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非常时刻,安倍访华,贸易摩擦出现最大变数

原标题:非常时刻,安倍访华,贸易摩擦出现最大变数

◎智谷趋势(ID:zgtrend) |  DJ

安倍终于来了。

(安倍抵达北京;图来源:NHK)

2018年10月25日,安倍所乘专机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这一次踏上中国,距离上一次日本首相正式访问已过去了将近7年。

中国两国领导人互访冰冻时间之长,在中日恢复邦交之后是前所未见的。当年即使是小泉纯一郎跑去靖国神社,中日首脑互访也只停了5年。

(2008年中日形成首脑互访机制,2012年钓鱼岛事件后停滞。资料来源:日本驻华大使馆官网)

破冰极其不易,但似乎又有点理所当然的意思。

回暖其实已经有预示。

这是2017年11月,在越南岘港,中国最高领导人会见安倍时的照片,两位领导人表情轻松,略带笑意。

还有,今年5月中国总理突访日本,日本为李总理这次出访精心安排,高规格接待,比如拜见天皇,部分行程安倍甚至全程陪同。

而2014年11月,国家最高领导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于礼节会见来华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安倍,两人握手时的情景则是这样的。

时光荏苒,两张图两种温度,怎能不让人感慨一声: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有人把中日快速回暖归功于美国,特朗普机枪扫射把中日推到了一起,中国向日本抛去了橄榄枝,安倍就顺势爬了上来。

但其中的微妙,也是这几年来慢慢积累的。过去7年,无论政治多么冷淡,经济的热度、民间的热度始终给中日关系留存了温度。

01

安倍的礼物


谈日本,中国人总会记得邓小平1978年的日本之旅。

记得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乘坐新干线的感受,“我就感觉到快,有催人跑的意思,我们现在正合适坐这样的车。”

在日本,中国最高决策层亲眼看到了现代化,认定中国需要快一点,再快一点,缩短和世界的差距。在他回国后不久,中国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启动了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40年,日本隐隐的就是中国要追赶的那个发展模板。

虽然最近十年,中日关系大起大落。但因为相互需要,利益上彼此纠缠,因此无论再怎么看不顺眼,终于没沦落到全面崩盘。

政治可以冷淡,民间感情可以冷漠,但经济始终是“压舱石”。

自2007年始,中国一直是日本数一数二的贸易伙伴国。2017年,中日贸易总额3029.9亿美元,较去年增长10.1%,相当于中国外贸总额的7%,相当于日本GDP的6%。2017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额为32.7亿美元,为对华第三大投资国,同比增长5.1%,相比之下,世界对华直接投资的同比增长为1.9%。

(中国长期盘踞于赴日旅游消费第一的国家;数据来源:日本国土交通省观光厅)

在民间对中日关系一片淡漠之时,安倍来了,随行500名日本经济界高层人物,阵容之盛大直追当年日本欢迎邓小平到访。

高规格必然意味着大动作,在中美贸易摩擦搅动世界经济的形势下,安倍所图一定不小。以日本的性格,这一次对东道国也必定礼数周全。

首先,安倍将宣布日本间接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在中国提“一带一路”之初,日本是很警惕的,日本媒体的观点大多数和欧美并无不同。但大约从2016年开始,日本的表态变得暧昧起来。

转折点是在去年11月的APEC会议上,两国领导人脸上久违的笑容背后,日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变了。

其实,早在去年G20峰会上,安倍就向中国表达了日本想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意愿。同时,日本还派遣一名政界资深人士赴北京参加中国国家领导人主持的“一带一路”会议。

安倍不只是表态,行动也十分迅速。今年6月,安倍宣布将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纳入日本国家发展战略之中,与安倍2014年提出的“观光立国”发展战略属同一地位。

中日一直在国际的基础建设项目上竞争激烈,比如高速列车项目,而新的合作不仅减少竞争中多出的资金和时间成本,也将给受惠国更大好处。前段时间,中日对外公布“一带一路”合作的首个区域——泰国的“东部经济走廊”,核心是泰国春武里府(Chon Buri)的城市开发。

日本错过了AIIB(亚投行),不想再错过“一带一路”,而中国,争取到了在东南亚注资占主导地位的日本的靠拢,意味着一次“外交上的胜利”。

其次,重启中日双边本币互换。

安倍来之前日本媒体已经在放风了。上一次货币互换安排是因为领土纷争而于2013年9月到期终止。

据NHK报道,这一次不只是重启,双边的央行要将其规模扩大至原先的10倍左右,约为3万亿日元(300亿美元),远超前次的30亿美元。

之后中日的贸易结算便可以使用人民币/日元,不必再使用美元作为交易的中介货币。

与此同时,中国方面还同意给予日方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2000亿元人民币配额。这意味着人民币将纳入日本央行储备货币,人民币国际化又多了一个大国的支持。

最后,安倍将与中国协商终止日本对华政府开发援助(ODA)。

ODA援助是中日在1979年启动的对华发展的贷款援助项目,为最揭不开锅时的中国提供了资金和技术。“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桶‘技术金’应该说来自日本”,旅日媒体人徐静波如是说。

