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2018佛系高考作文收官之作:地藏菩萨救了我

编者按: 2018年高考之际,凤凰网佛教通讯员全球交流团发出了一封佛系高考作文试卷,作文题目:师父领进门。体裁不限,800字以上。参与活动的有23名通讯员,收回试卷22篇。16名同学自愿组成评审团,通过投票选出10篇优秀作品。九华山翠峰寺通讯员程素梅的作文是所有文章中最另类的,作者用了大量篇幅回忆自身的苦难,并将那种极致的痛苦完全坦露出来。幸运的是,她在苦难中遇见了佛菩萨,并获得了新生。凤凰网佛教通讯员佛系高考作文的开篇是续果同学的《在路上》,那也是一篇从苦难出发、走向解脱之路的文字。他们经历过痛苦的人生,搭乘上佛法智慧的般若之舟,开始横渡生死大海的觉悟之旅。祈愿所有追求智慧解脱的佛系青年都能圆满成就。凤凰网佛教通讯员佛系高考作文收官之作,欢迎围观点评。

九华山一角(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善信礼拜地藏菩萨(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我是一个罪业比较重的人,在我人生的前三十几年,我都过的很痛苦,请耐心的听我讲一下,我是如何从“山重水复疑无路”,走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我从小体弱多病,从我开始有记忆的时侯,我就经常流鼻血,长大以后有愈演愈烈之势,最严重的时候,每次流鼻血,我只能侧身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然后一口一口把血咽下去,直到鼻血不流了,才敢起床。而且不能看医生,看完医生鼻血流得更欢。医生也很惊讶,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每流一次鼻血,我的脸色就一次比一次腊黄,姐姐心疼我,经常会杀鸡给我补身子。吃了鸡后,三天内必定流鼻血。那时候没学佛,身边也没有学佛的亲友,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我二十一岁那年,有一次受了风寒,感冒咳嗽不止,自己也没在意,后来每年咳嗽都会犯,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咳嗽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后来发展到三、四个月就会咳一次。咳的时候好像全身的细胞都缺氧似的,每咳一声,都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非常难受。一般医生看不懂是什么病,开的药吃了也无效。后来听人介绍,找了福州附属一院的原支部书记——一个老教授看病。老教授说是“肺结节病”,属于风湿的一种,一般都是老人家才会得这种病。老教授不明白我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开的药很简单,就是“强的松”——一种激素药,还有一种治肺癌的“甲氨喋呤”,并断言我的病一辈子好不了,药不能停。停药会有生命危险。服了老教授开的药,病情算是控制住了,不再恶化,但也没好。这种药,吃多了,会引起肝硬化和别的一些疾病。服药剂量最大的那段日子,我手脚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发软,下楼梯都经常差点摔倒,“强的松”的药力让我迅速虚胖,连平常的衣服都几乎穿不进去。明知这是在饮鸠止渴,也别有选择,这种药,我一吃就是十年。

2000年的时侯,我开始失眠,白天晚上都睡不着。我曾经有过一年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的纪录,总是半睡半醒,脑子里面像在演电影似的,没有休息过。外面有人说话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整天没精打采,昏昏欲睡,又睡不着,吃安眠药也无效果。我在将近二十年的大好年华里,病是一个接着一个来,每年都在跟医院打交道,拍的片子和病历卡搜集起来都有厚厚一大叠,弄的心力交瘁、疲累不堪。亲友们普遍认为我命不长。

老子说:吾有大患,为吾有身,病时方知,身是苦本。

2009年的春天,有一次我弯腰拿个东西,闪着了腰,于是“腰椎间盘突出”就这样找上我。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下不了床。那时孩子刚上小学六年级,生活起居全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照料。躺床养病的那段时间,闲极无聊,我便经常向一个朋友借书看,里面就包括一些佛教的书籍。从这些书本中,我知道了吃素的好处,遂决定吃素。过了半年,有一天我突然惊觉我好长时间没有流鼻血了。我慢慢回想,才知道我无心插柳柳成荫,居然是我断肉吃素,把困扰我几十年流鼻血的毛病给吃好了。

后来我开始接触了一些学佛的师兄,也开始念佛。听说诵《地藏经》可以消业障,于是断断续续诵了几百部《地藏经》,但没有长期坚持下去。身上的疾病有点改善,但效果不是很明显。

