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中美之间如何避免冲撞?这三点非常关键!-凤凰国际智库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作者:马凯硕

今天我很高兴来到这里,看到各位在周六的早晨冒着绵绵细雨来到这里听我的讲座,让我倍感荣幸。在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会场将是空荡荡的。

今天我要讲的话题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主题之一。我们所要探讨的问题就是中美之间能否避免碰撞。如果有人能给予问题的答案,那他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今天,我将尝试谈三个方面的问题:首先,我将谈到全球的宏观形势;然后,我将分析影响中美关系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最后,我想就中美之间如何避免冲撞给出一些实用性的建议。

世界上现在有一个令人奇怪的现象,就是原本比较乐观的西方社会现在变得比较悲观。因为,西方媒体垄断了全世界的信息和话语权,所以,我们从中得出的印象就是全球处于一片悲观的氛围中。无论你是打开美国的报纸,还是欧洲国家的报纸,你看到的大多都是不好的消息。这些信息给人传达的印象就是世界快要终结了。但实际上,世界并未走向末日,而且情况恰恰相反。我们的世界从未如今天这般美好。在我最新的这本书《西方迷失了吗?》里面,我给出了许多现实的例子,来阐述为什么说当今的世界处于人类历史上最美好的状态。下面,我给出三个例子:

首先,就“战争与和平”而言,如果你读西方媒体的报导,你就会觉得当今世界充满战乱。但实际上,世界从未如今天这般和平。哈佛的心理学教授史蒂文·平克搜集了许多数据来研究各国战争、冲突中的死亡人数。他得出的结论是,过去五十年中,国家间战争导致的死亡人数在不断下降。2006年的《人类安全报告》也提到,战争死亡人数从1950年的每年死亡65000人持续下降到了今天的2000人。虽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可能出现了更多的战乱和死亡,但就长时段的趋势来看,战争和死亡人数在持续下降。

500

马凯硕新作《西方迷失了吗?》

另外一个我们努力改善人类命运的方向在于消灭贫困。在消除极度贫困的领域,我们取得了非凡的成就。牛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马克斯·罗瑟(Max Roser)给出了一些数据,他得出的结论是,在1950年的时候,世界上约有四分之三的人都生活在极度贫困当中。1950年距离今天并不是很远,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年也就是1948年。所以,我是亲眼见证了人类生活状态改善的过程的。到2016年的时候,极度贫困人口已经降低到10%以下了。未来的历史学家将为我们取得的成就深感震撼。

我的第三个例子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脱离贫困,全球中产阶级的队伍不断壮大。全球中产阶级的人数从2010年的18亿到今天已达到32亿。到2030年,全球将有约54亿人步入中产这一阶层。这些数字突显的成绩很大一部分与中国的成就息息相关。所以,请允许我引用美国卡托智库(Cato Institute)的一位专家约翰·罗伯特的言论,来说明我们的世界究竟取得了多大的进步:“如果有人在1990年的时候告诉你,世界将在未来25年里,饥荒人口减少40%,婴儿死亡率将减少50%,极度贫困人口将减少75%,你一定会说这个人是个天真的傻子,但天真的傻子是正确的。”

在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期,可能只有极少数人,也许1%都不到的人,他们能享受到现在世界上大多数人所享受的生活。所以,很自然带来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人类的生活在我们所处的时代能有如此大的改善?在我的书中,我尝试着解答这个问题。

500

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非西方的社会引入了西方社会的许多“最佳实践”,比如科技就是如此。现代科技最初是在西方社会被发扬光大的。这也是为什么西方能在19世纪征服整个世界的原因。而现在,先进的科学技术不再为西方专享,它已经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所以,西方在过去所能做到的事,我们在今天照样也能做到。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人类的生活得到了如此巨大的改善。未来的历史学家反观今天,他也许会说,西方该感到庆幸,因为他们的成功已经扩散到世界各地,而其他社会的成功正是模仿他们而来的。不过,西方现在并没有感到开心,反而非常沮丧。

下面,我再来谈谈中美关系的问题。我想要讨论的是中美关系的结构性因素。在美国,许多位高权重的人都将中国的崛起视作威胁。实际上在过去,他们在提起中国的时候,从不用“威胁”这个词。但现在,中国威胁论却充斥于美国社会。比如,2017年9月27日,CNN曾经报道过,约瑟夫·邓福德针对中国说过一段这样话:“中国将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在2025年到来之前,中国将对美国的核心科技造成威胁。”另一份文件,也就是2018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战略报告,提出中俄正在积极地试图取代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这一过秩序是维系世界安全和繁荣的基础。

这份《国防安全报告》是美国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而它将中俄视作美国的威胁。而美国防长马蒂斯在提到这份报告的时候称,对美国安全构成最核心的威胁的,已经不是恐怖主义,而是大国竞争。今年一月时任CIA主任的麦克·蓬佩奥,也就是现在美国的国务卿,在接受CNN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试图秘密影响西方的举动,令人觉得担忧。而FBI新任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今年二月份也说道:“我们不应该把中国威胁看作是只来自中国政府的威胁,而是中国社会造成的威胁。既然是社会威胁,那么美国便应以全社会之力来应对中国的威胁。”

