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汽车 / 正文

外媒:戈恩被捕为雷诺-日产联盟蒙上阴影

凤凰网汽车讯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因涉嫌违反日本金融法而被捕后被日产公司董事长罢免,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雷诺- 日产- 三菱联盟能否在没有他的情况下生存?

戈恩的被捕并不意味着他将被判有罪并且我们不清楚法律程序将持续多长时间,但他的被捕很可能标志着他与日产20年关系的结束,是日产曾让64岁的戈恩赢得了他在日本“商业巨星“的地位。

戈恩在复杂的法日汽车联盟中的地位似乎也处于危险之中。戈恩指导该联盟与大众丰田竞争,欲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在全球以10个不同品牌销售超过1000万辆汽车。

雷诺董事会的首席独立董事于2018年11月19日周一发表声明称,目前只是董事会即将召开会议,他和另外两位独立董事希望表达他们“致力于捍卫雷诺在联盟中的利益”。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持有董事会的两个席位和雷诺公司15%的股份,他们也对该联盟表示担忧,称政府“将对联盟的稳定性保持警惕”,并表示要支持雷诺员工。

2017年接替戈恩的日产CEO,现年65岁,此前曾长期作为戈恩之下“二把手”的西川广人也在2018年11月19日周一戈恩被捕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措辞严厉,他指责到:“这是戈恩先生长期独揽大权的负面影响,这是修改我们工作方式的好机会。”

西川广人表示,日产董事会将于2018年11月22日周四举行会议,讨论戈恩被解雇的问题。西川广人还表示:“联盟的伙伴关系本身不会受到这一事件的影响。回顾过去,2005年戈恩成为雷诺和日产的CEO之后,我们并未真正讨论其影响。”他还表示,目前还不能详细说明公司资金被戈恩私用的情况,但这种不法行为是严重的并且已经持续多年。

西川广仁还表示,“这种行为严重侵犯了许多人对他的信任,我感到遗憾,这不只是令人失望,而是更强烈的愤怒,也令我十分沮丧。”

联盟内部的鸿沟

盛博高级分析师表示:“很难说雷诺和日产之间不存在鸿沟。”然而如果联盟解体,对雷诺和日产作为独立公司生存的担忧可能是多余的。分析师在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说:“该联盟从来没有完全发挥作用和整合。这些公司之间真正的协同效应没有最大程度地展现出来。即使没有日产,雷诺也可以实现盈利。”

分析师说,雷诺可以找到其他工业合作伙伴,或者戈恩的重要性可能被高估了。无论哪种方式,“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明白,但联盟的重要性可能被夸大了。”

该联盟的框架几乎自1999年开始以来一直存在争议,当时雷诺控制了相当于价值50亿美的规模更大但问题颇多的日产。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后者持有雷诺15%的股份- 并且没有投票权。法国政府所占股份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关于完全合并的言论无法消散。两家公司仍然是单独运作的,但越来越多地共享平台和组件,许多业务由跨公司团队指导。去年,日产销售了580万辆汽车,而雷诺则为380万辆,2018年11月19日前,日产的市值约为雷诺的三倍。

但最近几个月,人们越来越关注该联盟成员之间复杂的交叉持股网络如何得到简化,以确保在其主要缔造者戈恩最终离职后能够蓬勃发展。

据消息人士称,联盟内部正在讨论更紧密合作的计划,其中日产将获得法国政府持有的雷诺15%股权的大部分。

日产已经对受到一家比自身规模小的企业的控制而感到不满。戈恩继续掌控权力- 他是雷诺CEO兼董事长以及三菱董事长和整个联盟控股公司的CEO - 这引发了人们对权力过于集中的担忧。戈恩从未任命过最高联盟职位的继任者,而雷诺的几位COO则以不太友好的方式离开。

戈恩的薪酬近年来也已成为一个问题。他因获得雷诺和日产两家的薪水而受到批评,并且他被迫否认该联盟正在建立一个秘密奖池以补偿高管的报道。他在2016年作为日产CEO的最后一年收到了920万欧元,2017年在雷诺收到了740万欧元。

戈恩的角色转变

戈恩2018年承认他需要解决有关职位继承和联盟未来结构的问题。戈恩2月份表示:“我对人们对联盟的持久性的担忧并不感到意外,联盟能活下来吗?这的确是个问题。”

2017年秋天,戈恩为联盟和雷诺集团公布了新的五年战略计划,2018年春天宣布成立新的跨公司团队,以改善工程、制造和采购等领域的协同效应。戈恩将他在雷诺的日常运营职位交给蒂埃里·波洛雷(Thierry Bollore),并在那里减薪20%。他说他并不期待在雷诺完成他新的四年任期。

戈恩曾在10月份接受《欧洲汽车新闻》采访时表示:“我更加关注战略问题,与联盟中的合作伙伴建立关系,发展协同效应,以及为雷诺的未来选择最优秀的人才。我个人并不担心联盟会在我离开后继续存在,但是一些利益相关方会担心,所以我需要回应,他们要求我保证,这项努力- 过去19年来一直在发展的联盟- 不会有问题,因为他们认为我们会有更多的冲突而不是协同作用。我们需要回答一些简单而具体的问题,例如,继任计划是什么?目前没有紧急情况,事情进展顺利,但我们越早回应这些担忧就越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年又当选(雷诺CEO,四年)时说,我们会尽快回答这些问题,这意味着公众可以期待这些进展在我的任期内有所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