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摔狗者”何兴丽:我和她,没有赢家

记者/任真 张雅丽

编辑/刘汨 宋建华

▷lion之死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网络群体事件”

一场“柯基犬之死”的争议,从事发时的1月份,一直持续至今。

4月2日,争议双方当事人何兴丽、吴某某(旦旦)分别结束7天的行政拘留,走出看守所。在这场无数人卷入的网络暴力事件中,她们既是最初发出控诉的受害人,也最终成为了接受法律处罚的施害者。

3月27日,何兴丽因利用网络发送威胁、恐吓信息威胁他人安全,柯基犬lion的主人吴某某因利用网络散布他人个人隐私,双双被成都龙泉驿警方拘留。

今年1月10日,成都女孩旦旦在丢失柯基犬半个月、向捡养人索要无果后,向成都一微博号求助。捡养人何兴丽的部分个人信息,包括名字、电话号码、年龄和工作单位被暴露,该事件被媒体披露后,引发社会巨大关注。(详见深一度此前报道“摔狗者”何兴丽 | 深度报道)

4月7日,旦旦在回复深一度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而何兴丽则表示,她会坚持反网络暴力,“谁能保证下一个被泄露隐私的人不是你自己呢?”

“我们之中,没有赢家。”何兴丽如是说。

▷何兴丽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

在拘留所呆了7天

深一度:什么时候从拘留所出来的?

何兴丽:4月2日的晚上,一帮朋友接的我,然后去泡了温泉,他们给我准备了新衣服,我把之前的衣服都扔了。

深一度: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何兴丽:朋友们说去晦气,我是不信。

深一度:3月26号晚上是直接告知你要行拘的吗?

何兴丽:先开始做笔录,然后就告诉我,因为1月11日发送威胁、恐吓信息威胁他人人身安全,被行政拘留7日。

深一度:当时什么反应?

何兴丽:很懵啊,所以他们给我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我也一直没签字,事情过去那么久了,都已经结束了,怎么又提当初的事情,何况我们已经在2月5日接受了法院的民事调解,赔偿了她狗的损失6666元钱,我和她之间也道了歉。

深一度:你当时是怎么道歉的?

何兴丽:我不小心摔死了她的狗,我肯定是做的不对。另外,我们之间沟通不顺畅,肯定我也有问题。

深一度:但是你们彼此又都在2月7日和10日再次报警?

何兴丽:我报警是因为我的个人隐私被泄露,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不针对她一个人。

深一度:但包括她对吗?

何兴丽:是的,一码归一码,我做错的我认,她做错的她也得认。都是成年人,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深一度:那你到底有没有威胁过旦旦?

何兴丽:事情得连起来看。和解前,舆论很热的那段时间,有一次她在微博上说我把她整的人不人鬼不鬼,我当时很生气,我怎么整你了?我就主动短信她,说向她宣战,我觉得这能算威胁的话,算吧,但我更觉得是一种警告。

之前1月11日,警方可以调取当时我们的微信聊天记录,那个小伙子的截图是我随手截的,根本不是找的什么人,后来他也澄清了,旦旦当时也在微博上澄清了。她当时微信我“一条狗和你的人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这算不算威胁啊,我觉得不算啊,就是互相吵架,撂狠话。

▷柯基犬lion最终伤重死亡

可以看到社会的病态

深一度:还有网友骚扰你吗?

何兴丽:有,但越来越少了。比如上次和朋友在一起,我不想接电话,扔给我朋友接。一个女孩说,“让何兴丽接电话,你又不是摔狗的凭什么你接啊,我要骂何兴丽。”

深一度:你怎么看?

何兴丽:从我的事情上可以看到一个社会里的病态。

深一度:病态的社会?

何兴丽:我不评价在网上骂我的人,毕竟大家都有正义感,只是真相总是片面的。我只说打骂人电话、发侮辱短信、送花圈一类的行为,我一直在把这个事情当做观察社会的窗口。

深一度:都是骂你的吗?

何兴丽:也有支持的啊,很少。一类就说我挺坚强的,被人肉到这种程度还能坚强地活着,问我好不好,我说我挺好的谢谢关心。还有一类人是从法律角度来建议我要去维权,推动中国在个人隐私方面的进步。

深一度:你愿意去做这件事吗?

何兴丽:愿意。你看现在泄露个人隐私的事情有多少,谁能保证下一个受害者不是自己?我愿意扛起反网络暴力的大旗,反正我觉得有意义。

我们之中,没有赢家

深一度:当时你和旦旦达成和解,是基于什么基础呢?

何兴丽:当时一个很有经验的法官帮我们调解的,说在这么乱的情况下,你们当事人一定要保持冷静,有辨别是非的能力,让我们共同把这个坎度过去。因为我们之中,没有赢家。

深一度: 2月5日你们接受民事调解,2月7日旦旦为什么又会报警说你威胁她,后来她的微博还晒出了一些你辱骂的内容?

何兴丽:我不知道,我当时微博被盗了,我有证据,也都提交给派出所了。当时还有人盗我支付宝,当时我还跟派出所所长开过玩笑说,你看下一步,可能要复制我的银行卡了,这个证据我是提交给了派出所。

深一度:今天你跟旦旦走到这一步,你自己分析过原因吗?

何兴丽:最大的问题就是误会吧。我和旦旦之间有误会,警方对我们有误会,认为我们和解之后还在闹。

深一度:现在你的微博还在吗?

何兴丽:在,“虎妞罗杰”是我的微博账号,其他都是假的,那些假账号我也上报给警方了。

深一度:你只是发了声明,怎么确保可以跟旦旦解释清楚呢?

何兴丽:我联系不到她。电话、微信都被拉了黑名单。另外,我就是这样的性格,我觉得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

深一度:你到底在微博上和她掐过没有?

何兴丽:掐过,就是她发了“相关部门不让我怎么怎么样”,包括动物法什么的,还有“何兴丽不要过个好年”,这些我都掐过她,我都公开的,在微博下面的评论里有一些。但我微博被盗的时候,不是我发的,包括她晒出来的短信。

▷网友对何兴丽的谩骂从网络延伸到了现实生活

可以打110,但不要吵架

深一度:这种误会你没想过弥补吗?

何兴丽:其实我想过约她出来,聊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不管外界怎么去看,重要的还是双方的一个态度。但是联系不到她。

深一度:你尝试过哪些办法?

何兴丽:QQ。

深一度:你们一起去过法院、警方那里多次,也没有机会好好聊聊吗?

何兴丽:警方和看守所一直是分开我们的,坐不同的车,在不同的房间。我想是为了避免我们打架、避免吵架、避免掐吧。但如果有一定的谈话基础,我想我不会这么做(发送威胁、恐吓信息)。

深一度:你从始至终也不了解她的诉求?

何兴丽:我可能了解她的诉求,但仍然觉得是人生中最难沟通的一次。

深一度:但你会不会觉得她之前向你要狗的时候,也觉得你是最难沟通的?

何兴丽:是,我们没法沟通。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任何事情最好的沟通方式是面对面,看到彼此的表情,而不要只是微信。

深一度:具体到这个事件呢?

何兴丽:第一个,我们最开始没有直接当面沟通。第二个,在发生误会之后,一直没有一个沟通平台。第三,就是不仅没有沟通平台,反而在网络的推波助澜下,出现了很多误会。

如果说我威胁过她,我也没有真的想过去伤害她,没有。网友做的,我不会算她头上。

深一度:最后想说什么?

何兴丽:女人真麻烦,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吵架,可以直接打110。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