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意甲 / 正文

你为阿根廷流过泪,我为阿根廷流过血

马拉多纳在1990年世界杯为卡尼吉亚传出制胜一球

我要去莫斯科看世界杯决赛!

足球世界杯,一个做篮球的凑什么热闹?那是你不了解我。

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会做一个足球记者。1993年央视播第一场意甲,我是解说之一。1994年我还差点去美国采访世界杯。

和世界杯的缘份,我只隔一张纸,一个念头,一伸手。

这是我篮球职业生涯的“史前故事”,也是我的少年与青春。万人大餐厅

20多年前,北京的篮球记者圈经常聚会吃饭,由中国篮协组织,一个月一次,来十几二十位。这样的活动让足球记者非常羡慕,因为中国足协组织不了。

当时我估算了一个数字,篮球媒体在京大约有30名左右的记者,全国加起来一百多位,即使都来,一个餐厅也就坐下了;而当时全国的足球媒体有8000人,组织一次聚会,得像葛优在电影《顽主》里说的那样,找一个万人大餐厅。

我差点成为1/8000,这是后话。

1992年开始工作以前,我什么体育项目都看,只要是体育,但最了解的还是足球;在1993年开始专职报道篮球以前,我什么项目都写,但写得最多的还是足球。

我最早看的世界杯是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那时我才10岁,外公家隔壁已经有黑白电视,我记住了宋世雄老师的声音,高亢地念着肯佩斯、博涅克的名字——到现在我记忆中的波兰队很厉害,跟那年世界杯有关系。

我是阿根廷球迷,后来是马拉多纳球迷——那时候还没有“蜜”这种说法——原因是1982年我已经在家里的电视上看了比较完整的世界杯。可以说,我的童年和少年,对体育的了解有一半靠足球堆砌,剩下一半交给女排、乒乓球和篮球。

1990年世界杯卡尼吉亚打进制胜一球黑板报上亚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