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3.21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

null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笔者注】本章讲的是孔子对历史事件的态度。宰予(公元前522-前458),字子我,亦称宰我,春秋末鲁国人,孔子著名弟子,孔门十哲之一。社,土地之神,象征着领土。稷,谷神,象征着农业生产。社稷,代指国家。今天,在北京天安门西侧的中山公园仍然保留着社稷坛的原貌,供游人参观。社稷坛呈方形,四周砌有半人高的围墙,中间按东西南北中方位铺有五色土,但没有种树,也没有木料制成的神的牌位。从宰我的回答来看,鲁哀公问的是社神是由什么制作的。由此推断,周朝时的社神是有牌位的。对于周朝的社神由什么制作,鲁哀公不可能不知道,对于社神“使民战栗”的含义,鲁哀公也不会不清楚,但他为什么要问宰我?笔者认为,鲁哀公可能是为了重振君威,夺回旁落的君权,想改变礼乐为主的治国方针,采取周朝初年的杀伐政策,但又不便明说,就借宰我之口讲出其用意,试探群臣的反应。孔子看出了鲁哀公的心思,明确表示,周朝初年的杀伐政策早就改变,不要再提了;使用栗树作社神的牌位流传至今,已经形成习惯,没有必要再劝周天子加以改变;当年的杀伐有很多是不对的,但由于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可以不再追究。现在再用杀伐政策,违反礼制,不得人心,肯定要遭到人民的反对,并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笔者译】鲁哀公问宰我,历朝历代的社神是由什么制成的?宰我回答说:“夏朝用松树,商朝用柏树,周朝用栗树。周朝用栗树的用意是,人民一看到周朝的社神,就想到周朝的杀伐与恐怖,从而全身战栗、敬畏害怕。”孔子听说了这件事,说:“杀伐与恐怖的统治方式早已被依法治理所取代,不要再提了;纪念土地神的事情已经形成习惯,不要再劝国君改变了;周初的杀伐与恐怖过多过滥,有很多是不对的,但由于年代久远,既往不咎。现在再搞杀伐与恐怖,违反法律,违反民心,肯定要遭到人民的反对,肯定要承担法律、历史责任。”

附:【李泽厚译】哀公问宰我用木料作神主的事。宰我回答说:“夏代用松树,殷代用柏树,周代用栗树。栗树的意思是使老百姓畏惧战栗。”孔子听到后,说:“陈年老账不要再去解说;实行了的事,不可能挽回;既然已经过去,就不要追究了。”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