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一个出家人的佛系作文:那年为了飞,我皈依了

编者按: 2018年高考之际,凤凰网佛教通讯员全球交流团发出了一封佛系高考作文试卷,作文题目:师父领进门。体裁不限,800字以上。参与活动的有23名通讯员,收回试卷22篇。16名同学志愿组成评审团,通过投票选出10篇优秀作品。通讯员能诚法师的作文以其真实、朴实赢得了嘉许。能诚法师在作文中回忆了自己初入佛门的经历,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一个想要融入社会的青年学子如何一步步被佛教吸引,最终走上由凡转圣的道路。这是一篇真佛系作文。欢迎佛系青年围观点评。

与恩师悟证法师一起到四祖寺参学(前排左一为作者)(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本文作者供图)

弹指一挥间,十余年光阴在忙忙碌碌中偷偷的不见了,直到凤凰网约稿的时候,我才试着用了几天的时间来寻找曾经的过往。发现这十余年,我已“面目狰狞”。

2002年从北上广深一线勿勿逃离,来到了一个举目无亲的大城市——武汉。刚下火车,一出武昌火车站,便有一种想重新买张票逃回海南蜗居的想法,唯一的原因是太热了,那时正是武汉的夏天;真实的想法,那年的武汉是个大城镇而非教科书中的武昌起义的大城市。

在武汉的数年间,每天都过着小年轻该过的生活,上班,下班,唯一的爱好,就是加班。因为加班意味着有多点收入。朋友也交的不多,总觉得有三五知已便可,或是没有也行。心里一直想着,反正当时的QQ上有数不清的“好友”。

记得小时候不知道受谁的影响就喜欢画观音菩萨,终于有一天画了一幅不错的画像,自己学着电视上教的装裱起来。找了个香炉,每天上学前在观音菩萨画像前上支香,放学后在香烟缭绕中复习,初中高中一直就是如此过着。但是一直不知道何为佛教,心里只知道观音菩萨无所不能,点的香也很好闻,那就这样供着吧,总是有益处的。

终于有一天在网上认识一位朋友,他告诉我,想要学佛,可以到归元寺去。年轻人嘛,总是想着玩,当时哪里知道什么是学佛,只知道人多,多认识些行业外的人也不错,寺院又那么神秘,真去学点什么飞起来的法术也不错。周末反正也没有去处,又都是年轻人;那就去玩玩吧。后来发现,佛门并没有什么可以让我飞起来的法术,或许这是我体重成倍增长的原因吧。

在寺院组织的放生活动中,认识了我的皈依师父,也是后来的剃度恩师上悟下证法师。当时师父是归元寺的知客,事多人忙;每次到归元寺总是有一堆活让我们帮忙,不是扫地,就是拖地、搬东西。奇怪的是对于我这个从不做体力活的人来说,倒没有觉得累,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想法。

初见师父时,我看他和我们差不多的年纪,挺年轻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庄严的法师,不像现在修庙这几年,恨不得成了老和尚了。好多人找到师父,给师父磕头,说给师父行拜师礼,我当时想,如果我也拜师,会不会飞起来呢?就这样我也学会了磕头,一见他就给他行礼。每次师父都说礼佛一拜,我也不懂,反正总是结结实实的磕三个头,到后面才知道,师父说礼佛一拜,我们一拜就好了。

比我后到归元寺的信众,在师父那都皈依了。我每次去,都在寮房外行了礼,看着别人皈依。我就想,为啥师父不给我皈依呀,搞这么久还不收我,什么时候我才能飞呀。我就问师父什么时候能收我呀。师父说,你还不到时候。反正就看着一批一批的人都皈依了,就不收我。我这个心里着急呀。后来又听说,皈依了就是有靠山了。我想,找个靠山怎么这么难,就这么为难我呀。我当时也没有想说找别的师父皈依。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小信众要皈依,师父也让我们去随喜,我一看这架势,再不皈依又要错过时机了,看到别人跪着,我也扑嗵一声跪下去。这时,看到师父朝我笑了笑,师父说“终于知道要皈依了” 。原来,一直是自己笨呗。早求可不早就皈依了。反正到现在我也没有学会飞。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光荣的成为了佛弟子。我很庆幸,佛法指引我的生命轨迹,更感恩我的皈依师父、剃度恩师让我能有这么坚实的一步。细想,如果我的皈依非常顺利,非常轻率,或许,我早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更加不可能为了解脱而忏悔出离(剃度出家)。

版权声明:此稿件为“凤凰网佛教”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视为侵权,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