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老师,你可以不爱我,请不要伤害我 | 读者来稿

上周关于教师的征稿,没想到引发了不少争议。

也不是不能理解读者们的心情。毕竟,教师的工作确实很不容易,大多数的老师在岗位上勤勤恳恳,付出良多,值得钦佩。

必须解释的是,我们提出征集关于奇葩、不称职的教师的故事,自然并非为了抹黑这个群体——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也屡屡受到良师的教诲和关照,对教育行业的从业者抱有极大的尊敬和感恩。

但不可否认的是,任何行业都有失格者。即使是极少数,我们也应该正视事实、正视这些不称职者的存在。

我们希望借此机会,让大众更全面的了解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征集关于“坏老师”的故事,不等于否认“好老师”的存在和功劳。正是因为前者是少数和非常态、后者是多数和常态,这样的议题才有被提出的必要。

少数不幸的学生遇上不称职的教师,他们蒙受的阴影,也应该得以曝光,警醒世人。

似乎有不少读者担忧,这次征文选题过于负能量,会误导大众对老师这个群体的印象。

我们相信,读者有独立思考和辨别的能力,心中自有评判。

我们前几天发起了一个征稿:无论你是在校生还是已经离校多年,来谈谈遇到过的“不合格”、“奇葩”的老师。从投稿邮件中,我们选出位读者的来信,

一起来看看他们学生时代的遭遇——

01  你可以不爱我,请不要伤害我                  

23岁学生陕西

春风化雨是表述最理想的教育的好词儿:春回大地、万物萌动之际,三月和暖的春风化作四月滋润的春雨,为一粒新种、一棵幼芽送去成长的动力,许下夏天成材、秋天收获的未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地上那么多春苗,总有几株——不幸有我——偏偏就撞上了春天的狂风暴雨。

小学二年级,我七岁,从一所声名狼藉的工人子弟学校转入管理比较严格的村办小学。妈妈牵我的手去新学校,我一路好奇地问,她笑着说你去了就知道啦。结果,在校门口,我们被一个女人拦下,她是二年级班的班主任和语数老师。她说班上不要我这种从流氓学校转来的学生,站在铁栅的大门外,堵住门。我和妈妈呆愣地窘立着,妈妈红着脸求她,她却说一看我素质就很差。最后校长来了,拿着早已办好的转校手续,我才坐进教室。

她把我丢到最后一排,走上讲台对学生们说:“他是从XX小学转来的,你们不要跟他学。”下课,两个女生走过来把我的文具盒扔到地上,我趴在桌上大哭,哭完站起来打了这辈子头一架。她让我叫家长。我没叫,也没说话。她从此没批改过我的作业。

期末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此后五年,没离开她的班,成绩也没掉出前三名。

四年级的时候,妹妹也在那所学校读书,因为低年级放学早,常在门口等我。有天上课,她把我叫出去,指着教室外墙悬展优秀作业本的绳子问我:“谁干的?”

我一瞧,绳子断了,说:“不知道。”

她说:“有人说你妹剪断的。”

我没反应过来,左脸已经响亮地挨了一巴掌。

第二天,我哭着不去上学,求妈妈给我请了两个礼拜的假。

这种事儿多吗?多。六年级跟语文老师为上课时间冲突,坐在校长室三天没上课;周末叫学生去她家补课,先每人分配扫帚抹布把屋子院子清洁一遍……

这样的人配当老师吗?不配的。我自小学始没喜欢过学校,那五年没朋友,孤僻、沉默、敏感、自卑、排外、暴躁、自尊而脆弱……后来上中学、大学,我遇到过很好的老师、交过很好的朋友,慢慢地不再一团刺,不再低着头,但心里最底的那块儿冰始终阴森森地冻着。我慢慢学会和世界温柔相处、和往事和解,但对她,永不原谅。

