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银行卡里只剩100多万,当时很慌”

原标题:“银行卡里只剩100多万,当时很慌”

点映口碑超神的《我不是药神》,选择提档,而第一天就拿下了超3亿的票房成绩。

从影院走出来的观众们,无不在讨论一个小角色——吕受益。扮演这个角色的演员,叫王传君。

而今天,他的一段旧采访刷屏了……

2015年,王传君因为一部奇幻剧的配音问题跟剧组闹掰,结果11个月都没接到戏。

他说查了一下自己的余额,还有100多万,他觉得“还够用,当时很慌”。此后被导演点醒,才惊觉“这个钱搁普通人手里是可以用一年的。”

此后长达11个月时间里,王传君都处于失业状态,“我就发现我真的失业了,没有经济来源了。”

他查了银行卡里的余额,还有一百多万。“还够用。当时很慌,又想当导演又想当编剧,什么都想干,但都没什么成果。”

一段时间的手足无措后,他发现自己哪里都够不着,就去报了个导演大师班,想随便学点什么也好。

真正的收获倒也不是学到什么,是有一天和来上课的导演聊天。上完课一起往外走,路上导演漫不经心说,你们演员一部戏都有50万了吧?是不是够你用一整年还转弯?

这句话就像惊雷一样劈中了王传君,他说自己从没有想过,这个钱搁普通人手里是可以用一年的。“这话到我灵魂里去了。我想想我高中同学,做普通工作,一年15万,有孩子有房子,还能一年出国旅游两次。我觉得他们才是正常的生活,我们这个圈子太不正常了,是变态的心理。”

回去想了想,王传君就卖掉了车、房和手表。他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些来加持身份。到今天偶尔出去通告,不是太远的都会选骑车过去。

王传君《我不是药神》的海报

以下是采访节选:

之前观众对王传君的认知,先是《加油!好男儿》的上海四强,能演能唱的好看男孩。接着,是《爱情公寓》中操着日语腔中文的“关谷神奇”,长得帅很可爱。

2013年《爱情公寓》第四季播完,其后三年多,王传君在公众视线里等同于消失,在大多导演制片人视线里等同于没印象。

2016年年底《罗曼蒂克消亡史》上映后,很多文艺电影的本子找上来。王传君拒绝了所有电视剧剧本,接下来的一部重要作品是宁浩监制、文牧野导演的《中国药神》。

王传君接受澎湃记者专访时,是为一个电影站台的宣传行动,还有其他剧组要一起上台,王传君是到得最早的一组。记者调侃他,年轻明星都是爱迟到的。他眉头一蹙,立刻反驳道:“我是年轻演员,不是明星。”又夸奖他,都说他是年轻演员里的清流。他又立刻答:“现在都是年轻的明星,年轻演员本身也没几个。

2015年,王传君接了一部名叫《大仙衙门》的戏,非常看重,喜欢这个带有魔幻色彩的古代探案剧本,符合他从小作为漫画迷的一些想象。拍戏时,他和吴倩的合作很有感觉,激发了创作欲望,总在现场和编剧导演讨论剧情桥段,想要改得更完美。

戏杀青后,王传君去日本度假。期间收到消息需要回去配音,他不想让别人替自己说话,便跟剧组说等两天他就回去配。几天后他匆忙赶回北京,被告知配音已经结束了,看到成片时,他愤怒了,几乎带着愤恨地说,“这简直就是在强奸我。”

片中又low又假的配音,令他至今都不肯再看这部剧,也让他对电视剧制作失去信任,他跟自己说“我再也不要接这样的戏”。

没有料想到一语成谶。《大仙衙门》风波后,到第4个月,还是没人给他本子,没人找他试镜,没有任何工作任何水花。没想到会这样直接掉进谷底。,

此后长达11个月时间里,王传君都处于失业状态,“我就发现我真的失业了,没有经济来源了。”

他查了银行卡里的余额,还有一百多万。“还够用。当时很慌,又想当导演又想当编剧,什么都想干,但都没什么成果。”

一段时间的手足无措后,他发现自己哪里都够不着,就去报了个导演大师班,想随便学点什么也好。

真正的收获倒也不是学到什么,是有一天和来上课的导演聊天。上完课一起往外走,路上导演漫不经心说,你们演员一部戏都有50万了吧?是不是够你用一整年还转弯?

这句话就像惊雷一样劈中了王传君,他说自己从没有想过,这个钱搁普通人手里是可以用一年的。“这话到我灵魂里去了。我想想我高中同学,做普通工作,一年15万,有孩子有房子,还能一年出国旅游两次。我觉得他们才是正常的生活,我们这个圈子太不正常了,是变态的心理。

回去想了想,王传君就卖掉了车、房和手表。他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些来加持身份。到今天偶尔出去通告,不是太远的都会选骑车过去。

在被惊到之后,他重新思考了自己要什么,又去了日本上课,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自己要的,但什么是不要的,他终于搞清楚了,比如他不会接受去给电影跑路演。

“之前很拧巴。我不喜欢宣传,不会求着观众来看我,但又想,该挣的钱为什么不挣?那个时候不会说‘不’,这是不对的,是很拧巴的状态。现在我只是会说‘不’了,豁然开朗。”

王传君觉得这是因为现在对自己没有下限了。他以前活在他人的期待之中,家人和传统道德的胁迫中,不思考。“从小到大,都不太认识自己,父母告诉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社会和身边的人告诉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现在我觉得我想通了就无所谓了,没人可以控制你。”

11个月时间里,王传君陆续失去挚友乔任梁,失去母亲,又渐次差点失去工作。经历这番风波,迷茫失意时拍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在杀青快两年后终于上映,真正生活里的改变和顿悟映到了电影上,工作和生活逐渐回到手里,拿到了主动权,如同金蝉猛然脱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