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后来的我们》退票率占近期46% 院线:束手无策

《后来的我们剧照》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4月28日,《后来的我们》《幕后玩家》《战神纪》《低压槽》《黄金花》5部华语片同步上映,正式拉开了五一档的序幕,而这当中,由刘若英执导的《后来的我们》早在预售阶段就一骑绝尘,上映前一天票房就迈过一亿大关,首日共收获2.88亿票房,现在正朝着4亿迈进,这与国产片工作日单日最高票房纪录《战狼2》(首日2.92亿)极为接近,相较之下,其他几部影片都表现平平,《后来的我们》可谓一家独大,首日成绩是第二名《幕后玩家》的近7倍,差距悬殊。

上映首日《后来的我们》票房一骑绝尘

这要归功于《后来的我们》强大的营销攻势,此次影片的营销方微观娱乐为业界呈现了一出极为成功的营销案例。从邀请陈奕迅、五月天、田馥甄演唱电影主题曲,再到主打“伤心不听陈奕迅,分手不听刘若英”这样具有情怀感的标语;从极具煽动性的《后来2018》全国高校路演的宣传视频,再到刷爆朋友圈的“18岁你在哪里”的P图,《后来的我们》成功打破了之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维持了9个月的猫眼最高想看纪录,达到了91万的想看人次,所以之前很多业内人士就预测《后来的我们》必然会领跑五一档票房,甚至超越《前任3》19.41亿的国产爱情片票房纪录。

猫眼上《后来的我们》想看人数高达91.1万

但就在昨晚,一位影院内部人士在微博上爆料该片出现了大量退票的情况,而且退票率高达10%。这引发了很多业内人士的猜测:《后来的我们》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现象?网络上传出了《后来的我们》的造假手段:先通过票务平台大面积购入预售票,将电影炒热,影院方面根据预售票房数据锁定了大量的排片后,购入者再于上映当日大批退票,此时票房数据已经上去,而排片率也保持在了一个较高的水平线,可谓一举双得。这种网传的新型票房造假手段如下图:

网传造假流程图

凤凰网娱乐第一时间在线上联系了北京、杭州、大连、唐山几家热门地域的影院经理,他们都表示自己所在的影院出现了异常的退票现象,其中唐山地域的影院工作人员为我们展示了他所在影院昨日的退票记录,我们可以看到《后来的我们》在近期退票率是最高的,而上映当天达到最高,竟然有35张退票,退票票房达到了1122元,占近日来退票票房的46%

近期唐山某影院退票记录截图

他同时又向我们展示了2017年该影城全年的退票记录,我们可以惊讶地看到全年退票票房是37542元,也就是说昨天一天退票的比例放在去年就占到了近3%,用该工作人员的话说:“这不仅是罕见,简直是闻所未闻”。

2017全年唐山该影城退票记录截图

影城的工作人员们透露,这件事情最早是在院线工作人员的群里交流时发现的,一开始怀疑是固定粉丝团体所为,但经过分析之前并无先例,极高的退票率为影院的正常运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采访过程中一位院线经理愤怒地表示:“我做这一行十几年,也见过不少票房造假的事,比如之前的《叶问3》和《英雄之战》,但像这样明目张胆扰乱市场秩序的,还真是头一次!”

一位影院经理为我们展示的院线交流群截图

昨天与今天的票房大盘和单厅上座率相较之下也是天壤之别,大连地域的影院经理向我们展示了28日和29日《后来的我们》黄金场次的预售情况,可以看到上座率差别很大。经理表示,这是完全不正常的现象,因为一般话题度高质量好,第二天的上座率一定会超过前一天,再加上是休息日,这也是这也就是一般周六要比周五票房高的原因,但是《后来的我们》热度非常高,之所以第二天比第一天预售要差很多,“要么就是片子烂到了极点,要么就是第一天票房注水”

28日语29日黄金场次《后来的我们》预售对比

那么面对退票情况影院方面真的做不了什么吗?带着这个问题我们询问了受访的北京、杭州、大连、唐山几家热门地域的影院经理,他们的回应基本相同:“因为不是现场购票,而是走的第三方平台,所以影院完全束手无策。现在的电影售票平台已经参与到了电影的投资发行阶段,比如这一次猫眼就是《后来的我们》出品方之一,如果此事真是猫眼从中参与,那它在电影打分和想看人数上都会误导消费者,这本身就是一种市场舞弊行为。”

猫眼也是《后来的我们》出品方之一

就在大家纷纷怀疑猫眼是本次事件“幕后黑手”的时候,猫眼影片发行方猫眼电影于29日凌晨作出声明,表示截至28日,猫眼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当日总票房2.8亿的4.6%。并指出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目前,他们已将相关数据、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作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平台将关闭退票功能。声明如下:

猫眼29日凌晨发布的声明

针对此事,我们采访了业内资深人士——从事10年影院一线管理的陈君伟,他引用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一句名言:“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他表示,“电影艺术现在愈加产品化,既然作为产品,背后肯定有资本在运作。影院作为电影产品终端,会按照市场行为去为电影安排排片。10年前,胶片时代,排片基本就是以上座率来决定,上的好就加场次。那时候还没有第三方,也没有各个发行公司落地到影院,但现在有了第三方,会慢慢干涉到影片的排片,甚至观众购票的金额。”

陈君伟给们举了个例子,“比如某部影片的排片占比达到一定比例,就可能出现9.9特惠,达不到就得是30多块,对于有竞争对手的影院来说,这个很残忍,但又没法不去配合。而现在像猫眼这样的平台不仅是电商,还参与到了影片的发行当中,这是一种对于影院排片的‘绑架’!猫眼官方说昨天退票39万张,票房1300万,这些数据看起来很小,但是我个人感觉这些数据引发的排片产生的票房可以达到数亿元。”

据悉,目前部分影院已经紧急关闭了票务平台退票功能,其中一些影城还出台规定限制每个场次的退票张数,但受访的几位影城工作人员表示意义不大,他们纷纷感慨现在的电影市场不复以前,一家影院可以关闭第三方,但如果所有影院共同关闭第三方也并不可行,甚至一位有人发出了这样的预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现在都是影院联网的,下一次可能晋升为黑客行动也未可知!”

凤凰网娱乐针对此事试图联系《后来的我们》片方和营销方的工作人员,截止到发稿前尚未获得任何回应,官方除猫眼外也未作出任何声明,我们将继续关注此事动向,并借用一段在院线交流群里看似打趣,实则包含了大家对健康电影市场期望的小幽默来结束本文:

“后来的我们”票房后续如何变化我们无从知晓,但是这次的“幕后玩家”一定要找出来!否则电影行业里那些真正的“战神纪”只能活在“低压槽”里,永远开不出“黄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