我认为一位老师可以才学平庸、粗心大意,甚至有性格脾气上的缺点,但最起码、最重要的是,他/她应该懂得尊重学生、把学生当人看,尤其是当学生只是一株刚刚萌生的枝芽,对这世界充满好奇与希望,未来的一切可能性都千变万化地孕育着。

我最讨厌的,是拒绝承认学生的心灵需要培养、呵护的所谓的“老师”。

你可以不爱我,请不要伤害我。

02        

她让我在童年时意识到,还有这样的阴暗 

32岁硬件研发工程师辽宁沈阳

9月,开学季。每天班车从校门口驶过,我都会看见莘莘学子们。我告别校园很多年了,大学毕业后回母校几次,每次都感触颇多。这些年,我遇到过很多好的老师,他们真的为了学生无怨无悔地付出。但是,有一位老师也让我记忆犹新。

那是小升初最关键的一年,学校很重视升学率,为此六年级我们特意换了班主任。新班主任是一位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的女性,姓王。记得当时换班主任的事,我特意回家和妈妈说了,妈妈一听还挺兴奋。她对我说:“这个王老师是我们同事的大姑姐,我认识她。”在妈妈眼里,觉得认识就会对我照顾吧。

事实上,她的确对我很“照顾”。别的同学都放学回家了,她单独把我留下来,叫我把今天写错的字抄1000遍,还让我和妈妈说,她给别人补课都每节课61元,因为认识我妈妈,就只收51元(一节课45分钟)。当时我根本不懂,回家就按照老师说的一五一十和妈妈说了。第二天,妈妈就给她送去了钱。而于我,就是错一个字留在学校写到45分钟为止,不够1000遍,回家继续写。

那时候,我特别羡慕放学就能回家的孩子,特别羡慕她们能一起玩游戏。而我,每天就是不休止的1000字。这些事笼罩了我的童年。

记得在小升初考试的前两个月,她突然把我从教室叫了出去,对我说:“你看你学习也不怎么好,咱班团员只有5个名额,你跟我学习这么久,我打算给你报上,但你学习的问题需要疏通下关系。你回家和你妈妈说,明天来带100块钱,剩下的我给你拿回去。”回家我就和妈妈说了,妈妈很是无奈,之前所谓补课的费用就不少了,还要再拿100块,对于90年代的普通家庭而言,有点雪上加霜。可老师已经开口,母亲也很无奈,为了孩子,父母多难都会去做。

我是在上了初中后才知道,原来那年我们班级的人全都入了团,老师对每个人都是那样说的。

小学毕业前夕,班主任和班长说,让我们每人交50块钱,给她家买抽油烟机和冰箱。当时班级里很多人都以为是班长拍马屁,而多年后我们同学相聚,他告诉我们,是当时班主任让他这样做的。

小学毕业已经20年,但这个老师在我人生路上对我的影响很大,她让我在童年时发现原来人可以有这样的阴暗面。我当时真的特别想不开,多年后才释怀。我也时刻鞭策自己,无论做哪个行业,都要良心摆正,要始终相信: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03        

权力关系,是我痛恨这个职业的原因 

30岁前出版从业者北美

后来,我竟然还能时常地想起这个人,甚至就在前几天。 而这时我已经30岁——做孩子时,想象所及之中的人生尽头。

这个人,和其他记忆碎片一样,随时随地,随机地插入我运转的思维中。也许毫无来由,也许别有深意,谁知道呢?但我30岁了,我已不再愤怒。我掌握了理性和逻辑的片羽,归纳和概括能把记忆处理得简单清晰,条理分明,并且——异常平淡。但也许只是,最终时间冲掉了叙事的枝蔓,过去的故事都变得干瘪了而已。谁知道呢?