北京首都机场、地铁1号线、上海浦东机场、中日友好医院……这些中国人熟知的项目背后都有ODA,ODA提供了超过3.65万亿日元的援助。

即便2007年之后中日协商终止了有偿资金援助(日元贷款),小规模的无偿资金援助和技术援助一直在低调进行。

(来源:日本经济新闻)

2010年后,随着中国GDP赶超日本,中国媒体报道中总少不了日本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不过8年过去了,越来越多日本人认可了中国角色的转变——从一穷二白的被援助者逐渐发展成实力超越日本的经济强国。

终止ODA就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所以,这不是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安倍将与中方磋商设立一个中日共同对第三国经济援助的机制。这是安倍的第三份大礼。

除此之外,安倍还会邀请中国国家领导人明年访问日本,并在科技、知识产权、中日不同产业和企业间的交流等一系列双方对话,这些对话都建立在部长级以上。

40年后的今天,中日两国的官方交往来到了一个拐点,安倍此行能否有好成果是关键。

02 

民间冷淡存隐忧

相比三十年前中日关系的热火,今天即便政治关系恢复常态,民间冷暖则成为最大的短板。

最近十年的中日民间关系,一直停留在很微妙的状态。

中国很多年轻人喜欢日本漫画、流行文化,女性则喜欢日本的各类化妆产品和家电。但与此同时,抗日神剧也以夸张的速度被制造出来;说起日本,总会有一条不分年龄线的代际传承表达着痛恨。前不久,我的一位亲戚就直接告诉我,“去什么日本,我恨透了日本鬼子。”

但相对于中国人对日本的“爱憎分明”,当代日本人对中国的态度更不乐观。

致力于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言论NPO”在近期发布了一项最新统计。2018年,中国对日本有好感的占比为42.2%,相较去年的31.5%激增了将近10个百分点;日本人对中国有好感的占比仅为13.1%,相较2017年的11.5%仅仅上升了不到1个百分点。

虽然,两国对彼此好感度出现了更大的偏离,但好歹在回暖,这种失衡总比全面相互厌恶的2013-2014要好多了。

(数据来源:言论NPO)

如图,中国对日好感度在2013年降至建交以来的冰点,而日本则是在次年。随后,中国快速反弹,隔年中国人对日本的好感已经涨回11.3%。

为什么自2013年以后,日本人对华态度始终低迷?

长期研究中日媒体动向的北海道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研究院准教授西茹提出一个解释。

她说,总的说来,有几个日本社会存在的典型状况,影响了日本人对中国的看法。

2012年,中国民间发生大游行,伴随着大量针对日本品牌的打砸事件,这些都上了国际新闻的头版,自然也让日本人看到了。中国民众的反应对日本人形成巨大的冲击。

同时,日本是一个一旦形成社会舆论,改变起来就非常难的国家。更何况,2013年以后,日本媒体整体上对中国的报道并没有太大的改观。这些年来,日本媒体在评论中国时,依然容易走极端。甚至一些本可以作出比较公正评论的日本严肃媒体,在遇到中国问题时,也会变得情绪化。

媒体主要影响精英,至于以家庭主妇为主要对象、受众更广的电视节目,也会有大量中国节目。

比如在中国长期表演的演员矢野浩二,回国就吐槽中国养狗的不礼貌行为:

又比如邀请在日华人对中国人的不文明行为评头论足:

然而,你以为综艺以外就没别的了吗?还有更广泛的那些小报杂志、书籍,比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本去年出版的由一个日本人写的研究中国抗日神剧的书:

(连日本人都来看我们那些超低分抗日神剧了)

所以,安倍此行怕是也难立刻撼动这样的观感。

科技发达让我们轻易就能获取资讯,但对信息的不同解读却更容易产生误解。回想上世纪通讯闭塞的年代,或许更有某种人性之光。大概很多人不知,曾经中国官方为促进中日青年间的关系,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1984年,北京迎来了3000多名日本人。他们是由中国官方邀请来,为的是让当时不了解中国的日本青年更了解这个邻国。相应的两年后,中国也派出100名青年(其中就包括了之后的主席和总理)访问日本。

到访中国的日本青年团人数远胜于赴日的中国青年团,而中国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要接待如此多的日本人,保证给他们留下中国的好印象,这里头擦出的火花也更深刻。

比如,3000人访华的费用主要由中国政府承担,而中央拨了800万人民币用于开支,这个数对1984年的中国而言已是天文数字,可是如果坐商用飞机,光机票钱就要花掉一半。为了省这笔钱,中国最后使用了空军飞机来借贷这群访华团,而拨打空军司令员电话的活动筹委会主任王震是著名的抗日将领。

旅途中还有一个小插曲,访华团途径南京,有日本人要求前往南京大屠杀遗址。而恰巧当时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正在修建当中。江东门外的万人坑遗址,则是在40多年的风雨吹打之后,南京政府花了好几个月才找到的。

最后,日本人被带到了江东门外万人坑遗址。3000多个日本人第一次看到了当年遇难者的遗体、尸骸。在之后工作组的简报中,多次提到当时日本人这样的反应:

某某跪倒在万人坑遗址前,放声痛哭;某某当场向中方工作人员道歉,称我们对不起中国。等等。

风雨飘摇,历史上的双方在另一个时空奇妙地重叠,产生新的碰撞,但是历史遗留的重担,最后又落在了平民百姓的肩头。

03

为什么是安倍?

