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2018:王健林“哭过之后”更坚强?

  马云哭了,王健林哭了,王石也哭了……

  2017,这些大佬们怎么了?


1月20日,万达集团在哈尔滨举行30周年年会上,王健林突然潸然泪下。他动情地说,三十年万达真是不容易,但是我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万达要永远做中国民营企业的典范。

2017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新桃换了旧符。

王健林和他的万达迎来“而立之年”。但对这家享受了太多镁光灯的公司来说,刚刚过去的一年充满磨难,甚至是遭遇了成立以来最为惊险的一次危机。

“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空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南宋诗人杨万里这首脍炙人口而富有哲理的诗,对于此时的王健林来说,或许多了更多体认。

同样地产起家的许家印,以2813亿元的财富净值登上榜首。而王健林身价大幅缩水540亿,跌至第四位。在失去“首富”的名号之外,王健林和万达失去的可能更多,但却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莫言下岭便无难

30岁的万达集团站在十字路口。它需要向一个狂飙突进的旧时代告别。在已变化了的商业环境之中,要想能够存活下去,审时度势的能力成为摆在王健林面前的重大考验。

而从目前的情况看,他似乎完成的不错。

时针拨回2017年6月22日。当日一则“浦发银行、工行资管、建行上海等机构要求其管理人清仓与大连万达相关债券”的传言引爆市场,万达集团当天在资本市场遭遇“股债双杀”。6月24日,有关监管部门暗示几家大型银行不得对万达海外并购进行融资的消息,让危机进一步发酵。

随后,评级机构开始将万达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万达各种债券下跌之外,深交所上市的万达电影也宣告停牌并持续至今。

这毫无预兆的一记闷棍,令王健林一时错愕。

2017年1月,他在参加冬季达沃斯时还表示,万达集团每年有50-100亿美元专款用于对外投资,侧重娱乐和体育。彼时的王健林,似乎并未察觉到风雨欲来,而是不厌其烦地向外界描绘着他对海外市场的憧憬。直到半年之后,警报拉响,万达境遇急转直下。

赚的行人空喜欢

其实早在2016年,限制大型民企海外投资就显露端倪。

2016年年末开始,商务部明确表示将密切关注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非理性投资现象。万达、安邦、复星、海航等过去几年在海外一掷千金的企业,迅速成为受关注的焦点。

盘查海外并购企业债务和风险的背后,是各种因素导致的资本外流。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和2016年两年时间,中国外汇储备下降近一万亿美元。而限制大型企业海外投资,则被认为是防止资本外流的重要手段。进入2017年之后,多部委进一步发布境外投资规范。

梳理万达2012年-2017年的海外投资,除了2013年斥资3.2亿英镑买下一家豪华游艇公司外,其余海外投资多集中在影视娱乐产业——而这无疑踩到了监管层划定的红线。

时至2017年7月和8月,刀光剑影之间,万达危情再次变化。

一边是政策高压持续:8月18日,国家有关部门再度明确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另一边是嗅到风向变幻的王健林果断出手自救。

正入万山圈子里

2017年7月,万达集团旗下的万达商业与融创中国、富力地产签订一笔交易总额高达637.5亿元的协议,万达打包抛售了13个文旅城和77家酒店。

按照官方表述,此举可为万达集团直接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整体减债1100亿元。

紧随其后的是,王健林对外公开表态称,万达战略要全面调整:三年内要完全清偿集团内全部金融机构的债务;同时响应国家政策,未来投资要集中在中国。

显而易见,这与2015年其在哈佛演讲时的内容明显不同——“自己辛苦赚的钱随便花”,是彼时王健林信手拈来的表态。

万达的“白衣骑士们”陆续赶来。2018年1月底,万达商业宣布引入腾讯、苏宁、京东和融创四家战略投资者,共计吸收340亿元资金。在解决了短期资金困局、扫除了万达商业上市潜在不利因素的同时,亦向外界传递出众多大佬与王健林和衷共济的清晰信号。2月5日,万达宣布阿里巴巴出资46.8亿元成为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随着马云的入局,王健林后援团的声势显得更为浩大。

风波缠身的万达似乎迎来转机。其2017年成绩单显示,万达集团营收超过2000亿元,账上也有2000亿元现金,财务状况良好。王健林更是直言,万达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同时他也定下了万达集团未来十年的目标:作为最核心的资产,万达广场将增至一千家(现为226家),覆盖国内90%以上的城市。

王健林和他的万达是精明的,其中之一在于他知道何时应该低头。王健林对政府引导之下商业环境的熟稔自不待言。尽管在过去巨大的成功面前一时或有大意,但显然,其对风向的敏锐嗅觉并未失去。

他用了半年时间,通过大手笔转让资产、清偿海外债务、引入外部投资等一系列动作,回笼资金并降低负债率,将危机消解到了纸面上的最低程度。

一山放过一山拦

64岁的王健林朝着2017年望过去,可能满眼都是自己34岁时候的影子。

那是1988年,退伍军人王健林用借来的100万在大连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从此,凭借敏锐的嗅觉和出身行伍的严明纪律,王健林带领下的万达从地产起家,一步步横跨酒店、影视、文旅等行业,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30年倏忽而过。

站在2018年的潮头,王健林可能已无暇回味他在过去几年中的高光时刻。2013年凭借140亿美元的身价,他从宗庆后手中接过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头把交椅;同样是2013年,万达拿下首个海外项目伦敦ONE 60%的股权,雄心勃勃地准备在全球市场大干一场。

2013年-2016年这四年春风得意的时光,似乎让万达内外都习惯了仰视这个庞然大物,而对可能的危机暗流不知不觉。

如今泅渡劫波之余,他的豪言壮语少了。但王健林对当下生意场上的规则和生存逻辑,应该有了更多和更深刻的理解。

外在商业环境的变化和内部转型的要求,使得包括万达在内的巨无霸企业都将面临一个新的生存格局。从这个角度而言,万达的危机并未彻底消除。

作者:郭儒逸

新媒体编辑:李伟

原创文章 欢迎分享

转载请注明

本文转自中国财富帮(微信号:cfbondcom)


点击加入核心粉丝群

美股“股灾”一般会发生在星期几?

谁都能看懂的区块链科普小文!

怎么炒港股?入门必读!

赴纳斯达克上市的诱惑和风险

炒股用得上的两张表格!收好不谢

一文读懂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

→ 点此开启2018正能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