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抗战老兵回忆长沙血战:中日双方互拼人肉炸弹

核心提示:“小鬼子有敢死队,难道我们就没有敢死队吗?”王维本说为了夺回阵地,葛先才也组织了几十支敢死队,在集中起来的20多挺机枪掩护下,投向冬瓜山。“我们的敢死队身邦炸药,趁着日军还没有稳固阵地时,向他们进攻,我们的敢死队员看着人多的地方就冲上去,然后拉响炸弹,与日军同归于尽。”

原题:抗战老兵为你讲述长沙战役:双方互拼人肉炸弹

王维本,1916年出生于浙江永康县象珠镇一个农户家庭。全面抗战爆发前夕,被抽壮丁加入了国民党部队。

1941到42年间,王维本参加了第二和第三次长沙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时,他在预10师29团任中尉侦察排长并协助团副工作。

1941年12月13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几发布了第三次进攻长沙的命令。23日,日军首先在新墙河上游油港以北地区发起进攻,扬言要在长沙过1942年的元旦,第三次长沙战役打响。

 

 

从元旦凌晨5时开始,王维本所在的国民党第10军预10师29团固守的第一防线,也就是第三次长沙战役的正面防线,不但要经受日军精锐第3师团石野联队的地面进攻,还要承受来自空中日军飞机的扫射轰炸。

“1942年1月1日上午10点左右,不知是想看清楚点还是藐视我军没有高射武器,一架日军的侦察机以超低空进行盘旋侦察。我背起一个枪榴筒来到扫把塘大道边的一个大石牌坊下,架起,在敌机掠过的时候开了火,敌机晃了晃,冒出一股烟,向南面歪歪斜斜飞去,不多时里面跳出一个伞兵,接着就看到敌机栽头堕毁了。”后来那个跳伞的日军侦察飞行员被友邻部队送到了战区长官部。

根据日军的部署,1942年元旦这天是要全部占领长沙的,由于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第一天日军只突破了预10师的部分防线。阿南惟几眼看先锋部队已进入了长沙城内,就抢先向日军大本营汇报,宣布11军已经攻克了长沙。这个消息对于第一、第二次长沙会战无法攻下长沙的日军来说,无疑是振奋人心的消息。日本国内当天就组织了庆祝活动,扬颂日军终于攻克长沙的“神威”。但是由于中国军队的奋勇抵抗,日军在长沙陷入了巷战与肉搏之中,日本新闻发布日军已经攻陷长沙的快报,很快就成了大笑柄。

 

 

1月2日上午,恼羞成怒的日军炮兵部队开始向29团指挥部所在的黄土岭采取疯狂的覆盖式轰击。“一段时间后,团副指挥我们逐渐撤退。撤退中,团副曾友文在从隐蔽点出来时被日军的狙击手打中胸部,当场阵亡了。我和战友们在阵地的附近找了一个偏僻的凹陷处,将团副的尸体放入,并用土掩盖好。士兵们围着这个简单的墓敬礼,一些士兵还哭了出来。”“下行3时左右 日军一个小分队向我阵地发动了两次攻击 但被我军用手榴弹和枪榴弹击退。日军开始向我们发射了毒气弹,由于措手不及,也没有防毒面具,很多战友吸入毒气都开始发晕,我命令一个士兵去取各人的水壶及毛巾去打水,让士兵们用湿毛巾捂住鼻嘴,但即使如此,也还是有些士兵丧失了战斗能力。”王维本回忆说。

最后,王维本所在的防线在毒气弹的打击和日军的不断攻击下,阵地上只剩下了13个人。王维本说,从1月1日到此役过后,29团打得几乎只剩下了个空壳;29团减员达到70%以上。日军方面也好不到哪去,他们付出了死亡六七百人的代价。

王维本所在的29团防线被日军突破后,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来电话向师长方先觉询问战况,最后问他:“你能守多久?”方师长回答:“我能守一个礼拜!”薛岳问:“如何守法?”方师长说:“我第一线守两天,第二线守3天,第三线再守两天。”薛岳说声:“好!”就放下了电话。当天深夜,方先觉就写了一封信叫副官主任张广宽派人送到后方他的家眷那里,并要求第二天以前一定要送到。

这封信被当时的政治部代主任杨正华拆看,原来这封“家书”竟他的遗嘱:蕴华吾妻,我军此次奉命固守长沙,任务重大,长沙的得失,有关抗战全局的成败。我身为军人,守土有责,设若战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希吾妻忽悲。夫子珊。

 

 

杨主任看过后,决定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以鼓舞士气,于是拟了新闻稿连夜送给《长沙日报》。次日,《长沙日报》头版头条以大标题:“方师长誓死守土,预立遗嘱”刊登了该信。许多将士听说方师长立了战前遗嘱之后,都十分感动,纷纷表示要“成则以功勋报国,死则以长沙为坟墓”,抱定必死的决心投入战斗。

1月3日,按师长方先觉的指令,29团团长葛先才将包括王维本在内的29团退下来的部队重新进行收容整编,并投入到冬瓜山及红山头一带的防线。

就在这一天,预10师的第二道防线遭受到了空前惨烈的攻击。日军主力开始攻打冬瓜山至红山头一带防线。“日军为了摧毁我军的暗火力点,开始使用“肉弹”攻击:遇到阵地暗火力点时,日军就出动敢死队, 全身用烈性炸药邦在身上前仆后继地向前冲,直到炸飞这些暗火力点。最后,高地易手,整个高地被削平了一截。”

 

 

“小鬼子有敢死队,难道我们就没有敢死队吗?”王维本说为了夺回阵地,葛先才也组织了几十支敢死队,在集中起来的20多挺机枪掩护下,投向冬瓜山。“我们的敢死队身邦炸药,趁着日军还没有稳固阵地时,向他们进攻,我们的敢死队员看着人多的地方就冲上去,然后拉响炸弹,与日军同归于尽。”他回忆说,当时阵地上除了硝烟之外,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如同地狱。到整个战役结束为止,双方白刃拉锯达11次,我方最终夺回了阵地。负责该处防线的28团除50余人生存外,其余官兵全部壮烈殉国。

战至1月4日,中国方面的第73军、第4军、第37军、第20军、第58军等部队已经完成了对日军的合围态势。阿南惟几为了避免全军覆灭,开始命令部队撤退。第三次长沙会战至此结束。

第三次长沙战役,日方伤亡56000余人,中国军队伤亡28000多人,中国军队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是自日军偷袭珍珠港以来,盟军在太平洋战区取得的唯一胜利,也是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盟军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