中日关系的至暗时刻由小泉纯一郎开启,而将中日关系拉回正轨的则是有“小泉门生”之称、同为日本保守派代表的安倍晋三。历史还真是充满了吊诡。

前不久英国《金融时报》采访了小泉纯一郎,他直接否认给他和安倍扣上保守主义政治家的帽子,“我是右翼吗?完全不是。安倍也不是右翼。”

除了时下国际大环境的因素,还跟安倍和小泉比起来,更拥有左右逢源的气质有关。

安倍出身传统的政治世家,崇拜祖父岸信介,并且沿袭了他的一贯政治作风,在历史问题上也跟随右翼的模糊军国主义历史观。经济学人在其发布内阁名单时更是撰文称,“这是亚洲最不想要的危险的民族主义新内阁。”

安倍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目标坚定,但为了达到目标,他知道什么时候需要退让。

为了拉回中日关系,他利用各种机会“偶遇”中国领导人;在2013年去过靖国神社之后,在首相任上再没有去过……以至于,在他担任日本首相即将迈入第7个年头时,外界对他的作风有了更新的解读:他是个非典型日本右翼。

他颠覆了日本的很多传统,这是一般的日本保守派政治家做不到的。

为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安倍突破了保守派认为“女人不该工作”的传统观念。在他任内,日本女性参与工作比例急升,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美国和法国。

其次,他还降低了外国技工、留学生在日就业的门槛,等于放开了外国人进入日本这个 “封闭”社会的限制。《财新周刊》在不久前撰文称,即使日本对“移民”的概念很敏感,日本正在成为一个“隐形移民大国”。

(2013-2017年的两个时期,在日外国人数快速上涨;数据来源:法務省入国管理局出入国管理情報官「在留外国人統計」)

但是,千万别认为安倍能真正解决中日之间遗留已久的问题,解开中国人的心结,这是一个注定会让中国很头疼的日本领导人。

他在破,然后求立。

安倍有一个更高的政治诉求,这是他大力发展经济的重要原因,或者可以说,安倍经济学是服务于他的这一政治诉求——修改和平宪法,让日本国家正常化。即使日本国内大多数反对修改,安倍也不回头。

对于世界上唯一一个只拥有自卫队的战败国家而言,安倍认为,让日本能像正常国家一样拥有平等的发言权,军事力量尤为重要。

他很明白,即使中日关系再重要,日美联盟目前是第一位的。之前他不留余力地希望与特朗普建立亲密关系,又在军事上跟美国保持合作,即使在特朗普退出TPP、威胁对日本钢铁等产品征税,安倍仍然清楚,在《日美安保条约》下,日本的国家安全由美国担保。

眼看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逐渐超越日本,让日本如坐针毡。但中国庞大的市场和它所创造的经济机遇,又是安倍不想放弃的。于是,这位老道的总理,在中美两方之间玩起平衡术。

比如,他向中国“一带一路”抛了个媚眼,转身为了安抚特朗普并巩固拥有共同价值观的欧美之间的关系和合作,9月25日,美日欧三方负责经贸政策的阁僚在纽约就WTO改革达成一致并做了一份有部分内容针对中国的提案。

安倍曾这样描述自己的世界观,“在我的设想里,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夏威夷组成了从印度洋到西太平洋的维护海洋共同利益的四边形。我做好了准备,付出最大的努力,在最大限度上发挥日本在这个四边形中的作用。当然,没有什么比重新投资与美国的关系更重要的事情了。在美国重新追求亚洲战略平衡的今天,美国需要日本,正如日本需要美国一样。”

安倍此次访华,冲着的是经济利益。而就像此前所说,这样一位终极目的在于修改宪法的总统,势必会让中国警惕。不过,中日官方释放出的善意,无疑在改善两个“一衣带水”邻居的关系。

民间和官方或多或少存在着“时差”,但在官方态度转好的契机下,民间的一个新趋势也让我们或许对这两个长久以来的“宿敌”有更不一样的展望。在赴日旅游的各国人群年龄分布中,中国39岁以下的壮年占比最高——

(数据来源:日本国土交通省观光厅)

高达76%,比韩国还高。可以看出,更多的年轻人在试图亲身去体验日本,去了解这个国家。相比于仅仅从电视、杂志或者新闻中了解一个国家,年轻的一代正在用脚去看、去体会。这或许也是为何,特朗普就这么轻轻一推,中日两国就对上眼的原因所在吧。


如对日本房产投资感兴趣,欢迎添加智谷小助(ID:zgtrender10)进一步详细了解,加好友备注:日本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