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日本要终止对华40年援助 我们该不该先说声“谢谢”?

原标题:日本要终止对华“官方发展援助”,该不该先对它说声“谢谢”?

我们那位“邻居”的现任户主——安倍晋三马上就要来华访问了。

昨天,10月23日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正式生效40周年,也是明治维新150周年纪念日。这个特殊日子,安倍晋三做了一个重要演讲。另据日本媒体透露,安倍晋三还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终止对华ODA援助。

在访问前,这个决定和这场演讲释放了什么信号?刀哥觉得有不少东西值得琢磨。

1

援助

看到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晋三决定终止对华ODA援助”的消息,不少中国网民并没有表达生气、不理解的态度。反而,他们认为应该对日本这些年的对华援助说声“谢谢”。


刀哥觉得,这是一种成熟心态的体现。从实事求是的原则出发,该谢谢的地方我们不应吝啬,而该谴责的地方我们也无需藏着掖着。

ODA,英文全称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指的是发达国家政府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用于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的,赠与水平(grant element)25%以上的赠款或贷款。

日本ODA 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接受外国政府的开发援助,它曾经在中日关系中有多重要?

研究中日关系的学者中流传一句话,不研究日本对华ODA 问题,要么不能全面了解多年来中日关系发展变化的基本脉络,要么无法高屋建瓴地认识中日关系的全局。

可以说,中日邦交正常化前后至今的40多年来,右翼势力以及反对与中国和平友好的声音在日本政坛始终存在,即便是中日总体气氛较好的上世纪80年代亦是同样。

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会见来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中)、外务大臣大平正芳

但中日在当时的节点上能够实现破冰,除了国际大气候的变化以及中日两国国情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田中角荣、大平正芳这些老一辈日本政治家,出于对那场战争的认识以及对中国人民的负罪心理,压制了右翼势力,使中日友好成为当时日本社会的主流。

这也是日本对华ODA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1979年12月5日, 已经身为首相的大平正芳再次访华,他在与邓小平会谈时表示,日本政府决定向中国提供日元贷款。

当时日本国内也有反对的声音,但包括日本政府高层、经济界人士及主流媒体的声音是:中国连战争赔偿都放弃了,难道日本不应对中国的经济建设提供资金合作吗?

今天再研究那段历史,我们可以查阅到许多细致的分析,比如日本由于战后经济起飞,开始谋求确立与其经济实力相适应的国际政治地位;日本与苏联关系恶化,希望发展中日关系,20世纪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使绝大部分能源依赖进口的日本开始考虑确保能源安全, 因此十分重视发展与中国的能源贸易;日本的制造业需要开拓中国这个潜在的市场。

这些都是日本对华ODA的决策背景。

周总理和田中角荣举杯庆祝中日建交

但也不能否认的一面是,原日本驻美大使松永信雄后来所提到:

“1972 年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毛主席、周总理决定不向日本要求战争赔偿一事,带给所有日本人民的,不仅是对两位领导、而且也是对整个中国和中国人民的高度评价和敬意。这件事跟日本对华经济合作在法理上没有关系。但在日本政府决定向中国提供经济合作的时候,我们总是考虑到中国的这一决定。”

自大平正芳开始,日本对华ODA 援助30年的历程拉开了帷幕,但大平正芳也无不悲观地看到,“现在都是友好气氛,好像很热闹,当30年、40年后中国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一定会有难题发生啊……”

日本对华ODA的生命也如同大平正芳预言的,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80 年代的稳步实施期;第二阶段是上世纪90 年代的“援助质疑”期;第三阶段是2000年以后的“毕业”期。2005年3月,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将在2008年停止提供对华日元贷款,其后又决定还将停止对华无偿援助。并保留继续向中国提供以节能和环保为主的技术合作至今。

从1980年到今天,ODA走过的三十多年历史,给中日两国留下了什么呢?

