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超 / 正文

塞内加尔时隔 16 年与世界杯重逢,梦想在他们脚下传承

阿尔弗雷德 · 恩迪亚耶有关世界杯的最初记忆是 2002 年。这位出生在巴黎的 12 岁少年在电视机前观看了韩日世界杯揭幕战,目睹了父母的祖国塞内加尔以 1 比 0 击败法国后,除了比分,他只记得自己久久无法合上的嘴巴," 太不可思议了,那可是法国队。我们击败了世界冠军!" 从那一刻起,恩迪亚耶立下了志向,一定要成为塞内加尔的一员,穿上绿色战袍站上世界杯球场。

如今,恩迪亚耶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上赛季帮助狼队升入英超的他入选了塞内加尔队世界杯阵容,并且在第一场对波兰的比赛中就获得先发资格。但与他年幼时所想象的稍稍有些出入,这居然是塞内加尔自 2002 年杀入世界杯八强后第一次重返大舞台,一别 16 年。俄罗斯世界杯于恩迪亚耶是初见是邂逅,对于塞内加尔足球来说却是一次久别重逢。

如今的球队主帅阿利乌 · 西塞,正是上一次征战世界杯时的塞内加尔队队长,他也是今天这支塞内加尔队与那支被奉为英雄的塞内加尔队之间唯一的联系与传承。作为俄罗斯世界杯中最年轻的主帅也是唯一的黑人主帅,他与世界杯的重逢平添许多意义。西塞说,此番重返世界杯,自己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布鲁诺 · 梅楚,也就是 16 年前率领塞内加尔队在韩日世界杯大放光彩的法国籍主帅。留着长发、风度翩翩的梅楚是当年球队真正的精神领袖,第一次踏足世界杯的塞内加尔需要一些特别的激励,当球队击败法国队后,梅楚说 " 我们将打破足球阶级论 ";当球队逼平乌拉圭晋级淘汰赛时,他在更衣室的黑板上只写下一个法语单词 " 好样的 "。" 当我们对阵波兰的这个夜晚到来时,布鲁诺将与我同在。我相信他一定会在某个地方注视着球队,并给我们注入激情和能量。"2013 年,59 岁的梅楚罹患癌症与世长辞。

但并非人人都能邂逅这次重逢,比如大多数的塞内加尔球迷。来自当地的自由撰稿人巴巴卡告诉记者,此次来到俄罗斯的塞内加尔球迷总共只有约 300 人,这部分球迷的旅费全都由塞内加尔政府承担," 从塞内加尔来俄罗斯实在太遥远了,绝大部分球迷没有经济能力来承担这样的旅行,所以政府出资购买了机票和球票让他们来俄罗斯为塞内加尔足球加油。" 巴巴卡透露,幸运儿们主要来自两个球迷团体,一个是塞内加尔国家队的官方球迷团,另一个则是一家当地非常著名的俱乐部球迷组织。据他说,球迷来得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国内几乎没什么人看好塞内加尔这次能复制 2002 年的辉煌成绩," 和 16 年前相比,这支队差得太多。"

2 比 1 的比分,对于这些不能或不愿来到现场的塞内加尔球迷,也许是一次遗憾的错过。久别重逢,带来的是迟到的温暖,还是疏理的陌生感,我们不得而知,但在这个世界的某些角落里,一定有孩子为比赛的某个瞬间所打动,为长辈诉说的梅楚的故事所打动,立下小小的目标,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本报莫斯科 6 月 19 日专电)

作者:陈海翔

编辑:谢笑添

责任编辑:沈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