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这两个被搞残的中东大国竟然从死敌变成准盟友,美国坐不住了!-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上观新闻;作者:潜旭明

美国这么干,伊朗和伊拉克的未来会好吗?

9·11以后,美国把枪口瞄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伊朗着实过了段消停日子,在中东地区声势逐渐壮大。

不过,按照美国人的一贯做法,自己造成的烂摊子可以随时丢下,威胁到自己利益的对手必须尽快拿下!

这不,搞烂伊拉克15年之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又调转枪口对准伊朗!

今年5月,特朗普不顾欧洲小伙伴的强烈抗议,宣布退出伊核协定,继而从经济制裁、军事威慑、外交孤立等多维度入手,全方位对伊朗施展“极限施压”。

甚至于按照伊朗外长扎里夫此前谴责——美国新成立的“伊朗行动小组”企图通过施压、误导、散布谣言的方式,颠覆伊朗现政权。

美国这么干,伊朗和伊拉克的未来会好吗?

1.两国当下局势,感受一下?

9月15号,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应对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问题上,如果欧洲国家继续行动消极,伊朗可能会提高铀浓缩活动水平。

就在三天前,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拉里贾尼表示,该国处于运转中的离心机数量约为3000至4000台。

这一规模仍然符合此前达成的伊核协议中规定的可接受范围。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称,在伊朗核计划负责人宣布新一代铀浓缩离心机生产设施已经完工的几天后,伊朗方面罕见地曝光了该国核计划的详细数据。

德黑兰此前也曾表示,如果由于华盛顿退出伊核协议而导致该协议崩溃,它将增加浓缩铀的能力。

12日,伊拉克北部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市发生汽车炸弹袭击事件,造成7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就在3年前的3月31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经过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多天激烈战斗,伊军队收复了北部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

然而,在以后的日子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得到的是数次可怕的爆炸袭击。

9月12日这一天分别发生在伊朗和伊拉克的这两件事,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然而,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一个庞大到让全球人民都无法忽视的因素——美国,将这两个看似孤立的事件紧密联系到了一起。

换言之,这两个国家各自国内如此紧绷的局势,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美国造成的。

2.伊朗过了几年舒坦日子

“9·11”事件之后,美国相继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以摧枯拉朽之势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和塔利班政权。

通过两场战争,美国的收益究竟有多大,暂且不提;作壁上观的伊朗可是收获了满心的欢喜——要知道,这两家可都曾是伊朗的劲敌!

于是,伊朗的影响力顺势在中东地区迅速扩大。

伊拉克地处海湾核心地带,在解决叙利亚问题、IS问题、库尔德问题及制衡伊朗等事关美国重大利益的问题上具备重要战略价值。

那么,伊朗为啥能在美国的眼皮子底下坐大、对伊拉克的话语权越来越大?

一方面,这时候美国人的眼睛主要盯着伊朗的邻居,没顾得上。

另一方面,美国需要伊朗帮忙——

美国在伊拉克弄出烂摊子然后撒手不管,开始搞战略收缩,于是恐怖组织趁虚而入,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

为了避免出现什么大乱子,美国便想借伊朗之手。于是,为打击IS、确保伊拉克政权稳定、维持对其有利的中东政治格局,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合作进一步加强,两国关系逐渐缓和。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伊两国在伊核问题上达成妥协。

当然,对伊朗来说,有那么多前车之鉴,自然是不会全然信任美国的。不过,伊朗也心知肚明:现在的伊拉克已经千疮百孔,不但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问题,还成了其与美国斗争的砝码,还能借此扩展自身国际影响、实现地区大国的抱负!

在这种大环境下,美国-伊朗、伊朗-伊拉克两对双边关系的升温是齐头并进的。

处于两对关系交集处的伊朗这阶段过得很舒坦。

3.世仇好得快成了盟友

当然,两伊关系改善还有一个重要因素。

众所周知,萨达姆的逊尼派政权垮台后,伊拉克什叶派上台,2005年,通过了《伊拉克宪法草案》,规定伊拉克依照人口比例分配国民议会席位。

这为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主导政权提供了法律保障。

于是,原来恨不得打到你死我活的两伊开始有了“共同语言”,继而重新发现了两国的共同利益。

经济领域

相邻的地缘位置、伊拉克巨大的重建市场为两伊开展双边经贸合作提供了便利,经济合作不断向前发展。

伊拉克是伊朗第二大贸易国,两国不仅使用伊朗里亚尔、欧元和伊拉克第纳尔进行金融交易,商人们还一直在进行易货贸易。

千疮百孔的巴格达可以从伊朗购买大量所需产品,这又有助于伊朗维持较高就业率。

另外,两伊关系的改善增加了伊拉克的朝觐收入,成为其重建资金的一个重要来源。

安全领域

极端组织迅速发展,成为威胁伊拉克及叙利亚国家安全及领土完整的重要势力。面对IS的宣传挑衅及现实威胁,两伊在安全及防务上展开了大量合作:

伊朗不仅给予伊拉克、叙利亚大量装备及物资援助,甚至,直接派出指挥官及作战人员参与到与IS的战斗中。

此外,伊朗还向伊拉克政治力量提供竞选经费、媒体支持和调停。

于是,这俩冤家从死敌成了合作伙伴,从现状来看,甚至有了地区盟友的架势。

4.吃惯了独食的美国怎能坐视不管?

