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苏军的浪漫 德军的噩梦

null

以吉斯-6卡车为底盘的BM-13喀秋莎多管火箭炮

提起“喀秋莎”这个名字,大家恐怕想到的是那首成名于二战时期,鼓舞苏联红军将士英勇反击法西斯的名曲。而这里我们不仅要简单介绍下这首耳熟能详的名曲,更要着重介绍同样成名于苏德战场的“喀秋莎”火箭炮。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这首歌曲讲述一个叫“喀秋莎”的女孩盼望在苏军服役的爱人早日归来的故事,是一首抒情爱情歌曲,它开始传唱于苏联女孩为前往战场的红军士兵们送行,而后广泛流传于全军。这首歌曲于1938年由马特维·勃兰切尔作曲,米哈伊尔·伊萨科夫斯基作词,由知名民谣歌手丽基雅·鲁斯兰诺娃首次演唱。在法西斯德国大军压境下,这首歌曲成为了一个独特的社会现象,千百万人把歌曲中的喀秋莎当作栩栩如生的女孩,一个深爱着前线战士的女孩,她执著地等待着那位心上人的来信,甚至有许多苏联红军士兵通过报社给女孩写信,倾诉衷肠。

null

null

T-34冲锋和喀秋莎火箭炮齐射是苏德战争中最著名的场景

如此美丽的名字当然要赋予其重要的意义,苏军将士用她命名了手中最为强大的火炮BM-13系列火箭炮。据说命名的原因也很巧合,是因为该武器在沃罗涅日共产国际工厂出厂时的都有首字母K的标记,而新式火炮是苏军的秘密武器,就连红军战士也不知道其确切的名字,就根据这个首字母K给该武器起了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喀秋莎”。这个昵称不胫而走,随着歌曲“喀秋莎”一路传播,被广大战士们所接受。而敌人则没有办法欣赏这个美丽的名字,又因为喀秋莎火箭炮发射时发出类似管风琴的声响,又被德军称为“斯大林管风琴”。每当管风琴奏起,就是铺天盖地的的火箭弹呼啸而来,令对手心理和身体都收到打击。

技术特征

null

收藏于南京理工大学的BM-13火箭炮

喀秋莎火箭炮的正式型号是BM-13系列,这是一种多轨道的自行火箭炮。常见的有8条发射滑轨,一次齐射可发射口径为132毫米的火箭弹16发,最大射程8.5千米,既可单射,也可部分连射,或者一次齐射。装填一次齐射的弹药约需5~10分钟,一次齐射仅需7~10秒。运载车时速90千米。当然,卡车的底盘有不同的类型,有美国的雪佛兰G7100及福特-马蒙·夏灵顿HH6-COE4和苏联自己生产的吉斯6,吉斯151卡车等。这种武器优缺点并存,优点是火力凶猛,短时间内可以倾泻大量的弹药到地方阵地,令对手猝不及防。据说一门喀秋莎在短时间投射的火力等同于18门普通火炮,但是价格却非常低廉,适合大规模生产。火箭弹比一般炮弹的炸药装填系数更大,同口径的火箭弹比炮弹的威力要强大,杀伤范围大,轰炸范围达8000平方米,能大面积攻击敌人密集部队、压制敌火力配系和摧毁敌防御工事。由于攻击突然,敌方的反制武器来不及开火,喀秋莎暴露阵地后可以打了就跑,避开敌方炮兵的反击。该武器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火箭弹没有在炮管内加到高速的过程,造成了命中率低下;而且卡车底盘没有装甲防护,烟尘火光特别明显,面对空袭生存性不强;最令苏军头疼的是遇到泥泞路面,卡车的通过能力太差,影响了机动能力。对这些缺点苏军是心知肚明的,他们为了扬长避短的目的,尽量集中使用,用数量来弥补命中率;初期打了就撤,不给对手反击机会,后期依靠苏军装甲军力强大,保护自己绰绰有余。虽然喀秋莎也有履带式的底盘来增强通行能力,但是宝贵的履带底盘还是更多的留给了坦克。换句话,苏联人秉承了简单易生产的理念,就是用卡车底盘加上火箭发射架,至于遇到泥坑,前线士兵自己想办法吧!仅仅在在1942年一年内,工厂交付苏军的火箭炮达3237门之多。