十二三岁时,我是个文学少女。这意味着一个人既能愤怒,也能表达。我曾把她的种种恶状,写在一个16开红封面的笔记本上,满满四五页。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后来我一次次搬家,带走了小时候的日记,甚至是写在废纸上的只言片语,独独把这个本子忘了。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小学音乐老师彻底影响了我对教师这一行业的认知。尽管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

我想她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只是在数年中的每周一节的音乐课上,让我们抄45分钟五线谱。

你不能在这种压抑的、无意义的、单纯重复的抄谱过程里说话,不然她会来问你年龄。

“你今年几岁?”

“8岁。”

“呵呵,我看你是80岁吧,嘴比老太太还絮叨,脸比墙皮还厚。”

她喜欢叫每一个犯了小错的孩子走到教室前面,一手揪住红领巾,松手的同时用另一只手猛推他的胸口,把第一排课桌撞得连连后退。

有次我上课中途被叫到语文老师那儿领一个奖,开开心心地回来,推开教室的门,每个人都在盯着我。她和我的朋友站在讲台前。20年过去了,吃到肥肉的眼神也许是记忆的加工吧?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 ”

我不知道。我已无法形容那种未知的恐惧。整体现场效果可以参看《甄嬛传》滴血验亲那场戏。

最后,无非是截获了朋友写给我的小纸条,无非是察觉了我对某个高年级男生的爱慕之心。然后就是留校,在她和美术老师共用的办公室,接受讯问。现场效果可以参看《黄金时代》里,“我”和陈清扬不断提供交待材料的情节。

我还记得美术老师在一旁沉默地画画,偶尔笑笑。

“你是不是喜欢5五年级的xxx? ”

那是夏天的中午,整个学校都空了。太阳白晃晃的,我面对窗户站着,楼下是放学回家经过的路。我想,我要结束,我要回家吃饭。

我说,是。

她万千的表情熄灭了,停顿了一会儿,她说,你走吧,下午再来找我。

我在恐惧和纠结中度过了下午,但我没去找她。

又过了许多年,我忽然理解了她脸上的表情,那种表情的名字叫“吃瓜”。

这件事之后十年吧,我带男朋友回我的城市,看小时候活动的地方。学校一切如旧,我从外面指着办公室的那扇窗子,我说我曾经在这里罚站。他说,哦。

人与人不能共享记忆。这真好。 很多年后,我不断阅读王小波那些充满“支配/被支配”关系的小说的时候,这种奇异的耻感被一次次唤起。我终于理解,“权力关系”才是我对这个职业深恶痛绝的原因。

如果一个人能在身体素质,认知水平,心理发展程度上全面碾压你,能在某个范围内随心所欲地惩罚你,能影响你的成绩,人际关系和情绪......在这种不对等的权力关系里,他/她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有优越感?

我认为很难。 在这个关系内,二者差距越悬殊,也就是学生年龄越小,教师实际权力越大,也就越需要道德感维系。简单讲,就是没有约束,全凭良心。

做教师很不容易,他们中的一些人值得敬佩,但是我自己永远不想站在这个权力天平的另一边。

我30岁了,应该做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写下这些,还是没有冷静到底。这种羞耻感穿越20年,又一次传遍我的全身。

04        

做一个好老师的前提,是做一个好人 

23岁外商服务英文咨询顾问广东

昨天下午刚跟一个以色列客人“言辞激烈”地讲了两个小时的道理,电话挂下之后的一瞬间,我才发现,曾几何时,自己的口语已经算还不错,能够跟客户谈生意了。

回想起高中三年的英语课程,学得很吃力,我曾一度以为自己没有学习英语的能力,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我高二、高三的英语老师——Linda,这是她的英文名,往后在很多地方我只要一听到有人叫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对这个人产生反感。

“谢谢”这位高中英语老师,让我都恶心自己如今这种不正常的心态。

第一次觉得,为人师表这个词,并不适用在每个老师身上。

高三第二次月考,校对试卷之后,我对一道语法题不理解,下课去讲台问Linda,她指着我的鼻子说:“这么简单的题你都不会?读个鬼书。”

