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独家]吴孟达谈45年从影路:演技好的配角注定孤独


吴孟达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对于66岁的吴孟达来说,今年有两个数字特别重要。一是时隔24年之后再度回归《新乌龙院》系列,与已经长大成人的郝邵文合作,为观众们送上了一波“回忆杀”,只是这一次他的身份从当年“不懂装懂”的大师兄,变成了“难得糊涂”的院长;二是今年也是他从影第45个年头,在影片的首映发布会上,片方专门准备了一张汇聚吴孟达几十个经典角色的照片,吴孟达站在舞台上看着这张图片几度哽咽,感慨万千,他动情地说:“只要我还有力气,就会继续演下去。”

吴孟达

虽然呈现过无数经典角色,但观众提到吴孟达还是会将他与周星驰的名字放到一起,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的他近年由于身体原因,也渐渐淡出了观众的视野。很多人言及达叔必谈“情怀”二字,但对于吴孟达本人的从影感悟与心路历程,却知之甚少。这一次,凤凰网娱乐有机会与达叔面对面好好聊聊天,就是希望抛开“星爷搭档”这一标签,为大家还原一个最真实的演员吴孟达。

作为香港电影繁荣年代最重要的演员之一,吴孟达大多数时间都是以绿叶的身份出现在各种类型的影片当中,这也为他带来了“黄金配角”的美誉。但在他的心中,主角与配角只是名词,每一个角色都要当做最重要的表演来对待。这是一堂生动的表演教学课,他回忆起了自己还是小龙套时,曾经为了两句台词琢磨了两个小时,只为了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也成为了他演艺生涯最重要的座右铭。

虽然大多数观众认识并了解吴孟达,是源自他与周星驰合作的一系列经典喜剧电影,但在吴孟达心中,最满意的角色一直是《天若有情》中那个充满了悲情色彩的太保,他坦言相对喜剧来说,还是更喜欢出演正剧,也希望未来能够挑战更多突破形象的正剧角色。比如《搭错车》中的哑父,就是吴孟达想要尝试的类型。“我还想演我自己,演一个角色涵盖我这一生,从我入行到我退下这一行整个过程。”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孟达的眼神充满希冀。

接下来,我们仍将在郭帆的《流浪地球》等影片中看到他的身影,用他的话来说,还有很多想合作的导演与演员没接触,很多表演上的理想没有完成,所以他会一直坚持下去。至于很多人关心的那个问题,吴孟达也持积极的态度,只要他在,他也在,一切就充满可能。

想要演到100岁的达叔,您人生的精彩,也许才刚刚开始。

吴孟达

重返《新乌龙院》:24年前要不懂装懂,24年后要难得糊涂

凤凰网娱乐:达叔最近身体怎么样?观众们都很关心你的身体。

吴孟达:感谢大家的关心,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比以前好很多,我的心脏问题还有三高问题是五年前出现的,这阵子就自己尽量的调好,包括饮食、生活习惯,那些坏的习惯都把它戒掉,现在还好,因为年龄也非常高了,就尽量也不要太劳累,一些长的片子我都尽量不去拍了。

凤凰网娱乐:那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吴孟达:感谢,感谢你,我还有一百岁的命呢,哈哈。(笑)

凤凰网娱乐:24年后再度进入《新乌龙院》的世界,有什么感受?

吴孟达:感慨可多了,当年的《新乌龙院》有两个小孩子郝邵文和释小龙,现在的李欣蕊、张峻豪又是另外两个,他们很可爱,很有天赋,但是跟以前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表演。以前两个他们还在朦朦胧胧的时候,因为那时候传媒不发达,没有很多先进的东西让他们接触到,单纯的像白纸一张,表演风格、演技也像白纸,你让他怎么演他就怎么演,很可爱、很纯真。现在这两位小朋友也真的是天才,而且他们可能接触的东西多了,也拍过不少电视或者电影,每一位都感觉像老前辈,讲话可老道了,两位小朋友每天一早肯定对我说:师父早安!师父你今天可帅了那些话,两个小孩子给我鞠躬,完全跟当年我和邵文、小龙那种感觉不一样。

凤凰网娱乐:您自己这次在片中有什么新的挑战和尝试呢?

吴孟达:毕竟是24年后了,跟当年演大师兄肯定有很大的不一样,很简单,当年的大师兄正是壮年,40多岁,他那个时候明明就是不太懂,但是要装懂,很笨但是要装聪明那个岁数,都是这样子。现在我演院长刚好反过来,24年之后,这个人的修为、人生的经历也多了,这次明明懂,他得装不懂,人生就是难得糊涂。人到了这个阶段,不会生气,也不会跟人家争斗,这是乌龙院院长的心态。

吴孟达剧照

片场沟通秘诀:抛开辈分、放下身段,要学会主动

凤凰网娱乐:您作为前辈,如何在片场去保持和这些年轻演员的互动与交流?

