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意甲 / 正文

作家余华、苏童、阿来眼中的世界杯:“不狂热就不叫球迷”

《尘埃落定》让阿来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很多读者不知道,这部现代文学经典之作的酝酿诞生过程,也充满了浓浓的足球味。阿来说,“写《尘埃落定》那年,恰好遇到1994年美国世界杯。很多时候我为了看球,停止写作,看完了才能接着写。几乎相当于停工一个月。”但阿来觉得很值得。在阿来的观念中,体育运动和写作是一回事,真正的球星都是能够真正享受这项运动带来快乐的人,好的作家也是一样,能体会到写作带来的乐趣,而不是事先就把写作的目的设定为拿奖。

到现场看世界杯,是每一个球迷的梦想。阿来也不例外。2006年,阿来在德国,眼瞅着马上就可以看世界杯了,结果却因为有急事,阿来不得不与德国世界杯擦肩而过。这也在阿来心中埋下了不小的遗憾。2010年,阿来与余华、池莉等作家一起去南非看世界杯。为此他还推掉了《格萨尔王》英文版的首发式,“毕竟世界杯四年才一次,不能再错过。”

阿来说,喜欢现场看球的感觉,“不只是看球队精彩或者不精彩的表演,还要看看那些球迷,置身到他们中间,去欢呼,去叹息,去听,去看……而在电视里看球,对于排兵布阵,你都只能去想象。但在现场,全场的球员位置和布阵都一目了然,更重要的是,你可以自己独立思考,不会被电视左右你的思想。”

04

张炜喜爱足球要有理性

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很喜欢足球,他认为足球具有相当的娱乐性,它不仅是一项体育,同时还是一门艺术,足球表现出的美感和力量非常引人入胜。

同时,张炜也指出,任何一项体育运动,其最基本的作用应该是增强人们的体质,民众对足球的狂热要有理性有节制,不要把它和一些丑陋的东西,如性、赌博、贿赂、商业操作、浪费等结合起来。“尤其对我们国家来说,足球上的浪费现象十分严重,巨大的财力投入使得城市与乡村居民正常的生活空间、锻炼空间受到了损害,不利于全民健身。”张炜说,所有的体育活动,一旦进入狂热的竞技状态,就走向了它的反面,不仅不会提高、提升群众的体育锻炼,反而会使人们进入一种无序状态,对人们的健康生活没有好处。狂热的竞技体育是人们生活中的一种毒瘤,会使人上瘾,危害很大!哪里有狂热的竞技,哪里就有黑幕和资本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