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特朗普难破美国枪击案“多发症”-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亚太日报;作者:张敬伟

美国当地时间上周六(10月27日),美国再次爆发枪击案。这次枪击案发生在匹兹堡的一所犹太教堂里,导致近20人死伤。

美国发生枪击案不是新闻,谁能治好美国枪击案“多发症”才是新闻。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时曾经承诺,他若当选总统将阻止枪击案泛滥。讽刺的是,特朗普任内枪击案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为频繁,今年已经发生3次。2017年10月1日的赌城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则是近2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造成59丧生,逾500人受伤。

LKEM-fymkwyt6938061.jpg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1日,在美国西部城市拉斯维加斯,警察在枪击事件现场警戒。

面对尴尬,特朗普给出的解决办法是:一是主张判处抢手死刑;二是“以暴易暴”,如今年2月份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后他希望教师持枪自卫,本次教堂枪击案后他给出的答案是教堂配枪;三是隔靴搔痒的控枪。2月份佛州校园枪击案后,特朗普下令美司法部长塞申斯制定更加严格的枪支管控规定,即反对使用“撞火枪托”,“撞火枪托”可使半自动步枪变成子弹发射速度更快的全自动步枪。 

特朗普的建议和控枪措施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枪击案照样多发,美国人依然生活于“自己人”用枪制造的恐惧中。

不管是这次带有反犹主义的枪击案,还是典型的美国式枪击案--枪手纯粹报复社会,抑或带有恐怖色彩的袭击案(如纽约万圣节袭击案),都折射着一个残酷的事实:美国面对此类袭击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http_%2F%2Fi.ftimg.net%2Fpicture%2F8%2F000081398_piclink.jpg

匹兹堡教堂枪击案现场

允许持枪也是美国宪法规定的个人权利。每次枪击案后,美国社会都会掀起激烈的争议,限制枪支和支持持枪的两派谁也说服不了谁,而且成为两党纠缠不休的政治博弈。民主党的限枪政策和共和党的持枪政策相互对立,两党都不是为枪击案开药方,而是借力遇袭者和家属的血泪为自己抢夺政治制高点。

特朗普的持枪政策也很鲜明,他认为拥有一杆枪不仅是个人权利而且会更安全。而且,在连续的枪击案发生之后,美国民众的恐惧和媒体的愤怒并未形成引向白宫的力量。美国本土的枪击案,无论现场多么惨烈,美国人似乎并未将此视为严重的政治问题。因而,无论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掌权,频繁和惨烈的枪击案都不会给他们带来致命影响。总统们在谴责凶嫌和苦主们慰问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虽然本次枪击案发生在中期选举前夕,人们看到特朗普的枪政立场并未发生根本变化。相反,这会成为特朗普和两党政客博取民意支持的由头。

如果袭击者带有极端宗教背景,和恐怖组织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譬如发生在纽约的万圣节独狼袭击案,则会成为执政者的反恐宣示,或者衍生为现实的相关政策,特朗普的“限穆令”就属此例。在纽约万圣节袭击案后,官方迅速定性为恐怖袭击案。特朗普也发誓在击败中东或其他地方伊斯兰国(IS)恐怖组织后,不会允许其进入美国本土。

袭击案没有好坏之分。任何国家的袭击案,无论是报复社会还是带有恐怖主义色彩,都会给民众带来心理上的恐惧感,也要求政府采取措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美国枪击案频发,已经成为顽疾,而且是谁也解决不了的顽疾。美国枪支泛滥,数亿之枪带来的结果是,美一次枪击案带来的恐慌,就会导致更多人持枪来守卫自己的安全,当然也会带来更多的枪击案。如此循环往复,就成了难以自拔的怪圈和无法消除的顽疾。

NEM1_20181028_C0323354134_A1358103.jpg

2018年10月28日,在匹兹堡,人们悼念枪击案的受害者。

美国宪法里的持枪权力,也已经从不能碰触的政治正确,演化为亿万持枪者的民意基础。数亿条枪累计起来的民意基础,可以决定一个政党的权力,这是美国社会的“枪杆子里出政权”。对此,共和党是牢牢守住这个基本票仓,民主党的限枪政策也只是为了安慰每次枪击案中的死伤者和其家属,以获得他们的支持。而且,民主党的限枪政策,也不过是隔靴搔痒的加强审查而已。

美国两党、舆论、民众对于枪击案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于这类袭击案也就渐渐脱敏。枪击案后,匹兹堡的犹太领袖发表公开信批评特朗普总统,称特朗普的政策让白人种族主义者更加胆大妄为,特朗普难辞其咎。但是,特朗普对枪击案的处理一如既往,除了在推特发狠话就是主张美国人持枪自卫。总之,他不必为枪击案负责。如果换一个场景,美国民众在海外死伤那么多人,美国舆论足以炸锅,美国民情也会鼎沸,特朗普也会郑重其事地表明立场。

101019130807100162.jpg

美国白宫。

因为是美国式的枪击案,美国社会在惊扰一番之后又归于沉寂。由此更为彰显枪击案已经变成美国式的顽疾。因为其病根深埋在美国宪法里,而且已经渗透进美国两党政治博弈的血脉里,美国人也习惯用持枪的方式去应对枪击案。

特朗普难破美国枪击案“多发症”,其他人也无能无力。这是美国政治先天不足的“基因病”。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