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网红猫娘落网:售假一单获利50万,曾携千万逃亡日韩

原标题:网红猫娘落网:售假一单获利50万,曾灭证携千万元巨款逃亡日韩

文|AI财经社裘雪琼

编|梁夜

一段微博购物差评,引发一场成功结案的跨国打假追逃。

2018年年初,90后武汉姑娘银古桑在一家珠宝商的微博下评论美pi猫娘(以下简称“猫娘”)所售产品品质不佳。

“不要买猫娘家的钻石……她家碎钻肉眼可见的发黄有杂质,品质真的特别低。尤其是一对比更是伤害。”当天凌晨1点12分,银古桑写道。

猫娘是微博大V,坐拥63万粉丝。银谷桑的粉丝不足一万,因发布“差评”受到猫娘粉丝的怒怼私信。

此后四个月,银古桑默默收集猫娘相关的素材。5月28日,她在微博曝光了猫娘拉黑顾客、辱骂粉丝的证据。2天后,银古桑瞄准猫娘的致命伤:她涉嫌通过饥饿营销手段销售假冒的GM眼镜。

GM全称Gentle Monster,一个单品价格居于1000元至2000元的韩国潮流眼镜品牌。猫娘出售3000副假GM眼镜,获利50万元。

被举报陷入舆论漩涡后,猫娘慌了。她在微博上扬言自杀立誓“以死自证清白”,现实中却有条不紊地开展逃跑销赃计划。

5月30日,猫娘和丈夫携千万元巨款飞往韩国,并隔空指挥国内主管拆电脑主机、毁硬盘,让保姆烧账本。她自己则清空了微博。

10月15日,龙岗警方通报这起售假案件告破,猫娘及其丈夫回国自首、已被移送至检察机关。等待他们的是手铐与铁窗生涯。

猫娘其人

35岁的猫娘出生于天津一个普通人家,只有高中学历。2013年。她注册了“美Pi猫娘”微博账号,开始做彩妆分享与解答。偶尔出国,她会帮人代买一些化妆品回国。

通过美妆问答、为救助流浪猫的活动报销费用等方式,猫娘一点点积攒起网络人气。到2016年,她拥有近30万微博粉丝。现实生活里,她在深圳注册了一家珠宝公司,还自创了一个名为“Hanabi”的品牌。

在许多粉丝的印象中,猫娘是低调与贴心的。她会对VIP粉丝嘘寒问暖,在生日时送花、失恋时送礼物;她的人设还包括慷慨,如不赚钱、贴运费亏本为粉丝送福利抽奖。

“她之前人设经营得很不错啊,一直以为她是那种很善良的大姐姐。”一个网友获知猫娘售假落网后感叹。

而猫娘的丈夫善于处理假货投诉。以往,若遇到粉丝、买家投诉假货,只要对方不闹大,他通常会赔钱赔货。

但面对银古桑,猫娘没有选择往昔那种温柔的方式。

按照猫娘的说法,银古桑也曾经是她的粉丝,甚至给她发过应聘简历,双方以前就有过不愉快。

5月28日,银古桑的指证引起越来越多买家的警觉。这些猫娘的粉丝开始四处查证购买的GM眼镜是否为假货。

5月31日凌晨,猫娘发微博长文称遭人故意报复,店铺系被投诉导致关店,并写下“此生的交代,愿再无来生”等流露自杀倾向的话语。但随后她又删除此文重新发布消息称,将会积极处理退款事宜。

同一天,深圳警方陆续接到各地买家关于猫娘涉嫌售假的报案,龙岗分局随后开始安排警力介入对猫娘的调查。

扑空与突破

5月31日上午10点半,龙岗分局六约派出所案件侦查队副队长钱兴意找到猫娘家,第一眼看到的是保姆。

在院子里,保姆正在铁桶里烧东西。担心对方毁灭证据,钱兴意以消防隐患为借口将火灭掉,但也只从里面翻出一些看不出线索的残缺进出货单。

家中扑空,钱兴意赶往猫娘公司,只看到一名冯姓主管。这位主管嘴巴很严,只说老板已给所有员工发工资并放了长假。厂房里的10多台电脑,要么没主机,要么主机硬盘被拆,就连厂房监控硬盘也全被拆掉。

而在微博上演自杀与承诺戏份的猫娘,其实已经于5月30日和丈夫前往韩国。离境是有预谋的,警方之后调查猫娘及相关涉案人员的银行流水发现,猫娘出国前已支取700万现金,两张银行卡里剩下的钱加起来还不到1元。

深圳市公安局经侦局和龙岗分局经侦大队进行会商,初步推断猫娘在网上销售假货。

猫娘一跑,既惹怒众多买家,也引起阿里巴巴方面的注意。

早在5月30日银古桑曝出猫娘涉嫌售假的消息时,阿里第一时间核查,启动抽检流程,联系GM眼镜权利人鉴定,向警方举报线索。

在对猫娘店铺做出关店处罚后,阿里巴巴派出打假特战队员显道前往深圳,支援警方。

钱兴意扑空的这天,显道下午刚抵达深圳就从数据中发现有人曾在微博投诉猫娘售卖假货。碰头后,钱兴意和显道决定再访猫娘公司。

在办公区角落,钱兴意发现一箱24副还没来得及包装的GM眼镜,眼镜和盒子分开的那种。用了3个多小时,钱兴意和显道共拆了公司余留的100多个包裹,又找到了25副退货回来的GM眼镜。

