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新华社评冯巩《幸福马上来》:久违的冯氏“百姓喜剧”

 

 

另一方面,《幸福马上来》凭借冯巩的个人魅力和号召力组建了全明星的喜剧团队,顺应了当前商业喜剧创作的潮流,以及为市场化所做的努力。在语言幽默的基础上融入了多类型元素,则是冯巩喜剧在当下新电影创作环境下的思考和创新。尤其是其中动作元素的穿插,冯巩化身“成龙”,亲历惊险动作场景,让观众担忧、揪心,其敬业态度乃至“拼命三郎”精神亦可见一斑。这种创新思考也体现在叙事结构上:影片多线并进,一是家庭危机,二是事业危机,三是工作危机,分别对应了家庭矛盾,价值冲突和社会问题。三者之间有各自独立的故事框架和人物线索,相对独立却又互动交叉。三条线索采取了多种喜剧手法来区分结构,体现了冯巩喜剧电影创作的与时俱进。比如家庭危机是以传统的误会法来结构矛盾,而事业危机则多发挥了语言幽默的优势,工作危机即具体调解的事件则采取以恐怖、警匪、动作、甚至歌舞的类型元素来复合新的喜剧体验。虽然三条线索各自独立,但其叙事核心精神是统一的,都是通过喜剧桥段塑造出乐观、坚韧、善良又不乏幽默的百姓角色,并以此折射人性的宽容与温暖。

 

 

《幸福马上来》是基于重庆基层金牌调解员马善祥的真实事迹改编。虽然喜剧创作在手法上强调夸张,但贯穿笑声的核心依然是调解工作的实质:沟通、包容、和解、和谐。这也是冯巩喜剧一贯秉持的温暖现实主义及温情精神。冯巩在表演和精神层面演活了真心实干,为基层百姓服务,化解社会不稳定、不和谐因素的调解员,再塑了全社会调解员“形象”。前述三条线索对应的家庭矛盾、价值冲突以及社会问题,在影片中均通过包容理解与真诚沟通得到解决。影片中涉及的碰瓷、飙车、离婚、拆迁等涉及社会热点的矛盾事件,都是以调节的努力来化解。这些温情的串珠故事,从价值取向的角度看,都彰显着一种健康、向上、积极的和谐精神,从而也强化出调解员人格的力量和普通百姓生命的温度。

 

 

 

 

如今正值中国电影繁荣发展的关键时期,必须加大力度解决中国电影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和多样化、差异化的观影需求。近年来陆续迸发的《战狼》和《红海行动》等主流大片,讲述着大国故事的宏伟巨制;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幸福马上来》这样以小见大的高质量喜剧电影,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传递现实主义的温暖和向上向善的力量。《幸福马上来》这样的喜剧电影有如一面镜子,不仅要能惹人笑,而且要能正衣冠,“出出汗”,在笑声中思考社会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