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开国将军后代揭秘:军人母亲被政委父亲“裁掉”幕后

开国将军后代投稿凤凰网 讲述母亲千里寻夫的故事

作者:军嫂club

在刚刚过去的5·20告白日,由百名军嫂共同创业搭建的中国军嫂生活全媒体平台——军嫂Club,在北京召开新时代军嫂生存现状调查报告发布会暨军嫂创业公社启动仪式。

活动有幸邀请到了老一辈革命家,开国将军吴岱之子吴志民,会上,吴志民与现代军嫂分享了父母非常珍贵的革命“浪漫”故事。

吴志民动情讲述了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身为军人也是军嫂的母亲是如何冒着生命危险千里追夫,一边无私支持军人丈夫的革命事业,一边含辛茹苦养育子女的感人经历。

吴志民向现代军嫂敬军礼,对无私奉献的军嫂致以崇高的敬意。

以下为吴岱将军之子吴志民的发言实录: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母亲的几个故事。我母亲是军人,是军属,也是现在的军嫂。

我非常高兴在山东厅开这个会,因为我母亲就是沂蒙山区的人。1938年日本打到了沂蒙,我母亲跟着姥爷、大姨一起投身于革命,并于1942年加入共产党。

我父亲经历过长征、打过平型关战役,跟着罗荣桓元帅来到了山东,是当时滨海军区有名的老四团的政委,曾经被山东军区和115师授予“模范政治委员”的称号。

我母亲当时在临沂下面一个区当妇女会会长,经人介绍,两人相识相爱结婚了。

1943年,她和我父亲结婚后,就变成38军前身,一个现在还在的344团的最早的一个女干部,跟着父亲在滨海进行抗日战争。

下面是我要讲的第一个故事。1945年8月,毛主席和党中央决定抢占东北,罗荣桓元帅就带着山东军区6万多部队,徒步或渡海到了东北,率先占领了辽宁、吉林、黑龙江。

我母亲因为当时刚生完我大哥,按照部队规定,这种情况下不能随部队走。因为当时她也是个军人,不便随部队前往,所以组织上就安排她在临沂一个小学当教师。

1946年3月,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延安和山东,消息传来之后,当时华东军,就是新四军和山东留下的部队,有一部分家属就迁到了东北的大连或者经过鸭绿江安排到了通化。

这时组织上问我母亲,你是随安置跟着一块走,还是有什么打算?

我母亲说,我的孩子已经一岁多了,可以走了,我自己去找部队。

就这样,她就独自带着当时仅仅只有一岁的我大哥跨过了胶济铁路,后来又坐船到了辽宁的丹东,这一路上可谓是艰险重重。

当时,东北政局非常紧张,渤海海面上,白天晚上都有国民党的军舰和美国人的军舰巡查,她所乘的小船躲开了敌人的搜查,好不容易到了东北境内,正好碰到我父亲所在的大部队。因为东北当时主要的军队就是从山东过去的,所以各级的领导多数都认识。在四平保卫战之后,我军大踏步后退,退到黑龙江牡丹江这块了。后来有人就告诉我母亲说,“你到了这边虽然登了陆,但是离那边还远着呢。”

所以,他们帮忙在那里找了一个大车,我母亲就这样乘车到了通化。到了通化以后,再往前走就得靠自己了。

我母亲并没有因此止步不前,因为她当时一心想找到我父亲,看看他是否平安,然后让父亲看看他从出生就没见过的孩子。

于是,我母亲就自己背着孩子去翻越长白山。当时长白山上还有很厚的积雪,时常有土匪和野兽出没,一路上,我母亲冒着生命危险,在极度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背着我大哥,日夜兼程地走了几千里路赶到牡丹江,终于找到了38军的前身东北一纵,找到了我的父亲。

这段经历当时在部队传为佳话,说何云同志背着孩子走了几千里路赶到部队来了。

至此之后,我母亲就跟着一纵后来改成38军迅速投入了战斗,并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一直打到了广西,还有一部分部队打到了云南。这就是我母亲千里寻夫、千里寻部队的故事。

