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特朗普的不屑,让欧洲很受伤

原标题:特朗普的不屑,让欧洲很受伤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2017年汉堡G20峰会上。

【环球时报驻法国、波兰、德国、美国记者龚鸣于洋青木丁玎柳玉鹏】编者按:“觉醒吧,德国!觉醒吧,欧洲!”“德国之声”主编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撕毁来之不易的伊朗核协议后发出这样的感叹。伊朗核协议并不是引发布鲁塞尔和华盛顿之间严重分歧的唯一问题,欧美在许多领域的矛盾日趋明显。一年来,美国先后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核协议、采取保护主义贸易措施、迁址驻以色列大使馆等等,这些“狠招”损耗着欧洲国家对重塑“大西洋联盟”的期望值。面对特朗普的“冒犯”,就连一向严谨、讲礼节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指责他“破坏了国际秩序中的信任”。欧洲人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特朗普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西方指挥官”,欧洲现在必须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欧洲的抱怨,特朗普根本不听

德国《斯图加特日报》23日说,欧洲人仍在空想拯救跨大西洋关系,但特朗普的新座右铭可能是:“美国第一,欧洲末日。”德国电视一台20日总结了特朗普让欧洲很受伤的四大“狠招”: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扬言惩罚性关税以及退出伊朗核协议。欧洲人每次都会发出抱怨,但特朗普就像“聋哑人”,根本没听进去。

早在特朗普当选时,法国媒体就悲观地认为“法美关系需要从零开始”,法国将不再是美国的优先级盟友,因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与法国政界、商界没什么联系。在法国没有“关系户”的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多次发表言论“冒犯”法国,如在法国遭遇恐怖袭击后说:“法国有着世界上最严格的枪支管理法,但除了坏蛋之外没人能携带枪支!”“法国随意让人进出国境,已被恐怖主义感染。”在不久前于达拉斯举办的全国步枪协会大会上,特朗普再次用法国恐怖袭击为美国枪支自由辩护,遭到来自法国官方和民间的一致谴责。

今年4月底,马克龙怀揣“维持伊核协议、打破保护主义和确保美国从叙撤军”三大目的访美。马克龙与特朗普有着握手、碰肘、拍背、拥抱、贴面亲吻等“兄弟般的”亲昵互动,特朗普甚至拂去马克龙肩上的“头皮屑”。法国媒体分析,二人表面的“温情外交”背后,潜藏着许多难以弥合的分歧。

德国人也对美国领导人的做法很失望。德国《焦点》周刊近日列举特朗普有关德国的9条最重要的“推文”,提醒读者美德之间的分歧:2013年10月:商人特朗普盛赞默克尔工作出色,特别是降低青年失业率。2015年9月:准备参选的特朗普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称德国“被移民接管”。2015年12月:默克尔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人物”,誉为“自由世界总理”后,特朗普嫉妒地表示:“他们选择了一个破坏德国的人。”2016年1月:德国科隆新年前夜发生大规模性侵事件,特朗普发推文讽刺说,德国让难民进入,现在难民向德国人发动袭击,要德国人“想想吧”。2017年3月:默克尔和特朗普第一次见面,特朗普拒绝了默克尔在白宫的握手。尽管他在推特中说与女总理会面“很棒”,但却要求德国人缴纳更多的北约“会费”。2017年5月:特朗普继续施压,指责德国对美贸易顺差太大,“该改变了”。2018年3月:特朗普升级贸易争端,警告要向德国汽车征收更高关税。2018年5月:默克尔第二次访美后,特朗普才出人意料地表现出和解姿态,称会谈将“对我们两个伟大的国家有利”。

在德国一家汽车公司就职的人事主管尤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一开始觉得美国新总统只是哗众取宠,但随着美国的一系列‘退、退、退’和加剧贸易争端的做法,让欧洲人不得不面对现实——跨大西洋关系的分裂。”他担心美国会对德国汽车制造业发起攻击,这对德国经济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因此德国必须寻找其他的伙伴。

