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作家王新:对书画艺术圈丑陋现象的一点看法

对书画艺术圈丑陋现象的一点看法

作家王新近照

源于书画艺术圈存在的乱象,书画及其艺术造诣定位已经找不到公正的诠释,在有据可依,有据不依的时代,一些自以为是的“书画家”要么自持年龄大、资历老,要么仰仗自己有强大的社会背景和庞大的经济做后盾,他们动辄会以蛮横之势排斥属于他人的书画创作,而又把自己经不住推敲的书画视为正统的书画推向巅峰,这里权且客观的称其为“无他”。在书画圈丑陋频出时代,被垄断的书画艺术似乎已经成为他们贪得无厌的捞金工具,他们金口之下所谓正统书画就是他们独霸书画艺术的野蛮行径,这些让人鄙视的艺术“大师”真想让人忍俊不住口诛笔伐。

试问,这些书画“大师”们,凭什么强暴书画艺术的内涵,凭什么扭曲书画艺术原本的走向,在这个唯物是亲时代,书画艺术似乎早就成为超越他们本能的贪欲,在他们的意识形态里,他们仰仗人为打造的资历,为自己镀金的同时,书画已经成为他们独断艺术的淫威工具,而在这个基础上,他们的排外便是对艺术的一种侮辱,很多时候,我们忽略的排外或许就是正统的艺术,高手在民间不是一句戏言,实则是沉睡艺术不被唤醒的具体体现。

就这些书画“大师”而言,今天,你可以夸夸其谈,高谈书画创作唯我独尊,明天,他可以自我吹捧书画为我是范,在忘却廉耻的同时,他们已经找不到自己所处的位置,那些通过不择手段捞取的无数艺术职称如同一块块遮羞布,其职务越多,越体现了欲盖弥彰的丑陋行为,毋庸置疑的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书画艺术怪圈里,很多的无知和愚昧在重复的轮番的上演着,而这些“大师”就如同艺术圈的跳梁小丑,当他们刻意以某些要职或特定的复杂背景强调自己渲染自己时,无形之中他们已然成为艺术圈的畸形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