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高铁院士”王梦恕去世 享年80岁

王梦恕

9月20日下午,北京时间记者从王梦恕院士之子王磊处获悉,其父刚刚离世,享年80岁。

王梦恕先生为我国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其因主持和参与了中国高铁的研发建设工作而被誉为“高铁院士”。去年9月,王梦恕曾经因脑出血住院治疗。

公开资料显示,王梦恕生于1938年12月24日,1964年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时称唐山铁道学院)。历任铁道部隧道局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科研所结构室主任、科技开发处总工,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等职,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为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并兼任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交大中国隧道及地下工程试验研究中心主任。

2017年3月8日,王梦恕答“高铁八问”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被媒体称为“中国铁路代言人”。全国两会期间,王梦恕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涉及高铁建设和发展的热点话题一一作出回应。

中新社发张玉鹏摄

高铁能不能提速?

“现在不能提速。” 

王梦恕具体解释了“不提速”的四点原因:

首先,高铁运行的空气阻力系数与速度成平方关系增长,高铁时速超过300公里后,空气阻力会大幅增加,“经济上不合理”。

其次,高铁的额定速度是时速350公里,但也不能跑满350公里,“要留个富余,对高铁列车寿命有好处。” 

第三,提速后两个钢轨的推力会很大,钢轨的稳定性很关键,“这个是安全因素”。

第四,不同铁路区段限速标准不同,高铁提速在全局调度上不现实。

高铁票价会不会涨?

“早晚要涨,但不会乱涨。”王梦恕说,涨价要考虑情况,要有限度。

王梦恕说,目前的中国高铁票价仍和最初运行时保持一致,“票价六年没变,但是社会物价水平六年间有一定比例上涨。”“现在的高铁票价是‘福利’性质,高铁系统200万职工是靠铁路系统在其他方面的盈利来养活。” 

不过王梦恕强调“不会乱涨价、会有限度”,“我们会通盘考虑全国情况,确定不同地区的涨价比例”。

高铁盒饭太贵怎么办?

“正在想办法给高铁列车组加装餐车。” 

“最开始搞高铁的时候,想着速度这么快,旅程时间很短,没考虑供餐问题。”据王梦恕介绍,目前高铁上的供餐业务都是分包经营,铁路部门正在想办法给列车组加配餐车,收回供餐服务的管理权。“我们已经在做了,这需要一个过程。” 

为什么买不到便宜的动车票?

“只有高铁票、没有动车票确实不合理,但是现在建设‘双复线’轨道不现实。”

对现在有不少人反映某些线路只能买到高铁票,买不到或者不好买更便宜的动车票和普快列车票的问题,王梦恕回应说,目前国家铁路线路负荷有限,没有快慢车同时“套跑”的空间。未来有计划在东部沿海建设“双复线”轨道,让票价区间更合理,“但目前我们的建设重点是把西部省份和北京连起来,现在建设‘双复线’还不可行。” 

春运期间会不会涨价?

“春运期间高铁不涨价。” 

王梦恕解释说,高铁票价是全网定价,春运涨价会牵涉到各路段的铁路局,“每个局都是单独核算,春节涨价不好操作。” 

“空跑”线路会不会停运?

“不会停,一个乘客都没有的线路都不会停。” 

“我们的政策是‘先建设后发展’、‘以建设带发展’”,王梦恕说,“之前说有30%的载客量我们就修(高铁),实际上西部地区预计有10%的客流量我们就给修,修起来了才能带动发展。” 

高铁能不能装Wi-Fi?

“不能。” 

王梦恕说,Wi-Fi频率会影响列车调速频率和通讯信号,有些频率可能会重叠,“不安全”。

“再说我也想‘治一治’你们这些‘低头族’”,王梦恕笑称,“在高铁上多看看书、看看风景多好,而且低着头玩手机行李还容易丢。” 

未来中国高铁怎么建?

“接下来我们将在中国‘南大门’和‘东大门’修建重要线路”。

王梦恕介绍说,“南大门”的线路主要是面向东南亚,将现有水路运输线和陆路运输线进一步连通,形成路网体系。“东大门”是指修建“从东北到三亚”的高铁线路,其中将重点推进“渤海湾海峡”和“琼州海峡”两段隧道线路建设。他正在推动以基础更好、技术更可行、风险更可控的琼州海峡隧道线路为起点,加快“东大门”线路建设,促进沿线地区资源开发和经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