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巴西特朗普”诞生,他宣称“中国正在买下巴西”,一带一路南美明珠生变?

原标题:“巴西特朗普”诞生,他宣称“中国正在买下巴西”,一带一路南美明珠生变?

◎智谷趋势(ID:zgtrend) |  S博士

 

刚刚(2018年10月29日),巴西也选出了个“特朗普”。

波索纳罗(Jair Bolsonaro),因其在一系列涉及“政治正确”话题上的大嘴巴,被称为“巴西版特朗普”,他赢得总统大选,并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上任。

他在竞选期间多次讲“当选后要重新评估中巴经济关系”,甚至破天荒地以“总统候选人”身份访问台湾省,引发中国强烈关注,这不免让中国很有点担心:他明年会不会乱来。

要知道,中巴近些年经济合作频繁,巴西被誉为“一带一路”上的南美明珠,那么,这颗明珠会被另一个特朗普搞得黯然失色吗?

01

他到底怎么讲的中国?更重要的是,他未来可能怎么做?

关于波索纳罗对中国的态度,我们搜集到的信息不多。事实上有报道说,中国并非他的主要关注点。

比如他最近发布了长达80多页的施政纲领,外交被列入最后一项,篇幅不大,这说明,他的主要精力将会放在国内。

他公开的讲话中涉及中国的有这样一段:

 

“中国是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他们非但不买巴西的产品,反过头来还想买下巴西。”

这是他10月10日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针对中国公司收购巴西电力公司的旧事发表的看法,也是他3个月内第二次说“中国正在买下巴西”。

波索纳罗还对中国洛阳一个公司收购巴西一处铌矿非常不满。铌是稀土元素之一,巴西控制了这种元素全球85%的供应量。

他认为中国不应该被允许拥有巴西土地。

目前来看,他对中国操控巴西基建、购买关键矿物以及可能控制关键工业都很有意见。

这倒是典型“民族主义”的主要特征。

这是他理性的一面,还有不为人知的感性一面。

波索纳罗是一个老派的政客,他出生于巴西军事独裁时期,并加入军队。他表现出对那一段独裁有一种特别的迷恋,对巴西民主化后的左翼十分厌恶,曾诅咒式的抱怨,“为什么左翼在独裁时代只是遭受了酷刑,而不是被处死”。

由于远隔重洋,而且中巴关系算不上密切,所以很难说他有多关注当代中国,有多了解当代中国。

有巴西学者认为,他对中国的了解还停留在半个世纪前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时代。

这一点大略可以确信,他经历过1974年巴西与“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结合他偏爱军事独裁、讨厌左翼的态度,以及过去华人对巴西的影响,波索纳罗在心理上肯定不那么喜欢红色中国。

这恐怕就是他以总统候选人身份跑去台湾的原因之一。

当然,保守的政治人物在利益面前注定都是现实的。所以,他那么想却不一定会那么做。

02

巴西虽然是南美第一大国,GDP排名世界第9,但是新总统如果敢乱来,这次还真能应了中国媒体近一年来最喜欢说的那句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2017年世界GDP排名前十)

2017年,巴西货物进出口总额为3684.9亿美元。其中出口2177.4亿,进口1507.5亿。

中国是巴西第一大出口对象国,中国之后是美国、阿根廷。

巴西对中国出口额为474.9亿美元,占到巴西出口总额的21.8%,占比遥遥领先排在第二位的美国(12.3%)。中国同时也是巴西第一大进口对象国,进口总额为273.2亿美元,占巴西进口总额的18.1%。

中国也因此成为巴西贸易顺差最大来源地,对华顺差高达201.7亿美元,而且还在迅速扩大。

植物产品、矿产品是巴西对华出口的主力,仅大豆、铁矿石和原油三种产品就占巴西对中国出口的八成以上。

除了大豆,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原因短期内可替代性较弱,其它产品的替代性可以说极强。

这对波索纳罗构成强大制约。

巴西国会小一半的席位都掌握在农场主手中。波索纳罗也以发展农业作为竞选旗帜之一。即便他再不喜欢中国,也明白中国市场的重要性,要为巴西农业找到合适的市场实在并不容易。

因此,人们更多把他对中国讲的重话当作是一种竞选策略。

事实上,在今年6月接受采访被问到会如何具体对待中国投资时,波索纳罗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表态,他说会继续和中国做生意,因为中国是“很杰出的伙伴”。

波索纳罗是一个自由贸易的支持者,他声称要减税,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对生产资料的掌握,他的经济顾问是一个比他更了解中国的、自由贸易的支持者,而巴西经济好不容易正在走出低谷,还存在一定的脆弱性,相信波索纳罗不会轻举妄动。

最大的麻烦是在台湾问题上。由于拉美和“中华民国”的历史渊源,传统华人在巴西地位很高,对当地影响较大,导致很多拉美领导人往往会低估台湾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做出出格行为的可能性不小。

但这个问题是可以通过外交沟通、协调实现的。

所以,我们大胆预计,经济上的小困扰可能会有,但不会给中国造成多大麻烦。

03

最后,让我们来充分认识一下这位巴西新总统。

波索纳罗,1955年出生于一个天主教家庭。1985年,巴西军事独裁期间,参加陆军空降部队,最高军衔是上尉。

1988年从政,先干了两年里约热内卢市议员,然后连任七届国会众议员。

这是他和美国特朗普的最显著的区别。特朗普由商人一步登顶,而波索纳罗则应该归于职业政客之列。

当然,他几十年议员干得怎样,很难给出恰当评价,他任内几乎没有提过法案,很像是一个局外人。

但正是得益于“局外人”的特色,他在贪腐盛行的巴西,居然从未卷入过政商两界令民众大为光火的腐败丑闻,这成为他竞选中最打动巴西人的地方。

以下都属于他的出格言论:

“女性的收入必须减少,因为她们会怀孕。”

“你不值得被强奸,因为你长得太丑。”(对一个女性议员当面说的)

“我无法爱一个有同性恋倾向的儿子,我宁愿他在意外中死去,也不要他是同性恋。”

“不能把像罪犯这样的人当成正常人,我们不能再让警察继续死在这些人手里。”

“独裁者的错误,是使用酷刑而非处死左翼异议分子及疑似同情左翼分子的人。”

“巴西应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

所有这些都让他在得到一部分人更坚定的支持时,越来越被其它一些人所反对和痛恨。

但他无疑成功抓住了巴西人最深切的痛:除了贪腐,还有社会暴力。

“抢匪”与“犯罪”是波索纳罗最强有力的助选伙伴。

有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巴西有超过6万人死于谋杀,超过八成民众担心自己在未来一年内可能成为治安不佳的牺牲品。

 

因此,他们倾向于铁腕治理国家打击犯罪。

在经历长期贪腐,以及巴西之后陷入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巴西中间政党越来越受到选民唾弃,巴西人渴望强人出现。

 

 

这在年轻选民中表现的尤为强烈。

事实上,年轻选民更多人支持波索纳罗。由于对现实反感,他们坚信过去左派人士刻意透过学校与教育,隐瞒了以往军事政权在控制犯罪上的成就。这也让他们更加深信曾大胆公开捍卫过去军事专政的波索纳罗,才是有能力让巴西社会变得更安全的政治人物。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