500

美国防长马蒂斯

美国方面为何会有这样的动向。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而一些结构性因素非常关键。第一个因素是,美国经济曾经遥遥领先于中国。而现在,中美之间的经济差距正在日益缩小。就国民生产总值(按购买力计算)而言,1980年,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占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25%,而中国所占的份额是2.2%。但到了2014年的时候,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按购买力计算,占全世界的份额已经超过了美国。但由于这样的计算是按照购买力来衡量的,所以美国没有注意到这一变化。即使按照市场汇率来计算,中美之间的经济差距也在迅速缩小。在2000年的时候,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按市场汇率计算,是中国的八倍。而现在,只是中国的1.6倍。

在十年以内,按市场评价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可能就会超过美国。所以,你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因为这样的转变来得太快,给美国带来了很大的震撼和冲击。这是美国将中国视为威胁的原因之一。关于这个话题,哈佛的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曾经写了一本书,书名为《注定开战》。他的观点是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比保持和平要高。这本书很好,因为它解释了很多影响中美关系的结构性因素。但我认为他的结论是错误的,中美之间不会发生战争。所以各位不用那么紧张。

500

当然中美关系肯定会有紧张的阶段,这种张力的来源之一就是中美之间经济实力的改变。另一个造成中美难以相处的原因是政治因素。许多美国人过去非常自信地认为随着中国走向成功,随着中国创造出大量中产阶级,中国也将像美国一样成为一个自由主义民主社会。美国人很推崇民主,他们相信如果你是一个民主国家,你就不会犯错,所以美国人在过去一直期待中国政治体制发生改变。

我这本书中提到小布什总统过去提到的一段话,这段话可以非常好地反映出美国人对民主虔诚的信仰:

    我们欢迎一个强大和平繁荣的中国,中国民主的发展对于未来至关重要。但是在中国脱离共产主义最糟糕的遗产之后25年,她仍然没有就国家性质作出下一阶段的根本性改变总有一天,中国人会发现,社会自由和政治自由是获得伟大地位的唯一源泉。

所以小布什非常武断地下了一个结论,除非中国变得民主,否则她不可能走向伟大。但是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已经取得了成功,已经很伟大了。所以美国人对此感到很困惑,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一个不民主的国家是不应该取得成功的,但是你们却取得了比美国更大的成功。

我很惊讶连美国最有思想的人也会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美国对中国政治制度的不了解,也是其将中国视为威胁的一个因素。另一个使中美之间缺乏信任的因素,是经济竞争的本质。美国人认为只有一个完全自由的经济体制才能取得成功,但中国的经济体制和许多东亚国家一样,政府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美国认为中国没有公平地参与经济竞争。

500

前一段我在北京参加了一个会议,会上的许多西方记者使我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这些西方的大记者有《纽约时报》的汤姆·弗里德曼、《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尔夫、《泰晤士报》的尼尔·弗格森和卡尔·伯恩斯坦,我们进行了非常深入的讨论。之后,汤姆·弗里德曼还是写了一篇专栏文章批评中国没有公平地对待美国。另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美国记者法里德·扎卡利亚,他非常不喜欢美国总统特朗普,天天在攻击他,但当特朗普要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时,他说这个政策很好。我对他的用词感到很惊讶,他说中国是一个在贸易中作弊的国家!

很多美国人往往会将中国人视为作弊者、骗子,这是导致中美之间缺乏信任的原因,但美国这一立场存在矛盾性。美国人觉得产业政策是件不好的事情。而政府出台产业政策是很多东亚国家的做法,包括日本、韩国、中国及台湾地区、新加坡。那么到底什么是产业政策呢?首先国家要辨别什么是有优势的产业,然后再给予这些产业一定的帮助。美国基于一种意识形态的信仰,他们认为国家不可能比市场更懂市场,所以他们认为产业政策最终一定会失败。既然美国人有这种观念,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抱怨中国有自己的产业政策呢?既然他们相信产业政策会失败,那他们应该庆祝中国要失败了!但实际上他们却在抱怨,这是他们立场的矛盾之处。

我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在我前面提到的这些领域当中,美国人对中国最不支持的就是经济竞争领域。有许多很有思想的美国人,都认为中国在经济领域没有公平地参与竞争。这种说法本身有失公平,但是它很好地反映了很多位高权重的美国人的真实想法,这也是中国必须要注意到的一个现象。

我再举一个导致中美难以相处的因素,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因素,美国人绝不会公开讨论这一点。我把这一点称为文化因素,我想如果另一个西方国家超过了美国,他们应该不会像今天这么担忧。中国不是西方国家,中国是亚洲国家,这导致美国进一步的焦虑。

