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男儿有泪不轻弹,秦连长两次红着眼的告别

初见你时,就觉得你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汉子,方正的脸,宽阔的肩,壮实的身躯,结实的胳臂。讲评时,一股喷薄而出的虎气,还有几分痞气;带队时,口令精神而响亮,让我整个人为之一振——这个人,就有当兵的样!

在你大三的时候,我们逐渐熟悉彼此,我们一起畅聊人生,聊未来。你很健谈,总给我一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感觉。为了追上你的步伐,我每次从你那借书,借了却从未归还,到现在欠的书已经有十几斤重了。越来越多的共同话题让我们常常聊到深夜,从学习到训练,从学校到军营,约定着在军营一起建功立业。

不过,当兵锻炼回来时的你,略带了几分沧桑感。眼神不再像以前那么锐利,却多了几分坚定和沉稳。闲时,你像是在回忆自己的大学时光,时而微笑,时而轻叹,但看起来满意还是比遗憾多。那次我评定优秀学员失利,去找你诉苦,你开始教我看淡荣誉“我们当然应该见第一就争,但该是你的,就会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得不到;去做一点又有意义又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如果不能有意义,起码要让自己开心,当你毕业回首时,带走的不是证书,是回忆!”

毕业分配时,你去了祖国的最南端,离家两千四百一十一公里。离校的那个下午你走得很急,我跑到校门才追上你:“栋哥,你怎么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你红着眼按了按我的头:“我挺知足的,我以前没见过海,以后应该会有很多吃海鲜的机会了,好男儿志在四方,在哪都一样!”说完,你把你的挎包留给了我“这是我的包,上面有我的名字,以后想起我的时候就看看它!”上车前,你又不舍地回头看了我一眼“学弟啊,以后学员队就靠你们了,好好干,有困难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有空的时候就来看我,我在海南帮你们守好祖国的南大门,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