欧洲“抵抗美国”,只是个口号

“特朗普为何能平安无事地怠慢欧洲?”美国国务院前官员、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主任杰里米·夏皮罗15日在《外交》杂志撰文称,鉴于特朗普本人的反复无常及其对跨大西洋同盟缺乏兴趣,美国就有可能做“破坏性举动”。随着欧洲政要义愤填膺地表态,有关跨大西洋同盟或将寿终正寝的预测也甚嚣尘上。文章回顾说,美国人让欧洲人感到愤怒或挫折感不是什么新鲜事。从1956年入侵苏伊士运河起,美欧关系就进入每10年发生一两次“危机”的模式。其实,即便是在2015年奥巴马当政的“太平年代”,当斯诺登暴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窃听默克尔总理的电话时,德国媒体就宣称“德美友谊已不存在”。美国官员对欧洲人“抵抗美国”之类的口号早就麻木了,似乎认为欧洲人只会说不会做。尽管2003年伊拉克战争引发的欧美危机可能成为欧洲“抗美史”上的一个“亮点”,但当时欧盟内部仍有14个成员国积极支持美国,其中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一言以蔽之:欧洲人比美国人更需要对方。

德国雷根斯堡大学美国问题教授沃尔克·德普卡特认为,“西方”价值观下的西欧和北美在冷战时期建成“综合性社区”,当时是为对抗东方集团,但随着东方集团消失,“西方”也面临劈裂。他认为,美国和西欧伙伴之间的关系已经疏远。

不过,法国等欧盟国家出于务实外交、防务安全和反恐考虑,又必须和美国合作。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巴黎办公室主任亚历山德拉认为,与奥巴马时代相比,欧美关系已越来越朝着“法美双轮车”靠拢,马克龙和特朗普私下关系看上去使法国正成为美国“最好的盟友”。实际上,维持美法盟友关系,可以提升马克龙在欧洲以及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老欧洲的威胁,新欧洲的机会

“在疏远欧洲方面,特朗普或许走得太远了!”彭博社专栏作家博施德斯基预测,欧盟下一个竞选周期或将远比上一次更反美。从贸易到气候变化再到伊核多边协议,特朗普似乎决心在所有重要事务上都与其欧洲盟友对着干,这使人不禁要问他是否压根儿不想要盟友。尽管欧洲政界人士自上世纪40年代末以来一直珍惜跨大西洋同盟,但欧洲公众和思想领袖或许并不这么认为。美国《新闻周刊》曾说过:“调查显示,特朗普在欧洲甚至比在美国国内更不受人待见。”在一些法国网民看来,美国的做法是损人不利己。网民西蒙·莱斯希望美国学会“理解和发现外交的美德”。

柏林洪堡大学研究生克劳迪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上中学时她曾到美国加州一所中学交流学习,那时的美国给她印象很好,在很多方面是欧洲的榜样,欧洲也把美国作为最紧密的盟友对待。克劳迪娅说,之前尽管欧洲人对小布什总统印象不怎么好,但美欧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顺的,现在特朗普完全越过欧洲人的“底线”——他似乎看不上欧洲,也不讲什么礼仪,欧洲人当然不喜欢他。

5月初,德国一项名为“年轻欧洲2018”的调查报告显示,英国、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波兰和西班牙的年轻人都不支持民粹主义立场,其中57%的受访者将美国总统特朗普视为“威胁”,只有11%的人将其看成“机会”。唯一的例外是波兰——将特朗普看成“机会”的人比例高达29%,而将其看成“威胁”的只有25%。

唯一的例外是波兰并不令人惊讶。作为“新欧洲”的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以来,虽然与欧盟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但东西欧的隔阂从未消失过。大部分中东欧国家希望能有更多的话语权,因此对美国的态度比较积极,波兰媒体上批评特朗普的声音相对较少。特朗普当选以来,北约开始在波兰北部兴建反导基地,向波兰增兵,并计划今年在波兰部署陆上“宙斯盾”反导系统。2017年7月6日,在华沙的克拉辛斯基广场上,特朗普发表演讲,赞扬波兰是负担足额北约国防费用的国家之一,声称要与波兰共同“捍卫西方文明”。

