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泰国普吉沉船72小时

null

原标题:泰国沉船负责人称未收到预警,遇难者女人儿童较多,没配备救生衣

在水底,这个经验丰富的救援者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和以往不同,这一次人很多,他们散落在船的周围,以一种平躺的姿势沉底。能看出来,有很多女人和孩子,他们都没有穿救生衣。

文| 罗芊

7月的普吉岛,很多东西发生变化了。

机场的人最先感受到这种变化,办落地签的中国人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了,很多带着摄影机的人赶来,还有一些人被搀扶着赶来,一些穿着统一工作服的人过来时托运了很重的大型仪器。

瓦齐拉医院也跟往常不一样。一楼大厅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座位都坐满了,站着的人也是一群一群的,越挤越多。医护人员带着善意的笑挪过来,指一指后院,试图分散一下人流。

null

许多遇难者家属赴医院确认图/ 视觉中国

码头也变了,搭了帐篷,挂着工作牌的人神情焦急,电话一直不停;有官员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皱着眉,嘴巴一张开,手势举起来,几十个快门声一同响起。

这里是普吉岛,泰国境内最大的岛屿。3天前,这里发生了游轮倾覆事故,两艘游轮在风暴中倾覆,截止目前,41名中国游客在此离世,还有14人失踪,至今下落未明。

遇难者都来自“凤凰号”邮轮。

1

“本来是不来的”,这是和遇难者家属聊天总是出现的一句话。

来这个东南亚国家旅游实在是太方便了,既是出国游,又不用提前准备太多东西,带着护照,带一张银行卡,就可以享受蓝天白云、海鲜水果和阳光沙滩。因为便利和悠闲,这里是许多中国人出国旅行的第一站,许多家庭游的首选。

谁也没想到,这一次会出这么大的事。

7月5日清晨7点半,“凤凰号”邮轮出发前,天空晴朗,安达曼海域湛蓝,像一块起伏的蓝宝石,游客兴奋地拍照发朋友圈,“登岛,征服皇帝岛”。

这艘船载了近100名中国游客出海游玩,他们来自江苏、浙江、广东、辽宁、河南等地,之前并不认识,大多是自由行,通过不同的平台报名,以“拼盘”的形式坐在了一艘船上。

在很多人的叙述中,直到下午4点返航之前,旅程都是美好的——行程不紧不慢,玩了大皇帝岛、小皇帝岛两座海岛,一家家人其乐融融在岛上午餐,小孩子跑来跑去。

4点钟左右,返程开始。走了10来分钟,天忽然就变黑了,半个小时之后,风来了,船变得越来越晃,回程的路只走了一半。

浪越来越急,人像钟摆一样晃动,船员也急了,开始试图分发救生衣,船太晃了,救生衣只能靠扔,“就跟发钱一样,谁抢到就是谁的,抢得到就抢,抢不到就不穿”。

刚穿上,有人大喊了一声,“全部出来”,慌乱的逃生开始,尖叫声、人的撞击声、呼呼的风声参杂在一起。

船翘起来了,不一会儿,便沉了下去。

数据显示,失事的“凤凰号”所在位置,处于整个风暴的中心。普吉府府尹诺拉帕说,事故海域海浪高达5米。

null

本次凤凰号救援的经纬度图/ 罗芊

这个名叫“Freak”的风暴击碎了几十个中国家庭。一位57岁男士失去了妻子、女儿、女婿和18个月大的小外孙女,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抱着家人的衣服坐在医院门口哭。

在普吉岛瓦齐拉医院的家属区,有一对父女,女儿低声啜泣,父亲眼睛红红的,强忍住不哭,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他们家9个人出来,只剩下两个。那名女士说,“我老公是国家一级游泳运动员,他肯定是去救孩子了,不然不会出事”。

2

出事后,泰国普吉善堂蓬莱十逍阁的Arpichet yim oon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码头。

他是可以深潜30米的专业潜水员,做义工10年,参与过几十次救援行动。那天晚上,他只知道船出事了,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故。

