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胡心应:在对岸网络写作的经验与省思|两岸大学生文化体验营

2018年7月28日至8月4日,由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中国文化院、凤凰网、台湾中时媒体集团、佛光山文教基金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九期海峡两岸大学生文化体验营将在大陆举行。

本期体验营以“笔墨纸砚文化之旅”为主题,选取杭州、湖州、宣城(泾县、绩溪)、黄山(歙县、屯溪)等地为考察点,带领两岸大学生了解笔墨纸砚的起源和历史发展过程,观察、体验其精细的制作,感受笔墨纸砚所承载的中华书写文化。

体验营共遴选大学生营员40名,大陆和台湾各20名,分别由凤凰网和台湾《旺报》通过前期征稿和面试从两岸高校中遴选。本文为两岸大学生的报名征稿选发。

我喜欢看小说,最期待的就是连载小说更新,还为喜欢的作品改编成动画而期待不已。同时,我也自己动笔写小说,在两岸都有网站账号。以下是一些我在对岸网站写作的经验与感想。

我在中国拥有一个Lofter(博客)的账号。第一次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到现在,约有四、五年的时间。以温度来形容人气的话,我曾与朋友戏称:「痞客邦彷佛是南极,到博客后终于有回到亚热带的感觉。」痞客帮一个月的浏览人次,比不上在Lofter发表文章,隔天得到的响应热烈。这是第一次在Lofter发文的实际情况。然而使用几个月Lofter之后,我切身体会「敏感词」及文章被屏蔽的情形。平心而论,屏蔽只在我身上发生过一次,心理的错愕大于实际影响。被屏蔽的只是一篇单纯的言情短文,没再花心思修改,一直搁到现在。

胡心应,国立台湾大学

不可否认,这是许多人诟病的地方,确实如此。下笔前的三思总是给我一种微妙的心情,像穿上一件漂亮但不全然合身的衣服,总是在意路人的眼光。然而,在另一个面向上,Lofter博主们给我一种成熟的印象,这是我在痞客邦从来没有体会到的──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或许只是我没与其人互动。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博主写了一篇同人文涉及未成年且非自愿性行为,而受到许多谴责,双方甚至引起一场小型风暴。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没有参与风波过程,在观看其他博主们的看法过程中,我正好读到一篇文章──〈致所有同人作者:请慎重处理文中的性侵犯情节〉。其实不只同人作者,原创作者甚至一般人都该好好看过这篇文章。

在此,容我离题解释同人文的性质,以及为何同人文常与「性」挂钩。同人文即所谓「二次创作」,相对于官方原著,粉丝们因为喜欢这部电影、戏剧或者小说的角色而以原著角色创作,通常同人创作会聚焦在角色间的恋爱关系,加上耽美(BL)广为流行,恋情多以男性之间为主──男性在传统印象中对性较为开放,确实更容易一触即发──加上创作者的动机,于是同人文并不乏含有性的桥段,甚至可能通篇都是为了这个主题而写。

光是对于标题,便有深深的认同之感,在心里非常佩服撰写者。原因有二,首先,惭愧我是中文系的人,虽在心中有所感触,却没能以文字具体将这个议题表达清楚;其二,这是第一次有人对写作风气提出针砭,呼吁作者对自己的作品负责,无心的文字可能是搧动龙卷风的蝶翼。

我们常说成熟的人懂得反省,身为在写作的人,这篇文章给了我很深刻的检讨。回头检视过去所有的作品,确实,我也写过这样的桥段,还写过其他以爱为名的伤害,在写的当下可以说是不假思索,甚至认为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发展!究竟我是从何「学」来?正是从同样拥有这些桥段的小说学来的,一本小说或许不足为虑,但是十本、百本的潜移默化,滴水穿石呢?如果没有这场风暴,没有看过这篇文章,我现在可能对此等闲视之。同理可证,人既然会有一个盲点,就会有第二、第三个,更加可怕的──更贴切地形容,细思恐极──如果我一个成年人都未曾想过这个问题,那么比我更小的读者呢?他们未来如果动笔写作,恐怕也会像我一样无意识地复制这些错误的观念。「谎言说上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任何错误的事都是如此,不正是似是而非、人云亦云的写照吗?

网络图片

错倒现实与虚构听起来很荒谬,但是越来越多社会事件正是肇因于此。如果没有任何经验,「文字的影响力事不可估量的」不过是老生常谈,但是有了切身体验后,除了检讨过去的自己,往后下笔也在心里多一份留意,此事不可不慎!我想我在Lofter上得到最重要的,并不是在对岸较高的人气,而是这个教训。

我们常说对岸的网络这个也和谐、那个也屏蔽,但是那边的反省,百无禁忌的这边似乎还未知觉。这除了是我个人在对岸写作的经验,同时,也想将对岸网络较少被注意的一面呈现出来。他们或许喧哗或许沉默,但是他们也在思考。以上便是我在两岸「往返」的经验,未曾亲自踏足,却又让人省思的奇妙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