长陈书利、副班长韦程儒, 3营炮兵连战士胡清祥、马占社,3营机枪连班长黄志荣、战士熊武俊,还有因大雾与本连队失去联系的4连战士陈武贤。这7个人分属4个连队,各连的人彼此并不认识,其中黄志荣、熊武俊、马占社3个人还是伤员。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为了共同对敌寻找部队,他们组成了一个临时班,推选陈书利担任班长。手中的武器只有1支冲锋枪、2支半自动步枪,加上9枚手榴弹和1000多发子弹。在陈书利的带领下,7个人沿着公路向前走,通过辨认脚印,听着枪声努力向部队靠拢。当他们走到扣马附近的一处峡谷时,天已经亮了,公路附近是一片开阔地,很难隐蔽踪迹,越军还占据了周围的山头,情况非常危险。这时陈书利说,现在部队不知打到了哪里,我们已经身陷重围,不能让敌人追着跑,要先找一个地方站稳脚,敌人上来就干掉他们。快人快语的陈武贤也说,对,前边那有一所房子,咱们先去那里守起来,找点东西吃,打一阵子到晚上再进山。大家听了都表示同意。

在公路西侧有一条小河,河面上架着一座中国援越民工帮助修建的铁桥,河与公路之间是一片开阔地,其上排列着一组品字形的小房子。要在这片地区寻找能够藏身的地方,也就只有这组小房子了。于是陈书利将全班编成两个小组,交替掩护撤到了小房子前。这是一组越南人修建的仓库,用竹片和泥巴砌成薄墙,上面铺有瓦顶。陈书利查看了一下,选择了一间里边堆着不少成包的化肥,且四周视野很好的房子,带着大家撤了进去。陈书利首先组织开了一个会,进行动员,表决心,并了解到7个人不是党员就是团员,战斗士气很旺盛。随后陈书利指挥大家用化肥包垒成工事,由陈武贤操一支半自动步枪监视右侧,韦程儒持一支半自动步枪监视背后,自己端着冲锋枪监视正面,做好战斗准备。其余4个人帮着压子弹,拧手榴弹盖,并严密监视外边的动静。

七勇士当年坚守的小房子就位于图中左上方两间红绿小中间的小树处

不久,越军发现了开阔地上的小房子里有中国兵,于是组织力量下山发起攻击。越军的子弹哗哗打在小房子的泥墙和瓦片上,同时有几十个敌人分多路向这边逼近。陈书利等人毫不畏惧,等越军进入开阔地靠近小房子时,三支枪同时开火,当即打倒了4、5个,剩下的敌人赶紧卧倒躲避。不一会,越军又发起了冲击。陈书利、陈武贤、韦程儒持枪守住三面,胡清祥也投掷手榴弹打击敌人,很快又击退了越军的第二次进攻。疯狂的越军将密集的火力射向了小房子,子弹穿透泥墙和瓦顶打在小房子内的地上、化肥包上,发出“噗噗”的声音。突然,胡清祥的头部被一颗跳弹击伤,小房子中的伤员已超过了半数。在严峻困难的情况下,陈书利、陈武贤、韦程儒他们勇敢无畏,沉着应战,又打退了越军的几次冲击。胡清祥虽然负伤了,但仍很坚强,他斜倚着化肥包,将握着的手榴弹拧开了弹盖,坚定地说:“迟早不过一死,宁死也不做俘虏!”

