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抗战期间,阎锡山为此公开处决麾下一重要战将上演“挥泪斩马谡”

抗战期间,阎锡山为此公开处决麾下一重要战将上演“挥泪斩马谡”

1937年8月,日军第十一旅团,加以第五和第十师团,以及关东军一部向张家口集结,重点攻打张家口,在晋的阎锡山接受蒋介石指令,准备前行支援张家口国军,但国军刘汝明部并未能把好战局,表现不力,失去战机,张家口之战危在旦夕,最终在25日,刘汝明部弃守阵地。此地弃守,等于让张家口南和山西东北部瞬间完全暴露,给下一阶段的战局带来极大的压力。

南口落入日军手中,阎锡山尤感惋惜,可现实不容否认,他无奈叹息:枉费前期一番苦心布防。南口被破,接下来日军的野心将直逼山西,阎锡山观察战局,根据日军连日来的进攻方向,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认为,日军从南口突破后如何进晋,只能有两个可能:其一是由部分兵力由蔚县进攻广灵,同时协助主力西进夺取大同,切断晋绥线;另一种可能是,日军一部分兵力负责向天镇方向行进,牵制晋军,然后助日军主力进攻广灵,切断雁门关守军后路。从这两种可能去分析可知,下一步关键战场位于雁门关以北,主战场以大同为中心,于是当时被国民党中央军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决定,调动第二战区的部队准备发动“大同会战”,与日军正面决战。该计划刚确定,阎锡山还专门将战区的长官指挥营设在雁门关附近的太和岭。

如此魄力和决心之下,可阎锡并未能实现自己的想法,遗憾的是他的判断出现了错误。尤其是他最初判断认为最不可能出问题的地方此时偏偏有了问题。在第一战区和第二战区间是山西大同与河北涿州两个防线,而在其间,是太行山,地形险要复杂,从史至今,此处都是用兵的禁地。也因此原由,当时的两个战区都习惯性地坚持了一贯的观点,将防守弃之一边,双方无人专心防范,造成了军事布防上的一个空挡。可是在战争状态,这样的缺口正好成了敌人获得良好战机的关键点,日军利用这个机会,沿太行山,从蔚县直到山西境内的代县,因此,山西前期准备的多道防线又是枉费心机一场,整个山西战场直接呈现被动状态。接着从8月底到9月11日,日军和伪蒙军几路部队,分头从各方向推进,还有三路部队直逼集宁和浑源等地,而进入天镇附近的日军向天镇发起总攻。在当地设防的晋军第六十一军李服鹰部坚守阵地。交战期间,阎锡山先后发向李服鹰部两道命令,先是令守军坚守原线三日,挡住敌人进一步西进的步伐;接着又令部队坚守三日,掩护大同会战。战况异常激烈,守军在此连续坚持了八天,部队伤亡严重,而一直未能见到后续部队前来,眼见敌人火力越来越猛烈,11日,守军不得不放弃阵地。而在此前,晋军在地盘山上的主阵地就已经丢失,接着阳高被敌占领,守军后路被截,无奈,军长李服鹰下令放弃天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