历史告诉我们,唯一和平的大国权力更迭发生在英国和美国之间。这一大国地位更替之所以能够顺利进行,是因为那是一个盎格鲁-萨克逊大国将权利交给了另一个盎格鲁-萨克逊大国。但是,今天是两百年来首次由一个非西方国家成为头号大国。

500

有一个数据是西方人所不知道的,从公元元年到公元1820年,世界上排名处于前2名的经济体一直都是亚洲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印度。只是在过去两百年,欧洲、美国超过了中国和印度。这两百年的近代史在世界史中,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见的现象。这种反常现象,最终会自然而然地走向终结。所以中印崛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西方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

但是他们却感到无比震惊,许多西方人不知道,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对各个经济体进行排名,第一是中国,第二是美国,第三是印度,第四是日本。其中三个都是亚洲国家,这是回归历史常态的现象,但却被西方视为非正常现象,所以文化因素也是中美之间难以相处的原因。

最后,我再提一个中国令美国不安心、不舒服的原因,即军事因素。在军事方面,美国比世界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强大的多。苏联解体后,在军事方面再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与之竞争。美国对这种不可挑战的军事优势感到满意,但是,当他们看到中国的国防预算越来越多。他们发现自己不再具有绝对优势,这也引起了很多美国人的担忧。以上是中美关系出现难题的因素。

500

刚才我描述了问题,那么如何解决它们呢?中美应该如何改善关系以避免最坏情况的出现呢?我将给出三点建议来结束今天的演讲:

第一,美国现在推行的是单边主义,中国的回应应该与之相反。如果美国走向单边主义,中国就应该拥抱多边主义。中国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就是向它们展示我们不会像美国那样行事。令人欣慰的是,中国已经承诺要坚持多边主义。在2017年达沃斯论坛,我听到了习近平主席的演讲。习主席的讲话很精彩,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小的互相依赖的世界,所以我们需要相互协作来维护这个世界。希望各位已经阅读过这个讲话了,如果没看过那一样要看一下。

我昨天又重读了一遍,为了今天的演讲再核实一下。他不光只有这次精彩的演讲,他还有一次演讲也很精彩。他还在日内瓦联合国会议上进行过演讲,两次演讲出自同一次出访。在两次讲话中,他都强调了坚持多边主义的重要性。如果中国继续像现在这样坚持多边主义,世界将感到非常欣慰。正如世界对特朗普越来越不满,因为其领导下的美国越来越倾向于单边主义。特朗普有一个很奇怪的一点,就是他不但惹恼了自己的竞争对手,还惹恼了自己的盟友。

加拿大一向是美国的好朋友,加拿大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和平的国家之一。在美国发生911事件后,加拿大甚至出动士兵,在阿富汗帮助美国打反恐战争,大约有170个加拿大人为此献出了生命。特朗普不但不感激加拿大对其作出的牺牲,反而对加拿大出口施以关税。同时,特朗普也惹怒了其欧洲的盟友。一个可能的情况就是,美国的盟国,特别是欧洲国家,在基于多边主义的基础上,会愿意和中国展开合作。最重要的一个多边主义组织就是世贸组织,其对中国的意义非常特别、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如果世贸组织出了问题,中国会是损失最大的国家。

500

我希望中国可以带领其他国家一起来拯救世贸组织,所以多边主义是我给出的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是提给中国的年轻人的。许多美国人认为中国是个封闭的社会,他们一定会对中国拥有社交媒体的事实感到惊讶,他们一定会对中国拥有数亿社交媒体用户感到惊讶,他们简直无法想象这一点!他们觉得在中国一切东西都是政治宣传,所以美国人对中国存在巨大的误解。我知道中国的社交媒体有多么的活跃,不久之前我去了BILIBILI的总部,美国人一定想不到中国有BILIBILI这样的社交平台。所以你们要打开一个窗口让美国人看看:嗨,我们有这样的社交媒体!我不知道这在技术上要如何操作,但如果你们能将部分内容翻译成英语,然后分享给美国人,他们或许会改变对中国的印象,他们一定会发现中国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封闭的社会。这是我的第二点建议。

500

我的第三点建议也非常重要,中国也需要去理解为什么有些国家会对中国的崛起感到担忧。就此我想打一个简单的比方,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小房间,如果你看到角落里有一只小老鼠,你不会感到害怕,因为它不足以构成威胁。三十年之后,小老鼠长成了大象。但房间并没有变得更大,大家不得不跟这个庞然大物共处一室,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担心吧。

如果大象睡觉的时候压倒了我们身上,那我们就遇到麻烦了。大象可能本身并不是一个暴力的动物,它也可能很温顺,但是我们仍然会感到担心。这就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印象,因为中国的崛起太迅速,中国的体量太大了。所以中国也需要去理解其他国家的想法,理解他们的感受,找到新方法向它们解释中国并不是一个威胁,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找到一个方法来理解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担忧。

希望我刚才给出了足够多的建议。但是,我必须强调的是各位绝对不能低估未来中美关系的困难。因为中美关系将成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问题,我希望所有的中国人都能对此进行深入的思考。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