然后我的另一位同学,缓缓走过来,朝我伸手握了一下,示意这道题她也不理解。Linda把她拉过去:“题不懂怎么不问,都快要高考了,快过来我跟你讲。”一边说一边把我推开,我连站在旁边偷听的心思都没有,摇摇头跑到楼下操场躲在角落哭了半个小时。

高二的时候,我是某学生组织的队长,配合老师管理学生纪律,有一项日常工作便是每天早上站在校门口查同学们的衣着装扮、学生勋章,我们这群人每天都比其他普通学生要早起半小时,大冬天在门口一站就是半小时。Linda在课堂上不止一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我说:“整天不读书,尽做看门狗。”

当时我的同桌是老师的女儿,她经常不做作业,每次上课我都要跟她一起看我前一天写的作业,我真的不喜欢这样,后来赌气,她不写作业,我也不会拿出来我的作业。然后我被Linda罚站,而Linda去隔壁班借了一份资料来给同桌。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得罪过老师?我想不出做过任何对她不敬的行为,而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我确实对这个老师很反感。

高中毕业两年后,上大二期间,我的一个高中学弟帮我转发一条我在大学参加演讲比赛拉票的朋友圈,Linda当天晚上私聊这个学弟,告诉学弟说:“别跟那个师姐往来,她心术不正。”学弟一脸茫然,问我跟老师曾经有什么过节。

我这辈子第一次被人说心术不正,盯着这四个字,坐在宿舍门外的楼梯口泪流不止。

她开设私人补习班,也会在补习班上跟她的同学们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可我也是她的学生啊……

两年的高中英语学习,留下了很多的阴影,就是这位老师借口“鼓励”侮辱我学习差。毕业之后,这位老师也从未放过我。

高考后选择了英文专业,我也一度怀疑过自己,只是妈妈说:“你要证明你自己,不是为了给她看。”

大学期间出国参加比赛,用全英的方式进行路演和答辩拿了奖,为校为国争了光,那一刻真觉得没什么好多说的。一个好的老师非常重要,做一个好老师的前提是先做一个好人。

希望全天下的老师,都秉承师德。同时也非常感谢在大学期间遇到的恩师。祝愿全天下的老师教师节快乐。

05        

年少时,一个人的爱憎是那么强烈 

36岁待业上海

我在小学的时候遇过一个令人生厌的老师,那时只是单纯的厌恶他,却不很明白他的行为意味着什么。直到多年以后网络发达,四处有声讨教师对学生性侵、猥亵的行为,我才明白,当时这位语文老师的行为至少也是对同学的猥亵、不尊重。

那时我们班上有位女同学长得比较漂亮,家庭条件也好,穿着干净得体,在我们一群脏兮兮的农村泥丫头中特别显眼,而且她为人聪颖,友善,一点也不招女同学嫉恨,课间我们都是一起玩耍,男同学和老师们也很喜欢她。

当时我们的语文老师年近四十,身材中等,有点秃头。他兼任着校长的职责,有时中午会有应酬,喝醉了酒又不注意形象,下午来上课,满身酒气双颊绯红,讲到兴奋处还会在讲台上拎着裤管单脚跳,这令同学们啼笑皆非又有点不屑。

他总是有意无意的表示出对那个女生的亲密,但只是言语上的。同学们都有所察觉但不敢说什么,毕竟也不是太过分。

直到有一天下午,同学们都在教室里写作业,他走到那个女生身边想辅导她,可能靠的太近了,那女生躲远了一点,他反而大叫了一声“你过来,别动”,然后紧紧搂住了她的脖子,握着她的手写字。同学们都望过去,那女生羞忿得满脸通红,又不敢反抗。我也紧张得心怦怦直跳,想指责他,但根本没勇气站出来。还好,他并没有更过分的动作,很快就放开了那个女同学。

