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外电军情|俄媒:美抛出“印太”概念,本身就是为了反华

凤凰外电军情2018-025期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美太平洋司令部更名旨在推进“反华阵线”

《“反华阵线”:五角大楼如何扩大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存在》,这是日前“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刊发的文章标题。

文章说,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美国国防部称,更名是缘于这两个大洋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但专家认为,更名只是华盛顿在该地区推行的大规模遏制中国战略的一部分。

美国海军上将菲利普·戴维森在更名仪式上接管了新命名的司令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正在寻求能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抗衡的项目。在西方,中国扩大在印度洋入海口国家影响力的战略被称为“珍珠链”战略。

而华盛顿与新德里都不喜欢上述计划。在今年年初,印度和塞舌尔签署了在阿桑普申岛建设印海军基地和飞机跑道的协议。

莫斯科国立师范大学历史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弗拉基米尔·沙波瓦洛夫说:“‘印度洋-太平洋’这一术语不久前在美国官方词汇中确立。这直接与美国人为塑造一个新的统一的大区域有关。这意味着一系列影响深远、具有明显反华色彩的计划。美国在这个地区进行一场打造反华联盟的艰难政治博弈。术语会随着构想的变化而变化。”

美国《防务新闻》网:美《2019年国防授权法》“紧盯俄中”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表示,应制订一项广泛、长期的战略,“以美国国力的全部构成要素为后盾阻止,必要时挫败俄罗斯的侵犯”。日前,美国《防务新闻》网站题为《美国参议院委员会在重要国防议案中紧盯俄罗斯和中国》的文章如是说。

这一主张包括在欧洲派驻美国陆军装甲旅战斗队。该议案要求,以报告的形式说明是否要在波兰永久性派驻旅战斗队。议案指示陆军获得一种临时性短期能力来填补巡航导弹防御的缺口,以防范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

议案扩大了对美俄军事合作的限制,授权拨款2亿美元继续向乌克兰提供安全援助。它还主张制定一项全面战略,来抵御俄罗斯的恶意影响力,并要求撰写一份关于俄罗斯与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安全合作的报告。

针对中国,该议案纳入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为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提供新的工具。议案提出一系列的“禁止”,诸如禁止五角大楼使用中国华为公司或中兴公司生产的电信设备或服务,禁止五角大楼为孔子学院所在大学的中文课程提供经费,等等。

美国《外交政策》:俄美争夺阿塞拜疆,症结在于甘贾峡谷

《为什么西方需要阿塞拜疆》,日前,美国《外交政策》同题文章回答了同一问题。在亚洲和欧洲之间,只有三条能源和贸易通道,分别经过伊朗、俄罗斯和阿塞拜疆。对于美国而言,目前只剩阿塞拜疆甘贾峡谷一条通道。

目前,阿塞拜疆有三条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管道,它们绕开俄罗斯和伊朗,穿越甘贾峡谷;一条是从阿塞拜疆经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再经地中海通往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一条是从里海运往黑海,然后运往巴库-苏普萨管道,一条是从阿塞拜疆通往土耳其的南高加索输油管道。

与此同时,连接西欧和里海地区的光纤电缆也通过甘贾峡谷。欧洲第二长高速公路——连接法国巴列夫港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伊尔克施塔姆的E60高速公路经过甘贾,同样经过这里的还有南高加索地区的巴库-第比利斯-卡尔铁路。

正在进行的阿富汗战役,也证明甘贾峡谷的重要性。在战争最激烈时,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非杀伤性军事物资,如燃料、食品和服装都经过甘贾峡谷。这些意味着,俄罗斯将竭尽所能让西方难以使用甘贾峡谷。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复西方制裁,俄罗斯手段有限

克里姆林宫的法案,可以使俄罗斯针对美国的某些目标实施制裁,但莫斯科的选项有限。日前,英国《金融时报》网站题为《普京赢得了对西方实施针锋相对式制裁的权力》的文章分析说。

俄罗斯议会4月通过一项全国法案,赋予克里姆林宫禁止向美国出口某些产品,并且限制从西方国家进口商品的权力。莫斯科试图以此报复美国针对俄罗斯寡头集团和主要公司实施的制裁。这项立法是莫斯科和西方国家自2014年以来采取的一系列针锋相对举措的最新举措。

莫斯科扬言停止向美国出口钛产品,此举将损害波音公司。因为波音使用的钛,35%购自俄罗斯阿维斯玛镁钛联合企业。莫斯科还表示禁止进口药品、酒精和烟草。但这些措施在法案中没有出现。这项法案显示俄在不损害本国经济的情况下反击美国的选项有限。

禁止钛出口,将使当地生产商严重受损,而许多医药产品不在俄罗斯生产,必须进口。还有一项法案规定,任何人遵守针对俄罗斯的外国制裁都是犯罪,但该法案的批准被延期,为的是与企业进行更多磋商。

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俄罗斯奥地利走近缘于对美警惕

俄罗斯总统普京前往奥地利,进行宣誓就职后的首次外访。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题为《普京的首访》的文章,对此进行分析。

普京选择这个国家作为首访地并非偶然。再过一个月,奥地利将成为欧盟轮值主席国。其担任主席国的一年,对俄罗斯与欧盟关系十分重要。顿巴斯冲突很可能冻结,这也意味着主张解除对俄制裁的欧洲人的声音将变大。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就在此列。

库尔茨在会后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其国家出任欧盟主席国后,将积极提出取消对俄制裁的问题,“双赢的局面好于双输”。库尔茨的这种倾向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奥合作是建立在相当强的经济基础上,但双方的接近不仅是基于经济。作为最年轻(只有32岁)的欧盟国家领导人,库尔茨准确抓住了选民的情绪——厌倦了欧洲主流政党多年来宣传的那套思想。他也让老牌政党奥地利人民党重焕生机。

如今的人民党具有了明确的欧洲怀疑论色彩,对特朗普的政策也保持警惕。随着特朗普不久前发动贸易战,这种警惕更加明显。这一切注定了该国靠近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