后来在抗美援朝的时候,刚生下我十几天,母亲就参加了对伤员的救护工作,也几次去到朝鲜。因为38军当时在朝鲜荣获了“万岁军”的称号,我父亲是38军的政委,我母亲也是38军的一员。

后来回国,在吉林通化进行驻训的时候,传来了评级评衔的好消息。可是就过了一天,我父亲突然和我母亲说:“现在全军要大裁军,主要是走女同志。一共只有4600多个女军人授了干部军衔,有11万女同志要复员或转业,我是军政委,咱们38军那么多女同志,你得带个头。”

然后他不经我母亲同意,直接就宣布她复员转业了。后来我母亲一看,全军都是这个要求,10多万人只留下了不到1万人,于是,她就跟着11万人离开了部队。

就这样,虽然母亲在抗日战争时就参加了革命,一路大大小小也经历过很多场战斗,但是她既没有授衔,没有授勋,最后还脱下了军装。

后来,我父亲1956年先后在北京政治学院、高级党校和高等军事学院学习,我母亲就也跟到了北京,并把我姥姥、姥爷从山东接到了我们家,带着我们6个孩子。

当时在高院的时候,我父亲虽然是将军,但家里生活非常艰苦,因为国家当时处于困难时期。高院有个政策,新开辟的山区,谁家楼前屋后山下有空地,你愿意开荒你就开荒,收获归己。我母亲呢,就在家里弄了两个尿罐子,每天一早起来就开始给地浇肥、铲土,种地瓜、花生,还养鸡,以此来调剂家里生活。

再后来,她不甘于只在家里干这些事,又积极参加了家委会,做家属的工作。我家几个兄弟姐妹,当时有上中学的,有上小学的,她就给我们进行辅导学习,进行德育教育。所以直到现在,高等军事学院现在叫国防大学的老家长的子女们都记得,大喇叭上广播表扬过我的哥哥,说他表现非常突出。

在这个阶段,我母亲不仅相夫教子,积极参加社会活动,还不忘她的医生本职,为自己日后的工作学习,争取早日重返工作岗位。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1960年我父亲从高院毕业去了辽宁旅大警备区,是个兵团级的单位。这时候,军队也发现把大批的女同志复员转业后,使得医院、仓库等很多技术单位女同志稀缺,完全靠男同志也不能完全胜任。

于是,大连的部队医院就开始从部队复员转业的女同志里找一部分回来。就这样,我母亲就到医院当上了调剂员,后来又开始施药。

一开始我们几个孩子不知道,因为我们都在学校住校上学,每个星期天回家的时候,我母亲也在家。后来到了寒暑假才发现,她上班的地方离我们家很远,每天天不亮就得走,天黑了以后还不一定回得来,有时周末值班,她就回不来。

很多人可能会想,她都是6个孩子的母亲了,我父亲又是个将军,是个兵团级的领导,她何苦还要参加工作呢?

但是我母亲不这么想,她一方面重拾了过去的业务完成任务,另一方面,还广泛收集偏方,治病救人。后来离休之后回到北京,很多常人难解的疑难杂症,都通过她拿到不少收集的偏方,帮助治疗。

所以,我今天讲的这几个故事,是想要表达当年的军人、军属、军嫂,她们不论在任何条件下都积极、顽强地生活着。在战争的时候,她们充分发挥作用,流血牺牲,不怕困难;在困难时期,她们无怨无悔、积极努力。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几年说,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最近又讲,不能让军人流血又流泪,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指示精神,希望你们能更好地继承爱国拥军拥属的优良传统,弘扬新时代的军嫂精神,推动全社会形成关爱军人家庭,关心国防建设的浓厚氛围。

军嫂也姓军,也顶半个兵,军嫂有着和兵一样的荣光,我向你们敬礼!

吴岱将军(1918-1996年)

人物介绍:吴岱1931年投身革命,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先后任指导员、干事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三、四、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为开辟和壮大抗日根据地做出了重大贡献,曾被山东军区授予“模范政治委员”称号。

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参加了辽沈、平津等重要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又参加了多次抗美援朝战斗,任38军政委,曾任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