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中央扫黑督导组首次通报 透露了这些信息

原标题:中央扫黑督导组首次通报透露了什么信息?

距离在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督导组进驻河北24天后,今天中午,河北首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例被公开披露。

此次披露的两起案件涉及廊坊市和衡水市的官员。分别为:

 

  • 廊坊市安次区政协原主席杨广恒等充当杨玉忠涉黑团伙“保护伞”案;

  • 衡水市公安局桃城分局原副局长、刑侦大队大队长李保振等充当马立辉涉黑团伙“保护伞”案。

 

同时,河北首次披露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的数据。

截至目前,共立案审查427人,已经作出党纪政务处分199人,正在审查调查228人;涉及县处级干部28人,乡科级干部142人;采取留置措施20人,已经移送司法机关13人。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廊坊和衡水是督导组第二批“下沉督导”的城市,于7月28日刚刚结束“下沉督导”。

因为河北是目前唯一公开披露有在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督导组进驻的地方,所以通过典型案例的通报,可以观察督导工作的内容和效果。

哪些问题属于“扫黑除恶”范围

两个通报都是一上来先罗列出查到的黑恶势力的“恶行”,这些内容也透露出督导组具体督导的内容。

根据通报:

 

  • 杨玉忠涉黑团伙长期把持农村基层政权,采取非法手段当选人大代表,实施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暴力拆迁、伪造印章等犯罪行为,攫取非法利益。

  • 2006年以来,以马立辉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以暴力拆迁、垄断砂石料为主要经济来源,有组织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并致人死亡。

 

很明显,这些都属于违法行为,但都在保护下持续多年。

杨玉忠实际上已经“出名”了。今年1月,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跳楼,留下遗书控诉合伙人杨玉忠“挪用资金、掏空医院、干涉医院正常医疗运作”。随后几天,杨玉忠先后被停止执行人大代表职务、向警方投案、被刑事拘留。

此外,政知君特别注意到,在杨玉忠案中,首先通报的就是“长期把持农村基层政权”。在之前的工作部署中,农村是被反复强调的。

在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督导组进驻河北后,组长支树平主持召开了两次与省委的对接会议。会议中都提到了农村“两委”换届工作,要求将其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紧密结合起来。这意味着,扫黑除恶要下沉到农村基层政权。

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在石家庄督查时,支树平本人亲自到正定县塔元庄村、鹿泉区白鹿泉乡曹坊村,检查农村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情况。

谁在充当“保护伞”

在第一个杨玉忠的案例中,廊坊市安次区政协原主席杨广恒是主要“保护伞”。另外还有廊坊市政府驻富士康廊坊基地特派员办公室原主任蔡华勇。

这两个人通过接受杨玉忠的“小恩小惠”,例如低价购买房产、违规在其控制的医院工作等,利用自己的公职便利,向行政审批局、环境保护局的相关人员打招呼,违规为其医院办理审批手续。

杨玉忠的通报中涉及“采取非法手段当选人大代表”。

之前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介绍过很多次,是否能当选人大代表,程序上非常严格,不论哪一个层级的人大代表都是如此。

所以这个案件中,相关的计生部门、统战部门、基层人大组织、基层地方党委都有人为其充当“保护伞”,仅这一件事,就涉及8位公职人员。

违法犯罪活动能一直“安全无事”离不开公安部门的“保护伞”。

杨玉忠案件里,涉及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杨税务派出所原所长、原指导员、原副所长4人、安次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1人。另外,安次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和两位副局长虽然没有被通报充当“保护伞”,但因负有重要和主要领导责任,也有相应的处分。

第二个马立辉的案件中,“保护伞”都来自公安系统,共涉及4名公职人员,从分局副局长到普通民警均涉及。

处罚力度有多大?

根据政知君统计,杨玉忠案涉及官员多达31名,马立辉案涉及4名。这些官员都是如何处理的?

涉及违法犯罪的,由法律来审判。两个案件中共移送司法8人。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杨税务派出所原所长姚连涛收受杨玉忠财物,报案不受、有案不立、立案不侦,“双开”并移送司法。另有5名乡级、村级干部、相关委办局工作人员伙同杨玉忠贪污征地补偿款被移送司法。

马立辉案件中,非常恶劣的是,4名公安人员收受马立辉财物,滥用职权、违法办案,为致人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办理取保候审,致使其逃避法律制裁。最终3人“双开”并被移送司法。

另外,廊坊市安次区政协原主席杨广恒已退休,他被开除党籍,并按正科级非领导职务相应降低其享受的退休待遇。

另外还有相关官员被开除党籍、留党察看、撤销党内职务、党内严重警告、撤销行政职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