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新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是谁 他会撺掇美伊打仗吗?

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聘请了一个坚定不移的对朝鲜和伊朗的战争的激进倡导者约翰·博尔顿来监督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政策。

null

博尔顿

约翰·博尔顿在外交方面的职业生涯表现不佳,然而他批评了奥巴马政府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甚至认为当局采取制裁措施来迫使朝鲜政权放弃其核武器是软弱的。这样的人还真符合特朗普的要求呢。于是约翰·博尔顿就成了新的国家安全顾问,取代了之前位置摇摇欲坠的麦克马斯特。

麦克马斯特被一些人认为是对特朗普的制约力量,然而现在这个制约力量也被美国外交政策中最具侵略性的人博尔顿所取代,这将给外交界传播恐惧,即特朗普政府可能准备采取戏剧性的鹰派转向。

约翰·博尔顿认为,怎么让朝鲜和伊朗弃核?当然是通过战争啦。。

null

博尔顿

美国科学联合会的高级研究员兼核武器政策专家亚当·摩尔说:“仔细观察可知,约翰·博尔顿是美国最极端、不负责任和最危险的声音之一。”

留着大胡子的博尔顿在政府中有着了漫长而且经常引起争议的职业生涯。他曾在罗纳德·里根和老布什总统时期担任高级职务,在那时,他领导美国成功反对加入国际刑事法院,并且试图阻止引入更强有力的全球生物武器管制。

2005年,小布什总统任命他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这才使他名声大噪,当时伊拉克战争仍为平息,小布什把博尔顿置于美国与国际社会关系的核心,至少可以说是有争议的,因为他几乎没有试图掩饰他对国际组织的深层次蔑视。

null

小布什和博尔顿

他曾经指出,如果纽约的这座38层的联合国大楼“失去了10层楼,那么它也没什么变化嘛”。他的另一句名言是:“没有联合国,只有一个国际社会,当它符合我们的利益时它偶尔可以由世界上唯一的真正力量领导,那股力量就是美国。”

听听这话里面强烈的单边主义和沙文主义气息。

当2015年美国与伊朗正在就核问题进行谈判时,博尔顿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谴责整个谈判进程的文章,那篇文章的标题是“为了阻止伊朗的炸弹,炸毁伊朗”。

博尔顿在电视上多次重复这些观点,据报道称,特朗普选择他是因为他在电视上多次阐述这些观点(尽管特朗普最初显然对他的胡子有所保留),所以特朗普很清楚博尔顿的政治立场。

传统上,国家安全顾问召集和主持内部政策辩论,但博尔顿的记录表明,缓和气氛不是他的风格。在国务院时,他曾固执地认为伪造的萨达姆·侯赛因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是真的。

博尔顿过去的一切都表明,他将推动特朗普好战的政策,而不是做个老好人和稀泥。

特朗普最近接连进行人事调整,现在老班底只剩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了。雷克斯·蒂勒森周四作为国务卿举行了最后一次告别演讲,并将于本月底正式结束其国务卿生涯,他被更鹰派和忠诚的麦克·蓬佩奥取代。

下个月初,博尔顿就将接任麦克马斯特的位置,这意味着特朗普亲手打造了一支鹰派好战的队伍。

null

特朗普和麦克马斯特

如果特朗普在5月中旬未签署对伊朗的下一期制裁豁免,美国将违反2015年签订的核协议协议,极有可能引发海湾地区的新危机,并在与欧洲盟友的关系中引发裂痕。出于这个原因,麦克马斯特和蒂勒森都敦促他签署制裁豁免。然而博尔顿过去三年一直在催促美国政府破坏核协议。

当特朗普前往计划举行的与金正恩的会面时,博尔顿也将在特朗普身边,他的存在将不可避免地闹出点事情,他主张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博尔顿承认朝鲜可能因为美国的军事行动而对韩国平民造成破坏性报复,但他认为“没有任何外国政府,甚至是亲密盟友,可以否决保护美国人免受核武器侵害的行动”。

尽管博尔顿对伊朗和朝鲜都是鹰派,但当他谈到特朗普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时,他表现得非常灵活,淡化了总统祝贺普京赢得大选胜利的重要性,他暗示民主党电子邮件遭受俄罗斯黑客攻击可能是奥巴马政府的一次虚假宣传。

对于一位希望转移通俄调查注意力的总统而言,通过在世界舞台上寻求对抗来转移矛盾,博尔顿可能是国家安全顾问位置完美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