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解局:美国为何对叙动武?化武事件是真是假?

▲特朗普宣布对叙利亚涉化武地点实施精确打击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以东正在发生激战的东古塔地区,7日据称发生“化学武器袭击”,造成平民死伤。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警告,叙利亚政府要为此“付出大代价”。果不其然,14日,特朗普宣布对叙利亚涉化武地点实施精确打击,英法都参与此次军事行动。(一文看懂:美联合英法对叙利亚实施精确打击

>>起因

叙发生疑似“化学武器袭击”

4月7日有消息称,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东郊东古塔地区的杜马发生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一段显示平民受到疑似“化武袭击”后出现窒息、口吐白沫等症状的视频开始在网络上流传。

4月7日,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一名男子在医院接受治疗。(新华社/美联)

事件发生以后,美国等西方国家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叙利亚政府,指责叙利亚政府军使用了化学武器,美国还宣称,俄罗斯和伊朗要为支持巴沙尔政权承担责任,对此叙利亚政府坚决予以否认,称这是西方和叙利亚反对派制造的谣言。

东古塔地区是叙反政府武装在叙首都大马士革周边的最后要塞。此前,该地区反政府武装多次指责政府军在当地使用化学武器,但这种指责遭到叙利亚政府方面否认。

大约一年前,特朗普下令,美军方向叙利亚一处政府军空军基地发射大约60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其理由是,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地区遭政府军沙林毒气袭击。

>>发声

各方对此事持何种态度?

自叙利亚2011年爆发战乱以来,已多次传出化武袭击消息。特别是去年4月,美方以此为由对叙利亚发动空袭,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

围绕眼下的化武疑云,各方各执一词,却鲜有权威证据。美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先声夺人,把矛头指向叙利亚政府,更对准了俄罗斯和伊朗。

叙利亚

当地时间12日,叙利亚外交部发表声明称将全力配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关于杜马镇疑似化学武器袭击的调查。

叙利亚外交部再次表示,目前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正在误导杜马镇的疑似化武袭击,其声称获得的“证据”是为了误导舆论,以配合对叙利亚政府进行敌对的计划。

俄罗斯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2日说,俄罗斯军医和防化专家在杜马未发现有使用化学武器的迹象,也没有发现任何遭受化武袭击的伤者。

俄军总参谋部作战总局第一副局长波兹尼希尔11日表示,一些常在反政府武装组织内活动、头戴白盔的所谓“救援队”在杜马导演了一场“化武袭击”并炮制了所谓的视频证据。

美 国

特朗普在美国当地时间4月8日上午与内阁进行了会面。他表示,他将在未来两天内就对叙利亚是否发动军事打击作出决定。特朗普表示,这场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十分残酷,非常可怕,这样关乎人性的问题是决不允许发生的。

法 国

据法新社12日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当日表示,有“证据”证明阿萨德政权支持叙利亚的化学武器袭击。马克龙称,“我们有证据证明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至少是氯气。”同时他表示:“当我们判断是最有用和最有效的时候,我们将会做出选择,予以回应。”

英 国

英国政府发言人表示,英国当地时间4月12日下午,在英国内阁会议上,部长们收到了叙利亚杜马无辜平民袭击事件的最新消息,消息表示阿萨德政权“极有可能”对叙利亚人民使用了化学武器。内阁一致认为,鉴于阿萨德政权有使用化学武器的记录,且阿萨德政权“极有可能”是这次化学武器袭击的责任方,部长们认为,要采取相应措施以防止化学武器被再次的使用。

德 国

据联合早报网12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德国不会参与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

中 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叙利亚问题正处在关键的十字路口。政治解决是唯一办法,军事手段没有出路。中方一贯坚持和平解决争端,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动辄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一贯主张按照联合国宪章行事。中方愿同各方一道,支持联合国斡旋努力,共同缓和叙利亚紧张局势,推动叙问题早日实现政治解决。

>>幕后

美为何决意对叙利亚动武?

叙利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威胁采取军事行动表面上是要惩罚“化武袭击”肇事者,实际上还受到国内政治和对外战略因素驱动。

▲14日凌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遭美英法空袭。

首先,美国从战略上从未放弃推翻叙现政权。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美国通过扶持代理人,即叙反对派武装,以期达成推翻叙总统巴沙尔的战略目标。随着战事推进,反对派武装实力不断减弱,直接军事干预便成为美国选项。

其次,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有大量军事存在,对叙动武将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俄伊的战略布局,这符合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