吴孟达:主动很重要,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主动跟他们说早上好,睡的好吗?比如说我有一个吃小吃的习惯,我大概一个多小时就要吃一点饼干,我就问一下他们要不要吃?反正不管是谁,我都会很主动,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知道,我是他们的前辈,他们非常敬佩或者是尊重我,跟我有一点拉不近的感觉,跟我讲话好像辈分有点距离,我非常了解这个情况,我都会主动,甚至主动来来来加个微信,因为我觉得他们可能也希望,随时可以有一个微信和我交流,倒不如我主动让他们加,很放松,在表演的过程里面大家也不会很紧张。这是我一直做的,很早就有这种习惯。

凤凰网娱乐:您这样的习惯是在剧组多年来摸爬滚打养成的?

吴孟达:1985年之后我就非常主动,因为我那几年有一段比较低潮的时间,我看了一些关于表演,以及老前辈留下来的文字,还有表演空间之类的,我就学到了,你要跟人家沟通,首先要放下自己的身段,你要人家尊重你,首先一定要你自己先主动去尊重人家,特别是你一个前辈,你把自己的脸拉得长长的,根本没有意思,倒不如好好的沟通。我跟周星驰之间建立起来的默契也是这样的,我们无所不谈,我大他十来岁,但是什么话题我都跟们讲,包括吃喝玩乐泡妞,都能讲,就是这样子。

吴孟达剧照

南北喜剧融合:真正的喜剧不需要对白,更没有地域差异

凤凰网娱乐:那您与这些来自各个团队的年轻喜剧演员合作,有什么评价?

吴孟达:我其实一直都有关注,比如说宋小宝,他们的老师赵本山我也合作过,还有其他一些东北喜剧演员。当年可能会区分南北喜剧差异,但喜剧是可以共通的,喜剧很多地方不需要对白,你是东北口音或者是香港腔,或者你是东北的习惯,他说南方的俚语,根本不需要。有些只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像当年我跟周星驰很多都是不用写对白的,也不用让观众听明白你是干什么,看反应就知道,当年卓别林就是这样子,那时候没有对白的,你根本没有看到他讲话,只是通过身体语言那些。喜剧好多地方都可以从你的眼睛、从你的身体、从你的表演传达出来,这就是共通的地方。

凤凰网娱乐:像周星驰、王晶这样的香港导演,现在都喜欢用南北方演员的融合,您觉得这是喜剧的一种大趋势吗?

吴孟达:很多火花都是从不认识或者从第一次合作就能产生出来,他们有北方的表演风格,我们也有南方自己传统的表演风格,这两个互相学习之下,就可能有机会擦出一些比较经典的表演。我一直强调,我在现场不停的观察,不停的看对手的表演,这个非常重要,为什么很多人都说达哥,你从来不把剧本带到现场?因为我不想要剧本,剧本变成了一个枷锁,在现场不是注意那些剧情和对白,这个是事前的工夫全做透,在现场我就看对手的表演,怎么样让对手发挥更好,也互相发挥出来,能有一些特别的地方。

吴孟达

“黄金配角”心得:曾经为了两句台词,研究了两个小时

凤凰网娱乐:您一直坚持把配角当成主角来演,是怎么样一直来贯彻这个理念的?

吴孟达:现在还是。首先配角跟主角只是一个名词,你在演的时候,哪管它是配角主角,每一个角色都把它当是最重要的表演,那你才不会有一种我只是演配角,随便怎么样都行,这个心态千万不要有,哪怕只是两句对白。当年周星驰第一次认识我,看到我把两句对白看了老半天,他还以为我这人有问题,他很佩服我,说达哥你为什么要看那么多遍?吃饭的时候两个多小时不停的看,那时候我还是小演员,我就跟他说,这两个对白既然写下来,我这样就是对的,我如果说的不好玩,也给不了观众印象,我要用什么方法,就这么短短两句对白,要把它表演出来,让观众觉得这个演员不一样,就这种感觉。

凤凰网娱乐:您还记得这两句对白是什么吗?

吴孟达:“老爷,您放心吧,夫人很快就会好了。”就这两句台词看了两个多小时,用什么节奏,用什么表演方法,用什么能吸引观众,太多角度去表演。然后看对手,看当时跟谁演,哪位前辈演老爷,去变化,很重要。

吴孟达

最钟情的角色:更喜欢演正剧,期待将个人经历搬上银幕

凤凰网娱乐:您说过自己最喜欢的是《天若有情》里面太保那个角色是嘛?

