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明朝能抵抗蒙古200多年,为何仅用几十年就被女真人灭了?

null

null

编者按:一直以来,网络上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蒙古人用了两百年都没能搞定明朝,八旗用了几十年就搞定了?”或“明帝国对抗蒙古铁骑长达两百多年,为啥几十年就被女真人灭亡了?”总之一句话,很多人都好奇一个问题:女真人建立的后金为啥成为明朝的心腹大患?甚至成为明帝国的终结者?今天,笔者就简单说一下后金的独有优势。

▲努尔哈赤攻打辽东地区路线图 

▲努尔哈赤攻打辽东地区路线图 

后金所崛起的辽东土地,对于明帝国来说是孤悬塞外,千里之遥。而且,这是个两面皆敌、一面藩篱的不利地形:正北是女真、西北是蒙古、东北是朝鲜。虽然前期朝鲜对女真存在威慑、抑制作用,在成化年间还出兵一起剿灭建州。但经过壬辰战争之后,朝鲜国内有生力量遭到极大破坏,人口锐减,北方常年与女真交战的精锐骑兵也损失殆尽,因此对明朝来说犹如鸡肋。萨尔浒之战中,朝鲜军队甚至出卖明军成建制投降。

null

同时,因为地理原因,明朝要想动员大规模兵团作战也遭到极大限制,因为辽东两面受敌,所以本地军队是不能遭到太大损失的,不然蒙古人趁虚而入,局面只会更糟。所以明朝只能从其他地方动员军队入辽作战。但各地军队近的百余里,远的则上千里甚至数千里之遥远,集结时间大大加长,这也就给了后金政权以更充沛的准备时间。而且由于地理限制,明军也只能出山海关,走辽西走廊这一固定道路。后金只要在沿途布置间谍,明军动向的一览无余,所以萨尔浒之战中,努尔哈赤对明军进军方向了如指掌。凭借着单项透明的情报优势,努尔哈赤才敢玩“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努尔哈赤画像 

▲努尔哈赤画像 

这种地理环境也导致明帝国在大兵团战败后,便没办法在短时间里重新迅速集结大军再次进攻。这就给了后金充足的时间去休养生息和攻城略地。与之相比,同样发生在天启年间的奢安之乱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当时,四川土司奢崇明、贵州土司安邦彦发动叛乱。明军集结11万大军分两路讨伐,结果在陆广河中伏战败,损失士兵四万多人,其影响不亚于萨尔浒之战,整个西南大震。但奢、安就没有后金的地理优势,四川、云南、广西停止援辽,之前囤积的援辽物资全部转为平定奢安之乱的供应,四川一省甚至动员了十六万大军数十万民夫。所以,尽管奢崇明安邦彦取得了堪比萨尔浒的大胜,却没有时间慢慢消化。几个月后,明军就再次集结十万大军讨伐。也就是说,半年内奢、安就遭受明军两次共二十多万人的大规模持续进攻,结果其最终战败。

▲图片来源微博@鹰眼发 

▲图片来源微博@鹰眼发 

除了地理优势,出乎一般人意料的是,虽然后来的清王朝总喜欢宣传自己以少胜多,但在辽东战场上,其实后金是拥有兵力优势的。对于后金军的兵力,由于后金早期牛录人数多寡不一,少的一百多,多的三百人,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学者陈佳华与傅克东先生以皇太极时期所规定的200丁一牛录为平均数,进行过推算。1588年以前,努尔哈赤有战兵3400人,人口在一万七千名之上;到1601年建立四旗,有战兵八千人,人口当在四万名之上;到1615年建立八旗时候,后金有兵六万人,人口当在35万人以上;1618年努尔哈赤攻陷抚顺后更是获得了三十万人口,力量得到极大增强。而在1619年萨尔浒之战时,后金八旗兵加上蒙古辛塞部一万五千名联军及其他各部落联军,兵力已经达到8~10万人之多。而明军出战的实际兵力不过7~9万之间,且四路分兵,被后金以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图片来源微博@鹰眼发 