那件事后,我从心里鄙视他,不想再听他讲任何东西,包括学习上的。有一次我妈回来的很晚,我问她怎么了,她满脸怒气地说我的语文老师遇到她了,数落了我一堆不好:上课不听啃手指头、总是看手表盼望下课、成绩也直线下降……我听着数落却不能告诉她我的心理上经历了什么。

六年级的一年,我的成绩退步了很多,这种不好的影响一直持续到我的整个初中时代,直到高中时遇到一个会写古文字会写诗的语文老师才缓过来。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个老师也并非十恶不赦,他从不索贿,不打骂同学,为人勤劳。我一直记得,学校旁边有一块农田,他满身灰尘从油菜梗中抬起头的样子。年少的自己还是太幼稚了,不应该这么狭隘地只看到别人的不好,更不应该为了不喜欢一个老师在学习上自我放逐。

可年少时,一个人的爱憎是那么强烈,强烈到不惜毁灭自己。一个好老师,对一个人的一生,真的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后来,在高中时,我遇到过几个很好的老师。凤凰网读书曾推送过一篇文章《芙蓉塘外有轻雷》来表达对老师的爱。教师节,除了记录“奇葩”的老师外,我更怀念那些对我产生好的影响的老师。

06        

我告诉爸妈,我想变性成为一个女孩 

16岁学生湖南

(来稿注:这是初三的孩子写的一篇周记。)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讨厌她。

她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小个子,微胖。打扮很传统:夏天,有袖的齐膝裙或过膝裙;冬天,长呢子大衣或有毛领的长羽绒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老师只有两种,一种是时尚的漂亮的,一种是传统的严肃的。她无疑是后者。

原来的数学老师调走后,她调到四年级来教我们。她和前任风格截然不同,前任上课活泼生动,她是讲了做,做了讲,很多东西要求我们背。后来有同学说她以前是学体育专业的。

她要求全班同学每次考试都要上95分,不合要求的,她就要祭出法宝一一请家长。我爸妈不在其中,因为小学数学实在简单,我成绩很不错,除了偶尔不小心掉点分。那时我连考几个满分,她的石头脸会裂开那么一点缝,对着我笑,说上一两句鼓励的话。

一个学期后,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被提拔为教研室主任,她接手了班主任一职。

于是,原来可来可不来的晚托全班同学必须要来。72个人全窝在教室里写作业,6盏日光灯晃着大家的眼。我三下两下把作业写完了,便拿着作业上去面批。像我这样的人不少,大家坐回座位便觉得无聊,又不能回家。男孩子调皮些,你左一拳,我右一拳;你说句笑话,我回应。女孩子比较乖,通常默默地坐着。她在讲台上也不做声,看着哪里吵闹便往哪里扔粉笔头。如此这般,弄了三四次,她便暴怒,一边表扬女生乖,一边把吵闹的男生罚到走廊外站成长长的一排。如果我们在门外还敢再说话,晚托结束后还会继续被留下来。

做班主任后,她看男生很不顺眼:男生大课间做操时有行队伍怎么排得有些歪;男生怎么老爱搞点小动作,安静不下来;男生怎么带三国杀卡片带陀螺到学校;男生怎么在作文《我的愿望》中写“想上体育课、科学课,希望考试前一个月音体美科学等副课不被数学课占用”……

因为早上一次迟到,她要求我每天早上7:10赶到学校等着领全班的营养奶;因为上课讲小话,她要我把刚发下来的语文和数学卷子抄了50遍;因为班会课我偷偷看同学借给我的《皮皮鲁和魔筷》,被她一把扯过大力撕成两半丢到了楼下,还把我罚站到门外。我忘不了她冷冷的眼神,抿得紧紧的唇,也忘不了她的口头禅:“你看别人女生多乖多听话!”

是的,班上的班干部后来都换成了女生,她们上课认真发言积极,作业整洁干净,做事不丢三落四。

小学毕业前,我告诉爸爸妈妈:我想去做变性手术成为一个女孩子,那样会不会变得很乖巧很听话,会不会就能得到她的表扬?