研发历史

苏军使用火箭弹的想法来源于飞机武器威力太小,航空火箭弹在20世纪20年代就开始发展。1921年,专门研制火箭的第2中央特别设计局成立,研究了固体燃料发动机等技术。1933年又成立火箭研究所,研制陆军和空军使用的火箭弹。经过不懈努力,苏联设计师先后研制出了射程1300米的火箭弹,以及82毫米和132毫米航空火箭弹,日后成为传奇的喀秋莎火箭炮所用的弹药就是在此基础上研发的。1938年,火箭研究所改为苏联弹药人民委员会第3研究所,除航空火箭弹和多管火箭炮外,也研制喷射发动机、海军火箭、防空火箭等。BM-13“喀秋莎”火箭炮是该所的劳动竞赛背景下,由科技人员提出来并研制成功。1938年10月,火箭炮车载实验开始进行,以吉斯-6载重卡车为平台,共有24条发射轨但只能做高度调整。在1939年4月,16管并可以车身180度旋转的BM-13-16型样车试射成功,自行火箭炮技术日臻完善。该火箭炮于1939年9月开始秘密的少量装备于苏联红军中以用于测试,其中有5辆火箭炮配属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海军岸防部队中试用。卫国战争爆发后,弹药人民委员会第3研究所更名为航空工业人民委员会第1研究所,从事喷射航空发动机的突击研制。二战苏军装备的BM-8轻型火箭炮、BM-13火箭炮、BM-31重型火箭炮均为战前产品。其中BM-x-y中的x表示火箭弹的口径,y表示发射架的轨道数目。到了1942年,美国正式参战,大批美援物资源源不断运抵苏联。其中美国的通用GMC 6X6 卡车的性能比苏联自己的吉斯-6卡车更好,因此,1943年以后生产的火箭炮几乎都是以通用GMC 卡车为底盘,这种型号的火箭炮改称BM-13H。不过由于绝大部分的BM-13都是以通用GMC 为底盘,所以后来BM-13H就统称为BM-13。

null

喀秋莎使用的M-13火箭弹

使用情况

1941年6月21日,苏德战争爆发的前夜,在BМ-13的定性测试尚未全部完成时,苏联政府作出决定,全力生产BМ-13火箭炮及М-13火箭弹。6月28日,苏军决定组建一个特别独立火箭炮连。30日夜,头2门火箭炮开到了驻地。第2天,炮兵连正式成立。当时只有7辆试生产型的БМ-13,,连长是36岁的伊万·安德烈耶维奇·费列洛夫大尉。7月上旬,独立炮兵连被派遣到斯摩棱斯克前线。7月14日,7门喀秋莎隔着奥尔沙河,发射了112枚火箭弹,打击了对岸德军占领的火车站。为了避免遭到德军炮火袭击,费列洛夫连没有再次装填,匆匆撤出了阵地,而对于德国人来说,喀秋莎带来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凶猛的火力一时间让德军灰头土脸,摸不着头脑这阵打击从何而来,错误的判断这应该至少是一个苏军炮兵师的第一轮炮击。德军上层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苏联火箭炮,最好俘虏他们,不行就全歼他们。1941年10月7日夜,正在行军的费列洛夫连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布嘎特伊村不幸与德军渗透的先头部队遭遇。炮兵连沉着应战,在打光了全部火箭弹后,为了不让秘密落到敌人手里,苏联炮手彻底销毁了7门火箭炮。由于发射火箭弹和销毁火箭炮耽误了时间,炮兵连被包围。在突围过程中,包括连长费列洛夫大尉在内的绝大部分苏军官兵壮烈牺牲。苏军的第一个火箭炮单位就这样悲壮的结束了战斗历程。

null

参加柏林战役的喀秋莎火箭炮——向法西斯射出复仇的炮火

在之后的莫斯科保卫战也有喀秋莎积极参战的身影,在全面的防御中,火力支援就是喀秋莎火箭炮停在战线后方,哪里顶不住了需要支援,喀秋莎火箭炮就立即开过去,经过几次齐射以后,立即高速开走。如果一次齐射能够覆盖德军进攻士兵的队列中,就会造成极大的杀伤。口口。三玖。伍八。零八。伍零四。而当德国发觉遭遇打击,恼羞成怒的出动炮兵和坦克进行还击的时候,喀秋莎早就撤退走了。往往在德军就要攻占苏军阵地的时候,突然天空出现无数巨响,紧接着数百枚火箭弹向他们覆盖下来。由于火箭弹来得极快,又是集中发射,士兵根本没有躲闪隐蔽的机会,德军进攻部队往往就这样仓皇败退下去!

null

苏军士兵正在装填火箭弹

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德军官兵在在巷战的拉锯中不仅要应付苏军的冷枪,还要面对突如其来的冷炮。夺不回的建筑,索性用喀秋莎攻击,把建筑内的德军打得找不到北。在德军被围困在城下还拒不投降的情况下,上千门喀秋莎用炮弹拉开了反攻的序幕,给德军防线毁灭性打击,有力配合己方装甲兵和步兵的冲锋。

null

德军仿制的火箭炮

在苏军转入战略反攻阶段,喀秋莎在对付地方固定阵地更是如鱼得水。参与进攻柏林的喀秋莎据说达到2000门之多,山呼海啸般的凌厉攻势几乎把柏林打成废墟,把纳粹法西斯彻底埋葬掉

俄罗斯龙卷风火箭炮

结束语

两个“喀秋莎”都成名于二战的战火中,一个因为打动人心的旋律了脍炙人口的永恒经典,另一个凭借强大杀伤成为传奇武器。当我们回首之时,勿忘和平的可贵,珍惜平静下的生活。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