2012年七月廿九,地藏王菩萨圣诞。因缘成熟,我和两个师兄结伴,第一次去朝九华山,住在凤凰松“大觉寺”。那天晚上,我跪在地藏王菩萨面前,哭的肝肠寸断。

我发现我哭的是“月身殿”塔里的高僧金乔觉,我好像找到失散已久的最亲的人,有满腹的辛酸委屈和痛苦要向他诉说。而且,我翻来复去哭的就是三句话:您为什么自己走了?为什么不把我带走?留我一人在这世间受苦?我边哭边骂,自己也莫名其妙:我一个草根,跟人家一个王子能扯上什么关系?

第二天,我们从祗园寺三步一拜到通慧禅林。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通慧禅林的后殿供着仁义师太的肉身像,只是一路拜进去。我刚走到大殿门口,就看见师太悲愍的眼光向我看过来,我感觉她在跟我说:我可怜的孩子,你终于来了,我一阵悲从中来,跪在师太面前又是一场大哭。在九华山的那几天,我天天哭,内心有一种深深的依恋,只想长住山上,长伴菩萨身边。但我举目无亲,不知该住哪里?现实环境也不允许,孩子还小,我不能把他扔下不管。

从九华山回来后,我去见了一位“高人”。高人让我诵《地藏经》,理由是我跟地藏王菩萨的缘份比较深。这一点,在我诵经和拜“地藏忏”的一个月后,我自己感受到了。而且我也知道我在九华山所见到的几尊肉身菩萨都是地藏王菩萨的化身。如果问我怎么知道?我只能说这是一种心灵感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专诵《地藏经》已经六年,现在每天磕300个大头,《地藏经》三部至七部,失眠的毛病在我诵《地藏经》的第二年就好了。医生断言我一辈子好不了、只能靠药物控制的肺病,在我学佛的第三年就把药停了。诵《地藏经》期间的前两年还咳过,最后那次咳的惊天动地,是历年来最厉害最痛苦的一次。这几年再没犯过,也许病魔要离开的时候,还要心不甘情不愿的做最后一次的报复。这跟蜡烛将灭之时,突然爆亮一下,应该是同样的道理。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什么时候好的,我也不知道,焦虑症和抑郁症在我这里呆不下去了,已经自觉离开,我开始慢慢变的开朗。

依报随着正报转,儿子以前常常跟我顶嘴,甚至冷战,在我诵《地藏经》半年后,关系已经解冻。现在孩子已经上大学,越来越懂事,也知道体贴妈妈。家里的气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越来越和谐。更重要的,是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师父。师父对我命运的改造,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我诵经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障碍,师父都给予我种种的指引和加持,使我能顺利的通过种种障碍。每一次通过,都让我染污的心灵得到一次净化。对佛法的信心,也在诵地藏经的过程中,慢慢建立起来。有些事情,也懂得换位思考,知道如何去做,尽量让别人欢喜。这应该是业障在消除的表现吧!虽然习气还很重,也在努力改变中。

以前的我脾气不好,嗔恨心重,动不动就发脾气,常常让别人不高兴,教育孩子的方法简单粗暴、非打即骂,还常常怨恨命运对我不公,抱怨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多的坎坷和苦难。学佛以后,知道因缘果报,丝毫不爽,今生的我,是上辈子的我向宇宙下订单定来的,怨不得别人。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不平等的是人的心,我常常在佛前发露忏悔曾经的愚痴。

也许我应该感恩苦难,因为它推动了我走进佛门,让我体会到轮回之苦、万物无常。引发我对生命的思考,从而更珍惜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命运向你关上一扇门,会再为你打开一扇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也许我过去生的善根还算比较深,在我山穷水尽的时候,我有幸走进了佛门。万般皆是业,半点不由人。也许我改变不了命运,但可以改变心态。我像一个溺水的人,在命运的漩涡中无助的挣扎,即将没顶之际,是佛菩萨伸出了温暖的双手,紧紧抓住我,把我带到一条光明的康庄大道。顺着这条大道走下去,我相信后面的日子会越来越美好。

这就是我的学佛经历。

版权声明:本文为凤凰网佛教频道原创内容,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佛教”,否则视为侵权,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