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以后可能吃不到香蕉了,原因竟是种太多?

(Amaranth、Ent/编译)香蕉是这个星球上第二多的水果,而它正在面临灭绝。

这种水果是已知的最古老的栽培植物之一,但走出热带却是很晚的事情。曾经的香蕉外观奇怪,里面有籽,只能在特定的热带气候下生长。许多年里,香蕉是一种极不可靠的商品,因为它的成熟期太短了;要是在海上遇到风浪或者火车晚点,早期的香蕉销售员打开的就只能是一箱箱无法出售的腐烂水果。随着运输和冷藏技术的进步,香蕉进入市场的时间缩短了,它的受欢迎程度也随之上升,商家巧妙地把它包装成超市里的主食、可供全家人分享的水果。

然而,20世纪初的人们吃的香蕉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知的香蕉。

世界上有几百种可食用的香蕉,但是为了标准化生产,香蕉公司只选择了一种香蕉:大麦克(Gros Michel),一种个大美味的香蕉。一直到1950年,大麦克都表现良好。

然后瘟疫到来了。罪魁祸首是一种叫做尖孢镰刀菌的真菌,它带来的香蕉黄叶病迅速感染了整个种植园,导致全球香蕉贸易崩溃。香蕉产业很快找到了它的替代品——对黄叶病有抵抗力的华蕉(Cavendish)。但是,尽管这一新品种满足了消费者日益增长的胃口,华焦有着和大麦克相同的缺陷:单一化种植。

一个种群缺乏遗传多样性,患上疾病的风险就会增加。遗传突变和变异让一些个体有机会发展对害虫或疾病的免疫力;但香蕉做不到,因为它们之间没有遗传差异。种植园的香蕉不结种子,只能克隆;小香蕉植物从大香蕉植物的根部长出,很快便长成一模一样的巨人。

把一种水果的命运依靠在单一品种上是极其危险的。受到虫子或真菌的袭击只是时间问题,许多专家认为威胁马上就要来临。亚洲、非洲和其他地区的一些香蕉种植园,已经被黄叶病的一个新变体“热带4号”(TR4)横扫。这种病菌具有很高的传染性,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确认TR4已在当地登陆。今天最大的香蕉出口国是厄瓜多尔和哥斯达黎加,而它们距离一场瘟疫肆虐只差一只沾染真菌的靴子。和五十年前不同的是,华蕉没有继承人,再没有任何其他香蕉品种有合格味道、便于运输以及能单一化种植。换句话说,我们熟悉的香蕉产业将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