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日本人退休年龄为何要延长到70岁-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静说日本;作者:徐静波

“交纳社保基金的人是越来越少,领取社保基金的人是越来越多”,日本整个国家的社保体系,正在陷入崩溃的边缘。

如何来解决这一个问题?日本政府最近动出了一个脑筋,就是将企业员工和机关干部的实际退休年龄延长到70岁。这样,能够保证相当一部分老人在领不到政府养老金的情况之下,还能够通过自己的劳动来维持正常的生活。

这一想法看起来有些残酷,但是,看来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可以知道日本的“老龄化”问题有多严重。日本全国总人口是1亿2700万人,65岁以上的老人,已经占了多少?2017年的统计数字,已经占了全国总人口的27%,其中75岁以上已接近14%。而国际上通常将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数7%,作为老龄社会的标志。日本其实已经进入了“老老龄化时代”。

对于日本政府来说,高兴的是,国民健康长寿,年年获得“世界最长寿国家”的称号,男性平均年龄81岁,女性87岁。伤感的是,领取养老金的年数越来越长,社保基金年年亏损。

01

日本副总理麻生太郎曾经说过一句令日本老人们极不愉快的话,他说“日本老年人活得越久,政府医保负担就越重。”结果这句话被在野党议员抓住把柄备受批评,麻生最后不得不作出道歉。

事实上,由于医疗保障制度的完善,和日本环境、食品的安全保障,日本的长寿化进程不断推进。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目前,女性每4人中就有1人能活到95岁,男性中每4人中有1位能活到90岁。随着医疗的发展,健康的人口不断增加,享受生活的人也不断增多,活到100岁已不再稀奇。

再看一组数据:1963年时,日本百岁以上人口只有153人。而在2017年,已经增加到约6万8000人,最长寿的已经有117岁。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测算,到2050年,日本百岁人口将超过50万人。而2014年出生的人口,将有一半会活到109岁。这意味着,日本已经开始了“百岁时代”。

国民健康长寿,本来是一件很值得欢天喜地的事情。但是,日本政府开始头疼了。

因为在上世纪60年代制订养老金制度时,国民长寿年龄是以平均75岁设计的,而现在平均年龄已经84岁,比原先设计的多出了9岁。如果再过几十年,平均年龄跨入100岁的话,那么,活着的老人要比原先政府设计的死亡年龄多活25年,也就意味着他们要多领25年的养老金。日本政府开始扛不住了!

在日本,每年九月的第三个礼拜一,是日本的敬老日。从1963年开始,日本政府会在当天为满百岁的老人准备银杯、银盘等礼物,以表敬贺。最初政府只要准备153份,但如今,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万8000人,在这样增加下去,政府将不得不取消送银杯银盘的庆贺制度,因为怕是送不起了。

2017年,日本新生婴儿的出生人口已经跌破100万人。而65岁以上的老人,已经有4000万人。到2050年,日本的劳动力人口预计将从1955年巅峰期的8700万人减少到5500万人左右。这意味着,今后缴纳养老金的人也是越来越少,而领取养老金的人会越来越多,社保基金的窟窿只会越来越大,不会变小。

02

我们来看看,日本政府目前用于社会保障的支出,到底每年花了多少钱?

根据2018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执行计划显示,全年度国家预算总额为95万亿。(约5万7000亿元人民币),但是用于养老和医保等的社保领域的支出,已经占到了国家预算总额的三分之一,达到了32万亿日元。这就意味着,国家的三分之一的钱,是用于国民的养老和治病等民生领域。

刚才我已经提到,日本政府在60年代制订养老金制度时,日本人的人均寿命只有65岁。所以,日本政府乐观估计,将来日本人平均寿命能够达到75岁,那已经是万事大吉。于是,就将养老金的最终领取年龄,设计为75岁。

根据这一设计,日本人在60岁退休后,即可以领取养老金。但是,目前的状况时,政府的社保基金已经难以支撑60岁领取养老金的制度。所以,从今年开始,领取养老金的开始年龄,从60岁开始推迟到62岁开始。而日本的养老基金机构估算,到2030年,估计领取养老金的退休年龄,要延长到67岁。

那么问题来了,60岁退休之后到67岁开始领取养老金,这7年的空白时间里,日本老年人靠什么活下去?