越军从正面攻不上去,便组织小股兵力迂回到河对岸,偷偷溜向铁桥,企图过河从侧后袭击小房子。韦程儒首先发现了敌人的动向,立即向陈书利报告。这时已有3名越军摸上了铁桥。陈书利是连队有名的神枪手,此时正好一展身手。他拿过韦程儒的56式半自动步枪,估量了一下距离,尔后举枪瞄准,弹无虚发,三枪三中,将3名越军全部打倒。后面的越军见势不妙,不敢再上来了。到了下午,越军又调来一门60迫击炮助战,对着小房子猛轰。炮弹接连在小房子周围爆炸,有的打到了泥墙和房顶上。一时间泥块、竹片、碎瓦、弹片连同化肥粉尘横飞四溅,小房子内外硝烟弥漫。陈书利沉着不乱,指挥大家不要射击投弹,假装都被打死了,等着敌人靠上来。越军打了一会发现小房子没动静了,果然上当,出动约一个排的兵力吱哇喊叫着从两侧逼过来。等到越军进至距小房子只有几十米时,陈书利等人突然开火,打得越军一阵鸡飞狗跳,不得不拖着5、6具尸体狼狈撤退。经过重新组织后,越军又用重机枪和60迫击炮猛射小房子,尔后继续出动兵力迫近强攻。在四处弥漫的炮火硝烟和化肥尘雾中,七勇士顽强地同敌人展开近距离激战,以有我无敌的气概再次将越军的进攻粉碎。这时天色已黑下来了。从上午打到现在,七勇士已先后打退越军9次冲锋,毙敌32人(其中陈书利毙敌15人,陈武贤毙敌14人)。

敌人退下去后,陈书利等人检查了一下弹药,发现几个人的都不多了。陈书利判断己方弹药已经不济,我明敌暗,要是遭到敌人夜袭将会很危险。即使能够在这里守一夜,明天再打局面还是难以维持。根据白天的战况,能看出小河对岸越军的兵力比较薄弱,是可以突出去的方向。据此,陈书利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乘夜突围。他们整理了一下装备后,悄悄溜出小房子。陈书利和陈武贤突然向房子正面的开阔地投了几枚手榴弹,用冲锋枪打了几个点射,做出要从正面突围的假象,尔后带着大家迅速绕到小房子后面,悄悄向小河边撤去。

其时铁桥已被越军的火力封锁,他们只好涉水过河向大山里钻。由于天黑路险,加上多数人受伤,行动较慢,导致7个人走散了。头部负伤的胡清祥背着膝盖被打碎的马占社走在最后而掉队,因迷失方向躲进山里,同来搜捕的越军周旋,胡清祥还用手榴弹炸死了4个敌人。三天后,他俩幸运地找到了部队。陈武贤和韦程儒搀扶着伤员熊武俊为一组走在中间,同其他人失散,在荒山密林中转悠了两天两夜,终于遇到友邻部队获救脱险。陈书利和伤员黄志荣在最前边开路,途中遇到越军发生战斗,二人也失散了。黄志荣藏到山上躲过敌人的追捕,后来沿着公路走,几天后遇到了已经归队并来寻找他们的韦程儒。

陈书利的情况最艰难。他摆脱敌人后辗转于群山密林间,昼伏夜行,靠吃树叶、草根和饮山沟里的冷水维持体力,忍受着饥饿和疲劳,借着北斗星辨别方位朝着祖国的方向走。在最绝望无助的时刻,陈书利用身上带的钢笔写下了遗书,表达了自己的一腔丹心赤诚:“首长,同志们,我已将近四天没吃东西了。吃了两天树叶,而且经常和敌人打。假如我牺牲,我感到无限光荣,因为我一个人就打死打伤敌人二十多名,已经够本了。但请你们把我的尸体拉回祖国,转告我的父母,请他们不要悲伤,这是他们无限光荣的事,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啊!他的儿子为党为人民为祖国已献出了一切……”在经受了五天五夜磨难后,陈书利终于遇到了打过来的大部队,和战友们重逢了。

战后,七勇士个个立功,其中陈书利和陈武贤双双荣立一等功,并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胡清祥荣立一等功;黄志荣荣立二等功;韦程儒、马占社、熊武俊荣立三等功。他们的英雄事迹在80年代被制作成了连环画出版,这就是很多人都看过的《威震峡谷七勇士》和《孤胆英雄》。

2016年国庆长假,七勇士中的战斗英雄陈书利(中)、二等功臣黄志荣(左)和战时的361团作训股测绘员吴子贤(右)在桂林重逢合影留念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