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为了退役军人,三位副国到了河北

原标题:为了退役军人,三位副国到了河北

撰文| 孟亚旭

6月30日至7月1日,退役军人工作经验交流会在河北召开,这场在周六日召开的交流会规格颇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和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出席。

这个交流会,关键词是“退役军人”。

官方通稿称,该会议“总结交流河北等地经验做法,研究部署进一步做好退役军人工作。

具体如何部署尚未可知。

但一个细节是,在这场会议召开前的一个多月,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曾到河北,就两个重要议题进行了调研——“就业创业”和“优抚工作”。

会前调研

根据官方消息,这场交流会,6地介绍了做好退役军人工作的经验做法——河北、北京、天津、山东、湖南、贵州

其中,介绍河北经验的,是省委书记王东峰。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河北和天津,是4月16日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式挂牌之后,部长孙绍骋前去调研的省份。

“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是孙绍骋关注的重点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外界看来,孙绍骋为什么到这两地调研原因至少有以下两个,其一,河北和天津特殊的位置原因,其二,应该是这两地有先进做法值得借鉴。

具体来看。

5月11日至14日,孙绍骋在河北石家庄、保定市共调研了4天,在当时的座谈会上,孙绍骋提到了河北“在全国率先成立退役军人管理服务机构”

河北省率先成立的退役军人管理服务中心于今年初揭牌,是我国首个省级相关机构。该中心内设3个处级机构,其中就业创业指导组”负责组织退役军人招聘会,开展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制定帮扶计划、解困措施

6月1日,天津日报报道,孙绍骋和副部长钱锋先后带领调研组到天津专题调研,调研内容包括“军转干部安置”等。

一个细节是,调研组对天津市“退役军人就业创业和优先优待工作”充分肯定。

孙绍骋首先参观了西青区退役军人联络服务中心建设情况,他希望“西青区继续创新工作思路,在退役军人就业指导、精准帮扶等方面加大力度”。

裁军30万背景下的军人就业问题

提到退役军人,不得不提一下退役军人的就业问题。

军事评论员、原军委总参谋部上校岳刚此前曾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新中国至今我国累计约有5700万退役军人,加上其背后的家庭人口,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人群基数。

退役安置工作表面上看是一个经济问题、一个民生问题,深层次看,实际上是一个国防问题,一个政治问题,退伍军人的安置工作关乎200万现役军人。”

一个更大的背景是军改。

此番军改动作之大,几乎是一场体系的重塑,也是一场涉及众多人员的挪移、调整和离开。

2015年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习近平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

虽然裁军30万的军队改革在人数上并不算多的一次,但对于人的安排与安置一直备受外界瞩目。

压力显而易见。

为配合好军改,2015年10月,民政部、原总参谋部曾联合印发《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退役士兵服役表现量化评分办法(试行)》,为退役士兵安排工作提出一份依据,这也是首份量化依据,通过赋分的形式来进行公平选录。

2015年12月,民政部、国资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国有企业接收安置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退役士兵工作的意见》,强调任何国企不得拒绝接收退役士兵,且要占到招录比例的5%。

“任何企业不得下发针对退役士兵的歧视性文件,不得拒绝接收退役士兵或者限制、禁止下属公司接收退役士兵,不得以劳务派遣、有偿转移等形式代替接收安置。”

不过,也存在一些问题。

此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发文称,“大量的转业安置退役军官,必然会挤占地方政府和其他机关的编制,而市场化的企业在接受指令性安置的退役士兵时候也经常叫苦不迭。

“如果继续采取计划经济时期的思路继续退伍军人安置问题,显然无法适应社会形势,因此,必须有全新的部门来专门负责这一事务。”

退役军人事务部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

辟谣背后

退役军人事务部究竟要如何发力,官方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但也有一些细节可以说一下。

来自《解放军报》的一组数据是,2001年至2016年,我军军官退役84.5万人,其中18.17万人选择自主择业。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又有许多战友退役并选择自主择业。

负责军队转业干部、复员干部、退休干部、退役士兵的移交安置工作和自主择业退役军人服务管理、待遇保障工作,是退役军人事务部的主要职责之一。

该机构成立后,还曾多次辟谣。

其中一次是在4月初,当时,退役军人事务部还未挂牌,网上有传言称“政府将不再为军转干部分配工作,仅提供职业培训或中介服务”。

就此,国防部官网登载消息辟谣称,计划分配和自主择业仍是妥善安置军队转业干部的重要方式。

不过,政知君注意到,“加强对退役军人再就业培训和中介服务”确实曾出现在解放军报的一个报道中。

今年3月,《中国退役军人》杂志曾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联勤管理系主任、教授、博导、国防经济学家郝万禄,对于退役军人事务部将如何开展工作的问题,这个专访提供了方向。

在郝万禄看来:

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改革必然会带来退役军人安置制度的深刻变革,政府不再包揽退役军人的职务和工作安排,转而为其提供较为优厚的物质待遇和必要的社会保障,并加强对退役军人再就业的培训和中介服务。

当记者问他的建议时,他说:

由转业安置保障为主向退役安置保障为主转变,对退役军人安置保障立足于“退役”,不再强调“转业”,从根本上解决政府的“无限责任”问题。

由国家“大包”向主要负责基本生活待遇和提高就业能力转变,就是国家不能“大包大揽”,要提高“包”的层次和水平。

市场要素引入退役军人安置

提到“转业安置”,就得说一下每年都会开的“军转安置工作会议”。

2014年5月,第六次全国军转表彰大会暨2014年军转安置工作会议召开。当时,习近平曾会见表彰大会受表彰代表,并发表重要讲话。他说,见到大家感到十分亲切,因为我也是一名军转干部

在2015年4月、2016年6月和2017年6月,也曾分别召开全国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在去年6月8日召开的那次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出席。会议指出:

要千方百计做好计划分配军转干部安置工作,照顾安排好功臣模范、长期在艰苦边远地区和特殊岗位工作的军转干部。

落实自主择业政策和相关待遇,为自主择业军转干部提供优质服务。

深化军转安置制度改革,健全“阳光安置”工作机制,探索“人岗相适”有效办法,完善“专项培训”制度措施,制定“扶持就业创业”措施办法。

地方政府一直都在推进“精简政府机构、事业改企业”的改革进程,源源不断地接受退役军官和士兵,已经给地方编制、职数使用造成了巨大压力。把市场要素引入退役军人安置将成为大趋势。

加强技能培训也写在了国务院的意见中。

今年5月3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其中提到,对即将退役的军人开展退役前技能储备培训和职业指导,对退役军人开展就业技能培训。

对此,凯旋网曾发表一篇文章称,(((16)))

2016年1月开通上线的凯旋网,是中国退役士兵就业创业服务促进会近日开通专门服务退役士兵就业创业的平台。

“在我们的军队中,有很大一部分军官和士兵,极度依赖和依附于现有的安置体系,但也有相当多的一批人,他们并不希望退役后进入体制内,不想成为公务员或是事业单位和国企的员工,他们只是希望能够在学历升级、技能培训、职业道路选择上,能够得到国家政策和地方政府的支持。”

退役军人工作经验交流会后,各地想必会有一些新动作。

资料| 中国军网解放军报凯旋网中国退役军人杂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