再次,特朗普身陷“通俄门”调查等困局,外交倾向使用强硬手段,可能需要一场对外军事行动转移国内政治压力。

>>疑点

“化武袭击”事件真相是什么

叙政治分析人士马希尔·伊赫桑认为,“化武袭击”事件尚难下定论。一方面,叙政府军即将全面收复杜马,反政府武装处于劣势,此时使用并非不可替代、极易引发争议的化学武器“不合逻辑”。另一方面,叙政府指认反政府武装拥有化学武器,因此不能排除武装分子在撤离前销毁证据并嫁祸政府的可能。

金一南少将表示:这个事件发生的特别蹊跷。首先叙利亚化学武器应该在2013年以前已经销毁完毕了,这是在联合国的化学武器组织的这种监督之下所完成的,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还参加了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在地中海参加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从联合国的化学武器组织它的核查中来看,2013年以后,叙利亚从理论上已经没有化学武器了,去年到今年,连续两次化学武器袭击,都被西方称为是叙利亚政府,我觉得首先上一次没拿出充分的证据,没有证据证明,这一次同样。

▲4月7日,东古塔地区遭阿萨德政府空袭。

第二,都是在叙利亚的军队取得优势的情况之下,按照西方的描述,叙利亚军队取得优势,对手行将灭亡的情况下,叙利亚军队突然使用化学武器。从常理上来讲,叙利亚化学武器应该在2013年已经销毁完毕了,从逻辑上来讲,当一个国家的军队对它的叛乱组织,或者对它的恐怖组织取得绝对优势时,没有必要使用化学武器,用常规武器都可以把对方收拾了。

使用化学经常经常发生在什么时候呢?战况不行了,感到绝望的时候,最后孤注一掷,跟你拼命,反正我也完了,我跟你这么干一家伙,这种情况下使用化学武器。

>>揭秘

叙利亚 “化武”从何而来?

一名熟悉相关情况的中国专家表示,一般来说化学武器所涉及的毒剂主要包括神经性毒剂、糜烂性毒剂、全身中毒性毒剂、失能性毒剂、刺激性毒剂、窒息性毒剂六大类。目前被指控出现在叙利亚战场的化学武器,主要以神经性毒剂为主,包括沙林、VX等,也有少量报告称发现过芥子气等糜烂性毒剂,此外还有氯气等有毒物质据称也被用于战场。

叙利亚战场上出现的化学武器究竟来自何方?会是叙利亚政府原有的库存吗?

2013年10月,叙利亚正式成为《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缔约国,并与联合国合作,销毁其库存的化学武器和生产设备。2014年8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宣布,已经将叙利亚上缴的化学武器全部销毁。不过专家介绍说,被销毁的化武是叙利亚政府向禁化武组织宣布的和被禁化武组织核查过的那部分,不排除少量化武被反对派或其他组织所控制,而没有对外公开。这种情况此前也出现过,例如利比亚曾宣布上缴所有化武并销毁,但后来新政府上台后又发现了前政府没有对外宣布的化学武器。

不过禁化武组织专家此前的实地考察显示,在叙利亚各种疑似化武袭击事件中,使用的化学炮弹明显带有“手工作坊制品”的特点,似乎并非军方制式装备。它们大都是用陈旧的老式炮弹改造的,包括迫击炮弹、火箭弹和榴弹,甚至在一次化武袭击中就会使用多种不同类型的炮弹。这种特点在专业人士看来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化学炮弹危险性极高,通常都有非常严格的统一军用标准以便保管维护,同时还有鲜明标识以标明具体的毒剂种类。即便是二战中的日军所使用的化学武器,同时也采用这种做法。

因此专家表示,叙利亚战乱中,虽然政府军、反政府武装乃至“伊斯兰国”都被指控使用了化学武器,但禁化武组织公布的调查报告中,只确认了“叙利亚境内存在使用化学武器的事实”,但对于“谁是使用者”并没有给出明确说明。

叙利亚频发的化武袭击事件,让国际社会充满忧虑。除了不断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外,这些化学武器及其制造技术会不会流失到其他国家甚至恐怖组织手中?能否控制住这种趋势呢?

中国专家介绍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彻底截断叙利亚化武的供应很难。这一方面是因为长期战乱,无论是全面查找叙利亚境内的化武库存或生产设备,还是监控边境地区的化武原料走私渠道,难度都非常大。另一方面,叙利亚境内出现的几种化学武器制造难度都不高。例如使用最多的沙林毒剂,只要具备生产含磷农药能力的化工厂就有可能生产类似的有毒物质。在著名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中,几名邪教徒只凭借简陋的设施就制造了相当数量的沙林毒剂。更让人担心的是,随着氯气等有毒物质也被投入战场,未来的化武袭击门槛有可能会逐渐降低。

(参考资料来源:新华社、环球时报、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