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武汉会战田家镇炮台只剩50人,蒋介石下令救援却无兵可调

武汉会战田家镇保卫战,真正失守的原因杨宗鼎并没有说出来。中国军队在田家镇外围作战打得不错,曾把日军今村支队困在湖沼中长达十天,完全有将其合围歼灭的契机和可能。

但是,一方面江对岸富池口的陷落给田家镇防御带来极大的困难;另一方面依旧是令蒋介石十分恼怒却又无力改变的中国军队的痼疾所致,即各部队间从不协同和配合。

作为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的李品仙对此也有难言之隐。广济战事吃紧时,他曾急电请求第九战区增援,但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始终以无兵可调为由拒绝。

当李品仙得知田家镇炮台仅剩下不足五十官兵时,只有直接给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发电求援。

蒋介石得知后大惊,电令陈诚火速增援,陈诚依旧以无兵可援为由拒绝。

战后,李品仙在自请处分的电报中,虽然回避了陈诚的名字,但把那些增援不力的将领顺带告了一状:

查田家镇要塞失守原因颇多。至李军团长(李延年)原任防守专责,要塞陷落,在理亦应负相当责任,至其指挥督率亦欠适当,因部队使用未能集中,指挥位置在王家湾要塞之外,对守兵心理不无影响。及前线部队之溃退,要塞核心守备人员擅自退出,未能严为督饬,不无过失。至萧军长之楚、何军长知重策应要塞作战行动迟缓,未能依照命令及时夹击,亦有相当过失。至其他各官长之失职贻误戎机者,已令李军团长查明详报矣。自职奉命指挥要塞及派遣各军南下作战,供职无状,以至要塞失陷,影响战局,尚乞从严处分为祷。

第二十六军军长萧之楚得知自己被告后,特地致电蒋介石解释他的部队增援迟缓的原因,除了担负的作战任务重之外,还有天黑下大雨导致部队行动困难以及通信器材匮乏导致联络不畅等等:“职跟随钧座十余年,虽未建功立业,以报知遇,对于命令之服从,自信尚能做到,此次对田家镇要塞策应迟缓,实为事实与环境所促。”

为此,萧军长特地报告了他的第二十六军在广济作战中的损失:伤亡和失踪官兵五千七百一十二人,目前他的一个军仅剩下四千九百五十五人。即便如此,萧军长仍向蒋介石表态说,自己当“抱定不成功便成仁之决心,率残疲之卒,向赋予之任务迈进”。

所有的总结、埋怨、解释和表态,于事何补?

长江上最坚固的沿江堡垒,屏障武汉的最后一道水上要塞,已经落入日军之手。

日军第六师团因攻占田家镇损失惨重,不得不再次进入休整状态,这使得日军沿长江西进的攻势因而暂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