从舆论的角度看,或许是一地鸡毛。

总体来看,不少中国民众对于ODA了解不多、评价不高,甚至大大低于对华ODA 总量少于日本的美国。

在他们看来,ODA根本不能算是友好援助。与日本在战争中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损害和应付的巨额赔偿相比,3万多亿日元的ODA资金微不足道,更何况其中90%以上是需要连本带息偿还的贷款。

而从日本方面的角度看,日元贷款之所以被称作“援助”,是因为日元贷款的官方性和优惠性符合ODA的标准。更何况日元贷款比商业贷款条件优惠得多。

日本原本希望中国能广为宣传报道对华ODA ,使中国民众人尽皆知,以增进中日两国人民的互相信赖, 达到借助ODA 进行心理感情投资的目的,改善日本形象。

但日本人却在全面考察以后声称:中国民众缺乏对于日本ODA 的援助性质的了解、认识和评价。这给了日本右翼以口实,他们给中国人栽上“忘恩负义”的形象,宣称中国对日本ODA不宣传、不感谢;中国一边接受日本ODA。一边却加强军备和对外援助。

这种污蔑反过来激怒了中国民众:当年中国“以德报怨”放弃了战争赔偿,结果日本拿ODA说三道四,难道不是“以怨报德”吗?

当年希望弥合中日社会的举动,最终却撕裂了中日社会,大平正芳当年是否想到过这一步呢?

客观地看,ODA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帮助实实在在的。

从1979年到2008年,日本为对华ODA提供了3万多亿日元(约300多亿美元)。在最高峰时,日本对华援助占到外部援助的80%以上。上世纪80年代,ODA款项中相当大一部分被用于建设一大批规模大、周期长、技术含量高、施工难度大、占用资金多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到了90年代,除了上述基础设施领域以外,ODA开始更多地用在城市建设(比如自来水、污水处理、地铁等),以及环境保护、人才培养等领域。而中日友好医院、中日环境中心等都是由日本的无偿资金援助建设的。

2

原因

日本政府决定终止对华ODA援助,其实也反映出了日本人的矛盾心态。

一方面,中国经济规模已经超过日本,所以不少日本人认为没有必要继续进行对华经济援助了。

《产经新闻》的一篇社论观点就颇具代表性,“1979年开始对华提供的ODA应该完全终止。累计超过3万亿日元的贷款已经终止了新的借贷,但现在也依然提供着高达数亿日元的无偿资金援助和技术援助。作为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没有理由再继续接受援助。”

对于日本政府的这个决定,大多数日本网友表达了支持。

比如,@kuroiringo 就写道“中国已成了世界第二,也就不需要ODA了。从世界第三那里接受援助,很奇怪。”

@serhaya 也有类似的看法“我很吃惊,GDP世界第三的日本还持续向世界第二的中国进行ODA援助。而且,经过40年达到3兆日元以上。”

@すずりん 认为“对中国的ODA终于结束了。希望日本政府能更多地看看国内的情况。”

其实,这些观点看法可以说代表了日本人围绕对华ODA问题上的普遍认知。

另一方面,日本经济整体的不景气,也使得ODA的整体规模不断缩减,所以终止对华ODA援助也是必然的结果。

日本对外ODA援助始于上世纪60年代经济高速增长期。当时,通过对外ODA援助,既是为了弥补曾经侵略者的角色,也是为了间接帮助日本企业“走出去”,获取更多的利润。

然而,随着90年代初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使得日本陷入了“失去的二十年”。经济的低迷,日本对外ODA的规模当然也不断萎缩。

根据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发布的有关ODA规模的统计可以看出,日本对外援助的金额持续下降。1997年ODA达到峰值1万1687亿日元,进入千禧年后则持续下降,到2008年降至7002亿。由于2010年中国经济规模超过日本,所以从那时起,日本国内要求终止对华ODA的声音越来越多。

3

信号

在宣布结束对华ODA援助的同时,作为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的大日子,安倍发表了一场重要讲话。放在即将来华访问的背景下,我们该怎么看安倍在这次讲话中释放的信号?

