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从遗忘的岁月中拯救一段友情 安妮与笔友珍贵信件被展出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西班牙《国家报》网站4月23日刊登题为《被遗忘的安妮信件》的文章,作者为哈恩·马丁内斯·阿伦斯。文章摘编如下:

只要读一读安妮·弗兰克的故事或只是盯着她的笑容看,就足以让人想起奥斯威辛集中营和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的无尽恐怖。在无数次被讲述的故事中,她的一生是回忆的不竭来源,但也会带来惊喜。

几十年来,鲜为人知的细节不断出现。其中最不为人所知事情隐藏在美国爱荷华州的丹维尔。在那里,安妮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她曾与那里的一个女孩有过书信往来。幸运的是,这些信件被完好地保存下来。最近,这个小城镇希望通过展出这些珍贵信件的复制品,以从遗忘的岁月中拯救一段可歌可泣的友谊。

安妮·弗兰克

1939年底,丹维尔一所中学的教师比尔迪·马修斯联系了阿姆斯特丹的蒙台梭利学校,以启动两所学校学生之间的书信交流。比尔迪每年都会借旅行之机把本校学生的手写信件带到国外,并将有交流意向学校的学生名单带回丹维尔,她希望以此推动跨地域、跨文化交流。在比尔迪从阿姆斯特丹带回的名单中,10岁的朱亚妮塔·瓦格纳选择了一个与她同龄的女孩。她的名字就是安妮·弗兰克。

朱亚妮塔给安妮写了一封简短的信,说她与母亲和妹妹贝蒂安一起生活在农场里。密西西比河离她家不远。她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回信是英文的,一共294个单词,日期是1940年4月29日。在回信中,安妮介绍了她的家庭情况,说自己与父母、姐姐和祖母一起生活。她还希望朱亚妮塔能寄一张照片过来,让自己看一看她长什么模样。信的署名是“您的荷兰朋友”。安妮还附上了一张阿姆斯特丹的明信片。

在随后的通信中,安妮与朱亚妮塔分享了自己的爱好——收集明信片。安妮从未告诉笔友,她和家人为了躲避纳粹迫害而逃到荷兰,也没提过她是犹太人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事情。这是一个女孩写给另一个女孩的信,也是一个世界写给另一个世界的信。

二战爆发后,两位笔友的通信中断了。朱亚妮塔急切地想知道安妮及家人的境况如何,但她再也没有收到回信。随着德国入侵荷兰,安妮一家再次落入纳粹的魔掌。

《安妮日记一书封面》

父亲失去了工作,安妮和姐姐被送入犹太人学校。他们被禁止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骑自行车,也不能去电影院、剧院和公园。父亲决定把家人藏起来,并打造了“隐秘空间”。后来发生的事情众人皆知,《安妮日记》使安妮·弗兰克成为不朽的形象。

二战结束后,朱亚妮塔继续给安妮写信。安妮的父亲回复了她,讲述了他们一家的经历和安妮的下落。

此后多年间,朱亚妮塔和贝蒂安一直保存着这些信件。直到1988年,她们决定将信件拍卖。匿名买家以1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4万元——本网注)将这些信买了下来,随后捐赠给洛杉矶的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如今,这些信的原件依然保存在那里。(编译/田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