▲图片来源微博@鹰眼发 

等到后金占据整个辽东之后,大量汉人被其统治。根据《旧满洲档》的记载,天命五年(1620年)努尔哈赤设置十六游击管辖各地诸申、汉人男丁,每游击两万丁,可见此时后金已经达到了拥有32万男丁的强大力量。按三抽一或二抽一为披甲来计算,后金可动员10~16万大军。而对明朝来说,辽东最强时也不过九万多边军。因此,后金在1620年就已经成为了辽东最强大的军事集团。更为重要的是,对后金来说,他们手中的兵力不需要强过整个明帝国,只需要保证强过辽东的明军,就已经能借助地利处于不败之地了。

▲皇太极画像 

▲皇太极画像 

到了皇太极时期,明朝内地战火连绵,后金(清)通过数次入关劫掠获得了百万级别的人口,加上对朝鲜的进攻掠夺而来的50~60万人口,以及掠夺的黑龙江海西等各地女真部落和原有人口。保守估计,皇太极时期后金与清在辽东,已经是一个人口两百万左右的强大奴隶制政权了,而非一些人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二十万人的小部落。

null

还有,一些人认为,女真人是渔猎民族,仍以原始的狩猎采摘作为生活方式,是边缘地区的原始野蛮部落。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象罢了,虽然女真人在明末依然保留渔猎习惯,但早已转入农耕。15世纪末,女真人还“惟知射猎,本不知耕稼。”到了正统年间,前往建州部的官员吴良就惊奇地发现,建州女真“家多中国人,驱使耕作。”朝鲜官员也称“潜渡婆猪江,直抵兀喇山北隅吾弥府,见水两岸大野,皆率耕垦,农人与牛散布田野。”

null

嘉靖六年(1527),监察御史卢琼发现女真人“诸夷环徼而居,皆有室庐,而建州为最。”海西女真甚至让这位明朝官员有了“俗尚耕稼”的极深印象。万历年间,有两个去过建州的朝鲜人申中一、李民郄带回来一份报告,他们发现建州部此时“无墅不垦,至于山上亦多开垦;田地品高,则一斗落种,可获八九石,瘠者仅收一石;土地肥饶、禾谷甚茂,旱田诸种,无不有之。”由此可见,到了万历末期,女真人在跟辽东汉人长达两百年的接触下,已经慢慢普及农耕,且农业技术在跟汉人的学习过程中也不断加强,最终成为以农业为主要经济生产来源的民族,而农业的兴盛在古代其实就意味着国力的强大。

null

之后的努尔哈赤和皇太极还把俘获来的汉人、蒙古人实行编民户政策,统一分配到各处去开垦耕地。根据统计,后金仅在辽河以东地区就有三十万日耕地(每日六亩),因此辽东以东地区后金共有耕地1981038亩。根据记载,沈阳附近各庄田产出比例最高的1:36,最低的1:30,平均在1:31之间。而屯监禁军私赁田由于是私人耕地,因此积极性较高,产出比例高达1:48。在古代社会,粮食就意味着兵源与动员能力,而这也是后金政权为什么能拥有很强攻击性和动员能力的根本原因。

null

而且,凭借着发达的农业及伴随着的手工业发展,后金也拥有了大量工匠技人。沈阳附近甚至出现了大片冶炼区域,这成为了后金军队盔甲武器来源的重要保障。而且之后,在明朝降军和工匠的帮助下,后金的火器制造工艺和规模也大幅度增强。在大凌河之战中,后金已经能一次性投入一万余斤火药,弹重在8斤~20斤的各型加农炮已高达45门。

null

简单说,拥有天时(明帝国已经存在了200多年,积重难返)、地利和人和(后金政权整合内部势力时相当果断与迅速,比如努尔哈赤对自己的弟弟舒尔哈齐和侄子称得上绝对的心狠手辣。皇太极也是心硬手黑,甩那些忙于党争的明朝士大夫十条街)后金正是凭借这这些优势才长时间保持一支战斗力强悍、规模庞大的军队与明朝相抗衡。而这种力量可绝对不是连个铁锅都要南下抢的蒙古人所能比拟的。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黑云,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