吴孟达:对,我喜欢。《苏乞儿》我也喜欢。

凤凰网娱乐:您觉得喜剧和正剧更喜欢哪一种?因为大家可能更多只记住你的喜剧。

吴孟达:如果严格要我去分,我喜欢正剧,因为我觉得我演的正剧比较棒,我能让你们感动,我能让大家对一个角色印象很深,我能让你们觉得我这个老爸就跟我的老爸一样,浮现出我爸爸就是那样,就那种感觉,

凤凰网娱乐:您曾说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在表演上还有很多想要突破的地方。您还想做出哪一些种类的尝试?

吴孟达:当年《搭错车》里面那种哑巴父亲的角色,孙越老师还有内地李雪健老师演的电视剧《搭错车》,我希望有机会演,因为我会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表演风格去演。当然,未必能超越他们两位,但是我相信也有我的观众。另外,我还想演我自己,演一个角色涵盖我这一生,从我入行到我退下这一行整个过程,这是我自己的过程,到了现阶段,快暮年了,该退休了,身体也大不如前的时候,现在这种情况,我想演一个挑战自己的角色,因为好些人会看到我另外的一面,演现在的自己。

凤凰网娱乐:会尝试做导演吗?

吴孟达:很早就好多人找我当导演,但是我完全没有兴趣。我不喜欢指指点点的,从小就不喜欢,包括表演的过程里面很多年轻人,拍完了老看着我,我从来不会说应该这样子演或者那样子演,没有这个必要。而且每个人有自己的优点跟缺点,包括我,有一部分优点也有很多缺点,他们有自己的特点,因为每个人的样子不一样,背景教育也不一样,演的角色也不一样,我对角色的了解或者他们对角色理解的角度都会不一样,那我没有必要跟他们说,除非他们真的说,达叔或者达哥,我这样子演好不好,或者我应该有什么地方可以改进的,我会尽量用我的角度去说。

吴孟达

45年从影感悟:演技好但注定孤独,只想让大家记住认真

凤凰网娱乐:今年是您从影45周年,回顾自己的演艺之路,有没有什么觉得骄傲或者遗憾的地方?

吴孟达:骄傲是没什么真正骄傲的,说真话,就是不停的希望有观众喜欢我,这是最大的骄傲,我不注重那些什么奖项,观众对我的看法和口碑我很注重这个,观众说吴孟达你不行,你那个戏怎么怎么样,我就有点介意,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但是观众会说一些,比如说朋友之间提一下,你以前那个角色这样子可能会更好,我是会注重这个,其他的我反而不太注重,也不是骄傲,只是觉得能让你们看了有印象。至于遗憾多的是。比如说我希望有机会和谁合作,一直都没有这种机会,有时候很被动,不是我我想跟谁合作就能跟谁合作,导演也好,演员也好。因为每个戏都有所谓配角、主角,某些时间我还想,这个演员特别优秀,有机会跟他碰一下之类的,或者这个导演拍这类的戏我很欣赏,有没有机会跟他学一下、交流一下,那就是一种遗憾,因为有时候很被动,不一定说他找你或者他不找你,没有这个缘分,碰不上。

凤凰网娱乐:您前几天接受了一个采访,采访的标题叫做《孤独的吴孟达》,您觉得自己整个的从影之路孤独吗?

吴孟达:说起来是有的,某些领域会有沾沾自喜的那种感觉,这是孤独的,以前有一句老话,无敌是最寂寞的,我不可能是无敌,但是孤独的吴孟达在演艺圈45年,他们可能有这种说法、想法,觉得人家不想跟你表演,有时候你太抢戏了,你是配角而已,所谓配角,你把主角的戏给抢光了,而且比主角还要有成就或者更受欢迎,有这种感觉,内心只是沾沾自喜,但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我刚才跟你说的,希望观众对我的印象停留在好的阶段,让观众知道吴孟达还是认真的。

凤凰网娱乐:您近年来也做了很多突破,比如您之前演的《导火新闻线》就是挑大梁做了主角。

吴孟达:有人喜欢看也有人不喜欢看,这个故事还是我尽了自己的能力,不管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在拍的过程里面付出,观众是完全看得清清楚楚,未必每一个戏都能有什么真的经典,只要看你的诚意。以我现在的经验,我肤浅拍电影,我敢说没有几个导演能看透,但是我不会,还是很用力。之前有跟一个导演合作,他说你不要喊,因为你身体不好,不要拼命,我说不行,这个戏如果不喊出来,对不起观众,虽然喊完了很辛苦,吸氧去了,但是必须喊出来,让观众知道我有诚意,成不成功是另外一回事。

凤凰网娱乐:您接下来有什么工作计划吗?

吴孟达:要看身体,基本上那些比较劳累的、夜班的,或者时间长的、动作的我都不会拍的。我有拍郭帆的《流浪地球》,这是一个非常有突破的电影,我觉得不管台前还是幕后,都是非常有突破的,很大胆,因为我们在拍一些之前不太专长的东西,拍一些高科技、外太空的题材,郭帆导演意志力很强,很厉害的一个导演,我非常欣赏他,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才三十多岁,前途无量。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