当天夜里,风大浪急,海里能见度低,船只停泊不稳,主要由泰国海军、海警在现场救援,民间救援团队集中在岸边接送伤员。

消息扩散得很快,当天夜里,泰国各地都开始响应,许多中国人都来做志愿者,有中国留学生连夜从曼谷飞来普吉岛。

第二天清晨3点,只睡了3个小时的Arpichet和救援队出海了。

那天,水里的温度为20度左右,能见度不高,沉船的位置在水下42米。救援以10人为一个小组,最资深的潜水员带着绳索布线,后面的人沿着绳子下潜,每隔10米停留一个人,多组同时救援。

Arpichet的位置是水下25-30米,海水有些浑浊,但依然能看到船只和遗体。船只是侧翻的,斜着插在海底。在水底,这个经验丰富的救援者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和以往不同,这一次人很多,他们散落在船的周围,以一种平躺的姿势沉底。能看出来,有很多女人和孩子,他们都没有穿救生衣。

下水第一天,Arpichet救了一个小孩,七八岁的样子,遗体没有开始肿胀,能清晰地看到孩子的表情一脸惊恐。他抱着孩子,扣着他的手向上游。

在军舰上回忆起这个场景时,Arpichet停顿了一下,他低着头说,“又一个生命在我眼前逝去了,那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打捞,船体外的遗体基本都运上水面,第二天是更加艰难的船体内部打捞。经过两夜的浸泡,遗体开始有些肿胀,他们飘起来贴在船的天花板上,潜水员们需要把他们抱下来,一点一点绕过障碍物,带出“凤凰号”。

7月7日那天,救援人员把船体内部的遗体都运上来了,有一具遗体被压在了船底,暂时无法实施救援。

7月8日白天,遇难第三天,军方的直升机盘旋在事故发生地周围,Arpichet说,遗体会慢慢肿胀,开始浮出水面,直升机用以寻找漂浮在水面上的遗体。

null

空中直升机正在搜救图/ 视觉中国

“那些找不到的人,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专业角度看,遇难者应该没有生还可能了,我们找不到他,可能是被海底的暗流冲走了。”

这个泰国男人3天里每天只睡3个小时,今天早上,在军舰从码头驶向事故发生地时接受了我的采访,军舰停下来,他要继续战斗了,离开前,他说,“我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安慰的话,但是我真的尽力了”。

3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据泰国旅游警察局的通报,事发前,泰国旅游部门曾多次通知泰国各大旅行社注意出海安全。7月4日至6日泰国气象厅发布气象预警。

记者了解到,泰国气象厅的确发布了预警,但文件上写的是“小船不适合出海”。一位普吉岛当地旅行社工作人员说,通常,如果是风暴很严重,会收到“禁止一切出海活动”的预警,并且每一家拥有船只的公司办公室都会收到纸质文件通知,一年大约一两次,而这次并没有收到这种通知。

涉事游船“凤凰号”所属公司是TC DIVING,公司负责人张某和其妻对《梨视频》说,他们没有收到预警,“当天不光我们的船,基本上码头有客人的船都出海了”。

“这边雨季有小风小浪很正常,但如果有大风大浪的话,他们也会通知不让出海,我们也不出海了。因为我们也怕担风险,这么大的风险,这么大的责任。”张某说,码头那边挂的是绿旗,绿旗就是可以出海,“关键那天所有的船,连快艇都出来了”。

他们的出海模式是,只要接到客人,而海事局没有通知不能出海,他们就会出海。

据多位幸存者讲述,登船后,船员并没有为大家讲解安全须知,没有讲述遇到紧急情况如何逃生,在船上也没有让大家穿救生衣。而同一时间,载有35名游客的“塞利尼佳号”发生了倾覆,但这艘船上的落难者都身穿救生衣,提前跳海,后来全部获救。

沉船事件发生后第三天,查龙码头海风依旧,天空是一汪静谧的蓝,大团大团的云朵在天边肆意排开,棉花糖般柔软。码头上,五六个旅游团在等待出海,队伍中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有老人,还有孩子。

null

查龙码头仍有游客图/ 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