然而,从大航海时代、西方殖民者开始在海外“圈地”以来,“分而治之”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的座右铭。

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日益壮大,还跟伊拉克相处得如此和睦,吃惯了“独食”的美国人怎么可能坐得住?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可不管什么理论和原则,也不管伊斯兰教还是犹太教、波斯人还是阿拉伯人。

其中东政策是怎样的呢?总结起来,有“三个一概”:

*能从中得到油水的国家一概压榨;

*对自己有利益的关系一概强化;

*对自己有威胁的国家一概施压。

所以,人们看到:

*与沙特、卡塔尔签订军火大单,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

*依托沙特、埃及、以色列等国,不断加强与中东盟国的关系;

*奉行实力外交,压制伊朗在中东的扩张,在叙利亚问题上继续与俄罗斯博弈,巩固自己的立足点。

其中最抓人眼球的是今年5月8日,特朗普政府不顾欧洲小伙伴的强烈抗议,宣布退出伊核协定,继而从经济制裁、军事威慑、外交孤立等多维度入手,全方位对伊朗施展“极限施压”。

并且,随之而来的是,美国国内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及政权颠覆的声音有所增强。

伊朗开始仔细思考:

核要继续搞,但是不能蛮干,过分了不占理,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那么,手上还有什么牌可打?

有!伊拉克!

这个波斯帝国的后裔试图以伊拉克为掣肘,牵制或影响美国对伊朗的政策。

5.有人问过伊拉克的意见吗?

2018年5月19日,伊拉克大选尘埃落定,由什叶派宗教领袖穆格泰达·萨德尔所领导的“行走者联盟”斩获伊拉克国民议会全部329个席位中的54个,领先其他参加选举的政治联盟(阿巴迪领导的“胜利联盟”仅获42席,名列第三)。

9月2日,“行走者联盟”和“胜利联盟”等政治派别的领导人,在巴格达签署文件,宣布联合组建“改革和建设联盟”。

此举标志着伊拉克新一届议会中最大党团正式成立,获得了提名总理和组建内阁的权力。

由于萨德尔本人没有竞选议员,他不会成为新一届总理,但他作为“改革和建设联盟”的核心成员,将继续对伊拉克的内政外交发挥重大影响。

萨德尔是什叶派,且曾长期居住在伊朗,与伊朗方面关系密切。

照理说,由他主导的政党所掌舵的伊拉克,与伊朗的关系会“亲上加亲”吧?

还真不见得。这位政治人物将私交与国家大事分得很清楚,对外来势力介入伊拉克的事情十分反感。

因此,伊朗人就没办法期待通过个人关系影响伊拉克,在这个问题上占据先机,以便当作筹码来跟美国博弈。

当然,萨德尔同时持反美立场,曾多次要求美军彻底撤离伊拉克。

从伊拉克当下的政局来看,在可预见的未来,由于两伊均正遭受美国的强大压力,双边关系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继续发展——面对严寒,他们不得不抱团取暖。

对于部分地区还要靠伊朗供电的伊拉克,两伊合作直接关系到国内民生及选票;同时,为抢占伊拉克重建市场、拉动本国经济发展,伊朗对伊拉克的商品及资本输出将进一步加强。

6.两伊和解前路漫漫

但是也要看到,由于以下问题的存在,两伊关系深化发展之路上也存在不小的“路障”:

首先,历史问题和领土纷争仍是两伊关系发展的制约因素。

阿拉伯河问题仍是制约两伊关系发展的一个重大隐患,两伊在边界和领土问题上还有分歧。另外,由于芥蒂太深,伊拉克逊尼派穆斯林及库尔德人至今仍然没法对伊朗产生好感。虽然在新时期两伊实现了和解,但是,这并不能打消伊拉克国内部分政治势力对两国关系的疑虑。

此外,上文已经提到,伊拉克新政府很可能倾向于开展多边外交及大国平衡外交,既要发展与伊朗、美国关系,同时也要减少对少数大国的过度依赖。

进一步说,伊拉克新一届议会中最大党团虽然成功组建,但是,未来能否成功将破碎的政治局势进行粘贴、融合还不好说。现在看来,难度不小。因此,政策的可持续性和对外关系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目前来看,两伊之间虽然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但是,合作机制建设却稍显落后。

两国已经建立了范围广泛、层次多样的双边合作平台,然而,其中许多都只是聚焦于解决眼前问题的松散构架,尚不能形成具有长久活力的机制,来保障两国合作平稳进行。

当然,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还是来自伊拉克乱局的始作俑者——

伊朗虽然也十分重要,但毕竟仍无法取代美国在伊拉克外交中的地位。

美国不会放弃经营多年的伊拉克,更不能容忍自己的“法宝”变成伊朗对抗美国的工具。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定后,伊拉克作为美国制衡伊朗的前沿国家,美国必然会进行干预,相应的,伊拉克的外交政策也会出现摇摆。

在政治现实主义者的语境下,与美国的利益相比,两伊约1.2亿人口的命运显得微不足道。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