他俩大吃一惊,告诉我:调皮好动是男孩子的天性,男孩子的血液中多巴胺较多,决定了你们和女生不一样。人活着不是为了得到表扬,但是你可以反思自己哪些地方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让自己更优秀,别人的掌声自然会为你响起。

幸运的是,初中三年我碰到了许多好老师一一为我们烘烤暴雨淋湿的外套的语文老师;中午不休息,守着我们自习,找我们谈心的班主任;大手一挥,同意我上课不听课,自学高中教材的数学老师;五一放假回来,班上叽叽喳喳,含笑看着我们,等待我们安静下来的政治老师……当然,在很多老师的眼里,我还是挺优秀的。

初三的第一个教师节就要来了,我对已经不在学校上班的妈妈说:还是要祝你教师节快乐!不过,我觉得,做一个好老师的学生比做一个好老师的儿子要幸福。

07        

要尊敬老师,更要尊敬真理 

29岁教师河南

我是一名河南乡村小学教师,29岁。

高一的语文老师喜欢与我们分享名言警句。有一次课堂上提到毛泽东的一句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他写在黑板上,又讲了毛泽东革命故事激励我们。

只是事不凑巧,他把“学不成名”吟成“学不成时”,黑板上也写错了。这一首诗我是非常熟悉的,我当即指出他的错误。我坐在前排,声音洪亮又真诚地说道:“老师,应该是“学不成名誓不还”。”他假装没听见,我又说了第二次,这时全班同学都听见了。我的语文老师脸都不看一下我,说:“同学们,毛泽东…”我当时觉得很尴尬,听到了一些不怀好意的嘲笑,脸上很烫。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但我还是张口问:“老师,我记得明明是“学不成名誓不还”啊。”

老师终于转头看我,一脸愠怒,阴阳怪气地说:“你要是想念学不成名你就念,反正我教的是学不成时。”教室里终于响起了哄堂的笑声,我赶紧低下头,怕别人看见我眼里的泪花。晚上睡觉前,一同学还故意跑到我跟前说某些人臭显摆不懂装懂,我和他差点干了一架。

几年前我在一个婚礼场合遇见语文老师,他还和当年差不多。西装革履,中分头,金丝眼镜,文质彬彬,儒雅非常,一讲话还是满腹经纶的样子。

几个朋友问我要不要和“骚虎”打招呼,我一口回绝了,我说他不配。朋友们口里的“骚虎”就是他,骚虎是我们那方言,说一个人很色的意思。他当年对男生的提问总是冷冰冰回答,而女生的疑惑,他异常热情去答复,以至于大家就给他取了个“骚虎”的外号。

我觉得做老师的,首先要有水平,其次没水平要爱学习,前两条都没有的话,那就得谦逊。没水平不爱学习又爱卖弄真的很误人子弟。

我现在做老师,要求自己做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糊弄学生。同时要求学生要敢于指出老师的错误,要尊敬老师,但更要尊敬真理。

08        

老师,您原谅自己了吗? 

51岁教师黑龙江

偶然看到征稿信息,一时勾起尘封的记忆,感慨许久。

从小学、中学、到中专,我遇到过严厉的老师、苛刻的老师、有个性的老师。他们虽然批评过、嘲笑过、甚至“体罚”过我,但时过境迁,我现在对他们不再反感或痛恨。不仅如此,现在对于他们的严厉和“体罚”,还生出感恩的亲切。

惟独有一位老师,不仅没有打骂、批评,甚至连对我注目过都没有。但他却深深伤害了我。

那是80年代中期,我以当地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方一所中专。由于家庭困难,父亲常年卧病在床,家里只靠母亲捡煤渣、卖冰棍、帮工维持生活,供我、姐姐和弟弟读书。我常常为了节省几分、一角钱的车票,翻山越岭二十多里路回家拿取一周一罐头咸菜和几个窝头的食物。