过去人们常说,日本最富裕的是银发阶层。因为一名企业员工,或者机关干部,他在60岁退休之后,可以从企业和机关领取一份数目可观的退职金。根据企业的经济状况和本人在企业的工作年数、职务等,一般都有1500万到2500万日元(约90-150万元人民币)。但是中小企业有的只有几百万日元,甚至没有。如果按照老夫妻一个月25万日元的生活费支出标准,有1500万到2500万日元的退职金,能够支撑5年到8年的家庭开支。

除了这一笔退职金之外,每个月还可以领取20万日元左右的政府养老金。所以,退职金和养老金加起来,老夫妻日子还比较好过。但是,如果今后的养老金要从67岁开始才能领取的话,那么,这笔退职金填补这6-7年的收入空白,可能还不够。

怎么办?日本政府早在2013年,就动出了一个脑筋,那就是延长实际退休年龄5岁。

03

这一年,根据日本政府的提议,日本国会通过的《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要求企业原则上将员工雇佣到65岁,并作为企业的一种义务规定下来。

这一部法律规定,日本政府机关和企业员工,原则上规定60岁退休。但是国家建议将60岁至65岁之间作为“继续雇佣年龄”,要求企业继续雇佣这些超过退休年龄的员工。这就意味着,政府的社保负担开始要求企业来一起承担。

针对政府的这一要求,日本各大企业还是积极拿出合作的态度,开始改革人事制度,规定到了60岁退休年龄的员工,如果本人愿意继续留下工作,那么除了不能担任领导与管理工作之外,工资待遇为原工资的70%左右。

但是,这一法律施行了仅仅5年,日本政府就发现不对劲,因为延长5年还是解决不了问题。9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透露,政府正在考虑将实际的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5岁提高到70岁。他说,政府会采取发放雇佣补贴和减税等政策,积极鼓励企业将雇佣年龄提高到70岁,以保证老年人的收入不受养老金制度改革的影响。

那么,一旦政府修改法律,将雇佣年龄延长到70岁,将养老金开始领取的时间改为67岁开始,也就成为了必然。

日本政府还在动一个脑筋,就是将消费税从目前的8%,提高到10%。将增加的2%的消费税,填补到社保基金中去。但是,日本国民对于提高消费税的做法,抵触情绪很大。前几年将消费税从5%提高到8%,使得日本整个消费市场低迷了4年,至今还缓不过气来。

日本老年医学会最近有一个建议,将年龄结构进行一次调整,规定20岁至50岁,为“青年”。51岁至74岁为“中年”,75岁以上为“老年”。因此75岁以下都可以参加工作。

日本出租车行业协会最近也有表态,说日本老年人到了75岁还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因此建议各出租车公司将司机的雇佣年龄延长到75岁,同时允许私人出租车司机可以开到85岁。

说到底,政府管不了老人的晚年生活,老人们只能靠自救。

04

日本社会学家野尻先生出了一个馊主意,他说:假设退休后夫妇两人一起生活到95岁,即使生活费比退休前下降了3成,除养老金以外仍需要约6000万日元(约合350万元)来维持生活。为了控制生活费的支出,建议老年人离开东京、大阪、横滨等大都市,搬到地方城市去生活。老人们到地方城市生活之后,如果从事些轻松的农活等工作的话,一个月收入也可达到20万日元左右,而且地方城市房租和物价都便宜,养老很不错。

日本NHK电视台曾经拍过一部记录片,叫《老后破产》。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一位69岁的河口先生的晚年生活。河口先生在年轻时,是一位年收入一度超过1000万日元的精英中产,最后也不免成为老后破产大军的一员。在这支大军中,年轻时开着居酒屋、宠物店,自己当老板,遥想“金钱自由”而老后破产的人们,更是数不胜数。

年轻时经济向好、年年涨薪,以为生活总会越来越好,因而购车买房、投资生意,没有多少固定存款,结果因为经济下行而投资失败、生意破产,到了晚年入不敷出。

“我自己认为一直都是认认真真地工作,可万没想到,会成为今天的样子啊。”这是大多数日本中产变破产的人生轨迹。

问题还在于,当自己老年破产的时,还需要赡养八九十岁仍旧健在的父母,资助因经济影响失业在家的子女。苦不堪言。

虽然日本拥有相对健全的福利保障体系,破产老人只要向政府申请,还是能够得到生活救济,不至于饿死和病死。但是,随着社会老龄程度加深、劳动人口减少,国家用于养老的资金池本身就在日渐萎缩,更无力雇佣更多人员去帮助日益长寿的老人。这才是日本社会的真正危机。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