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董事长亲自坐镇指挥造假 金亚科技“两套账”玩砸了

6月27日凌晨,深交所披露,已正式启动对金亚科技的强制退市程序,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金亚科技昨日跌停。

 

此前6月25日晚,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发布《关于公司因涉嫌犯罪案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告》,称公司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中国证监会已于近日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新京报记者王全浩

相关人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等犯罪嫌疑

根据中国证监会稽查局《关于通报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情况的函》,金亚科技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通过虚构客户、虚构业务、伪造合同、虚构回款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骗取首次公开发行(IPO)核准。已查实金亚科技在IPO申报材料中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开披露营业收入的47.49%、68.97%。

证监会调查发现,其中2008年、2009年1月至6月虚增利润金额分别达到3736万元、2287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109%。上述行为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

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已于近日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以下简称《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深交所已正式启动对金亚科技的强制退市机制,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证监会调查还发现,金亚科技和相关人员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挪用资金以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嫌疑。

董事长亲自指挥“两套账”造假

随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开,金亚科技财务造假手段被曝光。

据证监会披露,金亚科技在2013年大幅亏损,为了扭转公司的亏损,时任董事长周旭辉在2014年年初定下了公司当年利润为3000万元左右的目标。

每个季末,金亚科技时任财务负责人会将真实利润数据和按照年初确定的年度利润目标分解的季度利润数据报告给周旭辉,最后由周旭辉来确定当季度对外披露的利润数据。

在周旭辉确认季度利润数据以后,张法德、丁勇和于每个季度末将季度利润数据告诉金亚科技财务部工作人员,要求他们按照这个数据来作账,虚增收入、成本,配套地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存款,并将这些数据分解到月,相应地记入每个月的账中。参与伪造财务数据的人员包括周旭辉、张法德、丁勇和、李国路、刘红、张晓庆、舒稚寒、曾兵。也就是说,金亚科技董事长周旭辉亲自指挥公司财务人员,进行系统性的财务造假。

为了方便记账,金亚科技的会计核算设置了006和003两个账套。003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以真实发生的业务为依据进行记账。006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对外披露,伪造的财务数据都记录于006账套。金亚科技的2014年年报就是使用的006账套核算的数据。

证监会披露,金亚科技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伪造银行单据、伪造材料产品收发记录、隐瞒费用支出等方式虚增利润。

一旦退市不存在重新上市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一季度末,金亚科技尚有4.39万户股东。

深交所称,股东在公司股票暂停上市阶段和终止上市阶段还有两段交易机会。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1.8条,公司应当于知悉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或者移送公安机关决定时立即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停牌,并在收到前述决定文件后对外公告,公司股票将于公告次一交易日继续停牌一天。深交所自公司股票复牌后三十个交易日期限届满后的次一交易日对公司股票实施停牌,并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因此,金亚科技股票自2018年6月27日复牌,交易30个交易日。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创业板股票,金亚科技一旦退市不存在重新上市的可能。

深交所披露,2015年1月30日发布了修订后的《重新上市办法》针对创业板作出了差异化制度安排。《重新上市办法》第二条明确规定:“本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

金亚科技证券简称暂时调整为“*金亚”,截至发稿时,“*金亚”封跌停板,封单金额为2.1亿元。

曾是“电视游戏第一股”,股价最高68

公开资料显示,金亚科技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从事广播电视器材研发和销售的公司,公司最早大股东为周旭辉的弟弟周旭忠,2004年周旭辉从国营成都金丰无线电厂厂长辞职,接手周旭忠的75%股权。期间,周旭辉多次融资,将股权稀释至36.36%,借助创业板推出的机会,2009年成为首批登陆创业板的企业。

金亚科技宣称:“围绕家庭娱乐中心,由金亚科技全资子公司致家视游开发完成的家魔方享K歌/电视游戏金亚云平台的增值业务平台,结合公司IPTV,OTT,DVB OTT的硬件设备,共同为广电运营商,电信运营商,宽带运营商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也因此,金亚科技被市场打上了“电视游戏第一股”的标签。公司上市后,金亚科技借助“泛家庭互联网生态圈”,“文化游戏产业链”等概念进行宣传,公司股价从发行初期的8.20元,在2015年牛市的推动下,上涨至68元。

不过,公司并没有宣传的那么“美好”。随着中国数字电视行业的发展,数字化、双向化改造成本剧降,运营商已经没有必要通过运营分成的方式与厂商合作,而倾向于直接采购,这对于金亚科技原有模式造成了冲击。处于转型阶段的金亚科技业绩表现较差。

2015年-2017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分别亏损1.30亿元、3380.48万元、1.90亿元。

投资者:停牌前卖出躲过一劫

在金亚科技股吧中,有投资者称,在金亚科技停牌前卖出,躲过一劫,也有投资者表示,此前抱着抄底的心态买入,已经“被埋”。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金亚科技持股股东达4.39万户,而机构投资者均已撤离,截至2017年年底,机构投资者累计持股仅剩1万多股;而在2015年该股股价创新高之时,机构累计持股超过9300万股。

在去年证监会公布2014年年报财务造假结果后,金亚科技面临投资者一系列维权索赔。

据投资者维权律师透露,面对投资者索赔,金亚科技方面并不配合,认为年报财务造假并不构成虚假陈述,不需要赔偿。金亚科技在庭审提出,若接受当前的高额索赔,可能会导致公司退市、破产,将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

由于金亚科技涉嫌欺诈发行,保荐机构也存有责任,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称,因为欺诈发行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根据法律规定可以要求保荐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许峰律师称:“但因为关于金亚科技发行的一些媒体报道早年就看到,具体的可以发起索赔的时间点我们还在研究,目前还没有定论,建议暂时保持关注。”

编辑| 徐超樊悦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