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意甲 / 正文

作家余华、苏童、阿来眼中的世界杯:“不狂热就不叫球迷”

张炜说,现在已经不是人类社会的原始时期,那时候人们要和动物竞争,必须更快、更强、更壮,比如古希腊的奥林匹亚精神,基于人们原始状态下的生存需要;而现在是思想的时代,人们靠头脑生存而不是靠四肢发达,应该注重道德、伦理、文化的建设。

05

肖复兴不狂热就不叫球迷

《人民文学》副总编肖复兴对球迷的狂热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因为足球本身就是一项充满激情的运动,而且四年才有一次,世界杯让人们褪去了平时比较拘谨、克制的外衣,给每一个普通人提供了一个宣泄激情、张扬个性的机会。人们平常的生活四平八稳,世界杯给观众带来展示强烈的喜怒哀乐的舞台,调动起人们全部的兴趣与热情,因此“最好不要教育球迷保持冷静”。

肖复兴认为,中国足球走到今天,不是哪一种单一因素造成的结果,而是我们的文化、经济、思想、道德水准等等各种因素的一个综合反映。肖复兴介绍,不久前他在一个场合碰到摇滚歌手崔健,崔健说中国现在有“三弱”,一是摇滚弱,二是足球弱,三是建筑弱。“我完全赞同这种说法,这三弱都是一种综合症,不管投入多大,短时期内都不会有彻底的改变”。

06

迟子建世界杯跟度蜜月一样

著名女作家迟子建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球迷。她认为没有哪个节日,会比世界杯更撩人心魄。这个节日虽然四年才一次,但会持续一个月,这简直跟蜜月一样,让人陶醉。“我当然会全身心地看,尽量在此期间不外出。冰箱里要塞满哈尔滨的啤酒和红肠,随时为赏心悦目的比赛而举杯!”迟子建说,1998年写作《伪满洲国》时,适逢法国世界杯,她毫不犹豫地停下笔来。南非世界杯期间,她也不会写作。“我要看的场次太多了,已经把赛程表放在案头,勾画了一些必看的场次。中国足球在打假,而一水之隔的朝鲜队却在2010年真刀真枪冲入了世界杯,羡煞我也。在我两岁的那年,朝鲜队在世界杯上战胜了意大利队,闯入八强。而韩国队在2002年的世界杯上杀入了四强。总之我挺关心亚洲球队的命运。哪怕它们是世界杯盛宴上被宰的羔羊,我也希望他们是被庄严地摆在祭坛上。”

-end-

(文/众作家 图文整理/宗城 来源:文学好书榜 原标题 《作家眼里的世界杯:“不狂热就不叫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