《华盛顿邮报》当时评论说,“特朗普对波兰的访问被视为怠慢欧盟和德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欧洲项目主任布拉特博格认为,对一些西欧人来说,他们正担心特朗普帮助引发一场痛苦的争论:从小布什政府期间开始走上前台的所谓“老欧洲”和“新欧洲”之间的分化。“你看看欧盟,那就是德国(的),”特朗普在入主白宫前几天时表示,“基本上就是德国的一个工具。这就是我认为英国退出来很精明的原因”。

尽管如此,在近日的美欧贸易摩擦和伊朗核协议危机中,波兰还是选择与欧盟站在一起,批评特朗普的相关政策和决定。原因是中东欧国家整体上期望通过追随美国而平衡与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但美国却不愿意照单全收。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是在美国大选期间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少数欧洲领导人之一,但在今年匈大选前,美国政府和媒体却对欧尔班政府大肆批评,导致欧尔班加强了对美国非政府组织在匈牙利的管理,逼迫美国金融大亨索罗斯的基金会从布达佩斯转移到柏林。因此,从长远看,在一些关系欧洲利益的问题上,中东欧国家依然会与欧盟保持大体一致。

美国“再次伟大”,欧洲要靠自己

欧洲战略问题专家、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德蒙布里亚尔认为,特朗普和以往的美国总统不一样,从二战以来形成的至今还令人期待的“大西洋联盟”已成为过去式,欧洲和法国需要另谋出路。法国前外长于贝尔·韦德里纳将当下的法美关系形容为“朋友和盟友”,但“法国不会一直向美国看齐”,特别是美国“好斗”的外交政策以及以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为特点的贸易政策。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欧美关系问题专家罗伯特·思提克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特朗普敢对传统盟友欧盟做出些不屑的举动,原因之一还是欧洲的衰弱。欧洲现在没有时间哭泣,必须勇敢地站起来,在世界秩序中寻找新的位置和新的合作伙伴。欧洲现在缺少像丘吉尔、戴高乐一样强势的领导人,欧洲要让美国看得起自己,关键还要靠自己。

在“旁观者”俄罗斯看来,美国的自私行为导致美欧关系明显恶化。俄罗斯创新发展研究所地缘政治研究中心主任罗季奥诺夫认为,特朗普已经至少3次羞辱欧洲盟友——进一步加强对俄经济制裁、让欧洲购买美国的天然气作为取消对欧盟国家进口钢铁和铝高关税的条件、不顾欧洲企业利益退出伊朗核协议——这些做法将欧洲置于无能的“奴隶地位”,而对特朗普而言,美国是最重要的。俄外长拉夫罗夫近日谈到美国通过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时也表示:“美国这种严重损害世界经济的行为,旨在不惜代价地推动自己的商业利益。欧洲商界不得不为这些行为埋单。”

“美国是我们的朋友和合作伙伴,应保护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如果华盛顿说它首先将自己的经济利益放在首位,那么它应该预计到欧洲人也会这样做。”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也对美国的一系列做法表达了不满。俄罗斯《观点报》做相关报道时评论说,实际上特朗普并不真正关心与欧洲的共同利益,他只想让美国“再次伟大”。因此,特朗普近期采取的所有行动都是对欧洲盟友的政治施压,甚至是羞辱。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和对伊朗进行制裁也是为自身利益,目的是造成石油价格上涨,而美国通过出售石油获利,欧盟国家则不得不高价购买石油。对特朗普来说,与欧洲盟友关系,只是政治方面的盟友,只有当这一盟友符合美国的意愿时才是朋友。俄罗斯《真理报》称:“马克龙和默克尔近来两手空空返回欧洲,特朗普明确告诉法德领导人他坚定信守对选民的承诺。因为欧盟并非权力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