6月1日一大早, GM眼镜的品牌权利人赶到深圳。经过鉴定,在猫娘公司发现的GM眼镜均为假货。进一步的数据分析则显示,半年内猫娘网店所售GM眼镜营业额达190多万元。

警方随即发布通缉令网上追逃,顺藤摸瓜找出给猫娘供假货的上线,再溯源挖掉了上游供货商。

那时,猫娘夫妇已从韩国逃到了日本,并删光了微博上的所有历史消息。

深圳龙岗警方一度考虑过动用红色通缉令抓捕猫娘夫妇,但红通令需要有逮捕证且符合双边引渡机制,中日两国之间没有引渡条约,实施起来难度极大。

一晃到了6月底,倍感“吃瘪”的钱兴意尝试通过订单信息,挨个给购买眼镜的消费者打电话,希望对方提供眼镜做鉴定从而巩固证据。

“打电话过去八成会被当成骗子,‘你是警察啊,那我还是XX’。”钱兴意回忆,一开始他不得不发短信提供警号、让对方拨打深圳的110核实。同时,银古桑也发动网友向警方提供帮助,号召买家寄回猫娘售出的GM眼镜。

自7月初起,钱兴意每天收到100多个快递,甚至晚上10点多家里还能接到快递员的电话;而每给一个消费者做证言笔录都要1小时以上。

收快递、拆快递的枯燥日子里,钱兴意试图从冯姓主管那里获取信息,但对方油盐不进,坚称对猫娘售假的行为完全不知情。

期间,钱兴意还找到了疑似猫娘公公的电话,但是打过去对方没有接听,而正是这个险些被他放弃的电话号码,最终将猫娘带到了他的面前。

归国自首,售假缜密

深圳警方不放弃搜查证据时,猫娘正在东京价值300万元的别墅里度日如年。

“整栋,六层,就在东京浅草……街面上,过来很容易找……”事发前,猫娘经和粉丝说,这套房产未来要建会员中心。只是没过几个月,计划中的会员中心已变成了逃亡之地。

令猫娘彻底崩溃的是粉丝们的反应。

“这些年我几乎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他们进行感情沟通。”猫娘说,自己有一种墙倒众人推的感觉,甚至有曾经交不起房租被她资助过的粉丝也和众人一来“踩”她,“那几个和我关系特别好的粉丝,骂我都是一户口本一户口本地骂,我当时都要气疯了。”

7月10日,同样备受煎熬的钱兴意打通了猫娘公公的电话。

电话里,钱兴意直陈利弊:如果猫娘夫妇不回国投案,将申请红色通缉令注销护照,而且一旦抓捕回国也不能认定投案自首。

对方沉默一会,只是叹口气轻声说:“我去试一下。”

4天后的上午,冯主管陪着猫娘的家人主动来到派出所。提交自首申请后,他们告诉钱兴意,猫娘夫妇7月16日将从泰国曼谷中转,搭乘ZH9020航班回深圳自首。

逃亡了48天后,猫娘终于归案。入关前她踌躇不决,犹豫了半小时。

8月19日,猫娘被检方批准逮捕。警方抓捕的上游供货商指认,猫娘是知假售假;而且,猫娘在交易与销售时均十分小心,和上线的交易只用现金,不留下痕迹。

回溯整起案件,钱兴意认为猫娘在售假事情上计划周详。

卖货环节,猫娘在微博给60多万粉丝发布商品秒杀信息预告、使用饥饿营销;再准点在网店上货,商品描述模糊不清、不提及品牌,3000余副眼镜几分钟被抢光;而后迅速下架商品链接,规避网店监管。由于猫娘用现金进货,货快进快出,执法机关难以搜查到大量现货,导致取证难度极大。

售后处理环节,只要不闹大,猫娘夫妻会赔钱赔货、息事宁人。

而最终被公开举报售后,猫娘迅速销毁电脑硬盘、公司监控视频,转移尾货、烧毁账单、遣散员工、统一口径,一边谎称要负责到底一边宣称要自杀,实际上连夜转移上千万财产逃往国外。

由于电子证据认定难度大、实物证据极少,警方最初立案难度重重,办案取证过程几次面临中断。

警方调查发现,猫娘作为网红售假所得利润极大,一次秒杀就有百万元的毛利,作为大V社会影响极差,公然破坏市场经济的诚信与公平,触碰网红大V公序良俗的底线,破坏中国知识产权大国形象。“违法犯罪成本极低,办案执法成本极高,若不是警方和阿里打假特战队追查到底,猫娘依然能逍遥自在、卷土重来。”

最新的消息显示,目前该案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在警方公布的破案视频中,猫娘双手扣着手铐,头部低垂,哭着说:“这辈子我再也不会再做了;再也不在网上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