如此,我在班级比较边缘,没有可呼之朋和可唤之友,对老师也只能敬而远之。如此,连我的班主任老师也不在意我,但是,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挺好,没有什么可芥蒂的。

在这样岁月静好中一个学年过去了。在这一年我的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矛。还被评为“三好学生”。同学和我自己也都以为班级的5个奖学金名额肯定有我。那时的30元钱奖学金对于我来说可是笔巨款。但是,当学校广播公布奖学金名单时,我们班级的5个得奖的没有我。我当时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表,失望、屈辱、愤激莫名。

最终,在班级几个调皮的男同学起哄和追问下,班主任老师假意去问问,出去了一会回来,轻蔑地把30元钱甩到我的课桌上,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这如今还历历在目的情节,还使我心痛久久。

现在从人性角度,我能理解老师的行为,那些取我而代之的不是家庭富足就背景堂皇。

所以,我原谅你了老师。

但是,我还是希望老师您,能原谅自己。

09        

喂,老师,我原谅你了 

23岁待业安徽

那是我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老师。

我读的小学是镇里的小学,规格小,教学质量不高。这个语文老师自己也就是小学水平,她丈夫在初中教数学,人人都怕他,他极有本事,常常使用非正常手段逼迫学生们补课,想办法给他们多开课,在自己家里开补习班。他班上的学生数学成绩比其他班好的多。

我承认在教学资源有限的乡镇,她丈夫的做法不可谓不可取,但是听说,是他私下给妻子在小学谋了个差事,教三年级语文。误人子弟,这就不好了。

她是一个农妇,不过念了几年书,小学都没毕业,来教三年级,想必没有资格吧。她平时动不动对学生言语辱骂,伤人自尊,且用极阴冷的眼神去瞥人、翻白眼。她个子极高,身材极瘦,左手有一些疾病,抬不起来,只能甩来甩去,手指也不灵活,左右张不开。

我是三年级搬到这个地方,正好到她的班,她那时对我极不友好,大概我是外地来的,我明明成绩合格能够升级,她非要刁难我,让我留级,还好我舅舅舅妈求她,才让我升级。

小时候我的鼻炎很严重,总是擤鼻涕、咳嗽,上课的时候最痛苦,要忍着不咳嗽,可是忍着忍着嗓子就变得极痒,实在忍不住,咳起来就越发不可收拾,我吓得哭起来了。她十分不耐烦,用阴冷的眼神盯着我,然后用责怪的语气说:“别咳了,再咳就出去站着!”我天生敏感胆小,听到这话,越发哭得没完,也不敢咳,依旧忍着,嗓子痒得没法,大口大口的痰堵在嗓子眼,不敢咳出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鼻涕流出来也不敢擤,最后搞得鼻涕眼泪糊一脸。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才松一口气。

她家里有两层楼,在一层开了个便利商店,卖香烟、辣条糖果之类。对了,她还卖教辅书,在班里用各种方式让我们去她店里买书,要是不买,就算作没完成作业任务,没完成作业任务,就会有惩罚。如果学生在别的书店买的同样的作业本,她会登记下来,然后对同样的作业、对的答案,她会给不同的分数。

后来我成绩越来越好,在初中也小有名气。阴错阳差,我家又搬到她家隔壁,于是难免经常打照面。我还是不敢看她,觉得她的眼神依然阴冷。

有一次,她看到我,把我拦了下来。她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我诧异极了,把头抬了起来。这是几年后我再次近距离看她,我发现,她的眼神没有那么阴冷了,反而笑得眼角弯弯。

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我说,没有,生您什么气?

她说,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我想,我那些年实在不应该避她躲她,使她有了心理阴影(如果我理解对了的话),其实想想,我哪能指望一个小学学历的老师能有多高的道德水平和教学能力呢。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