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燕子洞探秘!冷江附近曾经最大的军工企业

原标题:燕子洞探秘!冷江附近曾经最大的军工企业——红日机械厂

新化有个向红机械厂,冷水江也曾有个9765工厂,这些都是三线建设时留在湘中地区的军办企业。如果说9765工厂曾经的军区水泥厂是做水泥的和部队还搭不上边的话,那向红机械厂及今天介绍的湖南新邵红日机械厂。又名:兵器工业部第五四四厂。红日机械厂那可是正牌军工企业,人家可是做枪炮子弹的。距离冷江并不远,很多喜欢户外徒步的冷江人经常去那边游玩,从冷江到新邵坪上镇,经过部队仓库,由于那边是军事管制区,自然风景保持的非常好,犹如世外桃源,那边风景独好!

1964年起,中西部地区发起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基本设施建设——三线建设。多少青年才俊,举家离开大城市,和兵工厂一起躲入深山。摄影师陈刚,就是这样一位跟着父母在湖南三线工厂长大的孩子。这几年,陈刚不断重新探访多地的三线工程,试图用影像还原那一段集体记忆。今天的故事,就从陪伴他长大的“大洞”开始。

在湖南新邵,巨大的天然岩洞下,一栋大概十三层楼高的厂房藏身其中,有点魔幻超现实的味道。据说这是中国军工系统最大的天然洞穴。这个天然的岩洞叫燕子洞。

洞口自然凹陷,上方有天然植被覆盖,使得天上的飞机无法看见洞口和洞穴,这已是专家多次论证和踏勘印证了的。洞穴内部,每层楼变成了机械加工生产车间:冲压和计量车间,电镀车间,机械加工车间,装配车间,一样不差。当年,这个神秘的兵工厂名叫红日机械厂。

红日机械厂,原兵器工业部第544厂,由西安东方机器厂包建,是一家生产炮弹引信的厂,“红日”出“东方”,“东方”出“红日”,厂名就是这样起来的。1967年1月,按组织的安排,陈刚父母从西安调到了红日机械厂,当时陈刚7岁。

在布局安排上,充分考虑了安全、便利的因素。进入洞穴的人流走上层进出,为此搭建了隐蔽的人行涵洞和桥梁;进出洞穴的物流由最下层吞吐,建设了专用的物流甬道,防止天上飞机侦查和可能的轰炸。

然而这个选址也有不合理的地方。红日机械厂取水处在工厂中部的溶洞,工厂人都称它为“漏斗”,工厂在那里设立了抽水机房,保证全厂生产生活用水。由于长期饮用直接抽取的地下水,工厂职工患结石症的病人比例较大。

新邵物产贫瘠,为工厂的生产生活物资供应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加之,新邵没有铁路和快速公路通道,只有省道207经过工厂。干部职工出差探亲坐火车就要往北,去湘黔铁路线的涟源火车站坐车;看大病、采购物资往南走去邵阳市区。

陈刚回忆,那时军工厂是一个个封闭的王国,工厂自成一体,与地方交集甚少。如果谁家子弟和当地人结婚,有一种“低就”的感觉。在那里,人是分种类的,如果你是“半边户”——家长只有一方在厂里工作——他们的孩子是会受到小伙伴歧视的。

红日工厂大会议室兼俱乐部门口。陈刚出生在西安,父母是技术专家,童年就跟随父母来到邵阳新邵,少年时又迁徙到怀化辰溪. 陈刚拍摄这些,最关心的是如他这一代及下一代的三线二代三代人的命运,以及那些生长的空间与环境。

当年的职工住房。房子是两层楼建筑样式,一层是用红砖用斗墙方式砌成,二层是用土砖砌成的。说是冬暖夏凉,实际上是为了节省建造成本。陈刚说,拍摄有关三线建设和片子,不是留恋在那艰苦的日子,而是想提醒大家不要忘记那火一样奋斗过的三线建设和三线建设人。

工人一般都是两居室,全家五六口人,没有厕所和单独的厨房,厕所在楼房外面的公共厕所,厨房是几家人共用,房屋里没有上下水,全楼几家人共用楼前坪里的水龙头。“在少年时期比我优秀的得多的同学,但现在多数都很落魄,这个对我冲击很大。”陈刚一直想用相机记录他们一代人的命运。

工厂里靶场的靶洞。陈刚说,对他来收还有一个冲击:“就是我父亲,他是56年的大学生,又会外语,又给苏联专家做过助理,又自西安来湖南支援建三线建设,到现在一个月就是领1000多一点的退休金,各方面比如住房啊都没有了。”

回想当年,伴随着上班的号声,上班;伴随着下班的号声,下班;回家,做饭,扎堆聊天,恋爱生子,繁衍后代。陈刚回忆说,虽然日子艰苦,但也充实而快乐。

弹痕累累的靶。三线,其实是当时紧张国际关系下一条军事工业划分线,是中国的战略大后方。所谓“好人好马上三线”,军工厂在祖国的隐秘地区一个个悄悄开花。红日机械厂,只是这一股洪流中的一朵浪花。

工厂里锈蚀的老电闸。据公开数据,在1964年至1980年,国家在属于三线地区的13个省和自治区的中西部投入了占同期全国基本建设总投资40%多的2052.68亿元巨资;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

据百度百科介绍,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扛人挑,用艰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

(图文/陈刚 编辑/一片故事) (来自:一片故事)

- The End -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