一位资深的日本问题专家告诉刀哥,看安倍发出的信号,除了看他说了什么,还要看没说什么。

在这次演讲中,安倍主要回顾了明治维新对日本国家命运改变的巨大历史意义,以及如何在今天保持日本的优良传统。其中主要提及的是“五条御誓文”所宣誓打破旧的陋习、不论身份或地位,追求新知,为国家的发展发挥重大作用。

这对中日关系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此外,  安倍还谈到目前日本面临的局势比较严峻。在内部面临着急剧的少子老龄化的问题,在外部则面临着国际形势的激烈变化。安倍甚至认为,现在也可以称为“国难的时代”。所以,今天的日本民众也必须像前人那样直面困难,必须跨过困难。

这份发言的内容,在那位资深的日本问题专家眼里算得上是中规中矩,没有触碰中日之间那些敏感的地带,也没有去刻意撩拨日本民族主义者的神经。

那么,安倍在这个场合本来可以讲什么,却没有讲呢?

比如说,明治维新的“三大政策”。这三大政策包括:富国强兵、文明开化和殖产兴业。

而明治维新中的“富国强兵”,主要强调日本进行军制改革,将以往各藩的藩兵归入国家体系,同时模仿西方实行征兵制,废除原先的武士阶级特权,特别是从平民中征兵,建立了新式常备军。

而在当前这个时期,安倍如果借着纪念“明治维新”强调日本仍需要富国强兵,那会让日本国内民族主义力量和一帮军国主义分子得到莫大的鼓舞,而对那些曾经遭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而言,则是在历史的伤口上撒盐。

还好,这一次安倍没提这些,算是在访华之前显示了自己的诚意。

另外,在纪念明治维新时,日本领导人有时还会提到“脱亚入欧”。这个概念是当时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提出的,其核心思想就是“全盘西化”。

如果这时候安倍再强调“脱亚入欧”,显然是要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倒向西方,或者更直白地说倒向美国。这在当前中美竞争加剧的氛围下,也是非常敏感的。

所以,这么来看,安倍在他访问中国前的这场重要讲话中的表现,也算是不错的。当然,我们看中日关系,更应该侧重未来日本方面的举动,是否真的会如其所说的那样。

据日本媒体报道,这次安倍访华将会率领一支近千人的团队,包括很多日本大企业的负责人和许多文化方面的人士。刀哥也希望,这次访问能给中日关系带来一个新的转折点和契机。

番外安倍:中国的发展是巨大的机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10月25日至27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访华前夕,安倍接受中国媒体联合书面采访时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发展,中国的发展对日本乃至全世界都是巨大的机遇,两国应为加强世贸组织(WTO)等多边自由贸易体制进行合作。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安倍表示,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虽然只有简短的5条,却是日中关系的原点所在,今天仍须时刻牢记。他说,日本通过政府开发援助和民间投资,伴随中国一同走到今天。中国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巨大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作为邻国感到欣喜。当前,日中双边贸易额约为3000亿美元,日本对华投资总额上升到33亿美元,两国经济已达到密不可分的关系。日本企业在华设点已经超过3万处,为中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与此同时,通过这些日本企业的活动,也使日本从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中受益良多。

关于台湾问题,安倍称,日本一贯坚持在1972年《日中联合声明》中所表明的立场,期待台湾问题能够通过当事方的直接对话得到和平解决。

今年是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5周年。今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日时双方就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达成共识。安倍表示,日益满足亚洲地区旺盛的基础设施需求,有重要的意义。迄今为止,日中之间在基础设施建设投标方面竞争激烈。但是从结果上看,由于时常不必要的成本竞争,人们质疑这是否符合本来“旨在通过高质量的基础设施来提高凝聚力”的目的。今后日中要采取的姿态是,在应该合作的方面就开展合作。他表示,此次访华期间,将首次举行日中民间企业交流的论坛,届时约有1000名日中企业相关人士汇聚一堂。

安倍称,当今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联系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密,单凭一国之力无法解决的问题不断增加,我认为日中两国共同为世界和平与繁荣挥洒汗水的时代已经到来。日中两国负有对亚洲及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不可或缺的重大责任。日中两国作为自由贸易体制的最大受益者,也应为加强WTO等多边自由贸易体制而保持合作。(刘军国)

本文由胡一刀、李小飞刀、陈小刀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