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被贸易战终结30年繁荣 日本前首相:中国应吸取惨痛教训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3月22日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中国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涉及金额约达500亿美元,涵盖千余种产品。特朗普这一对华贸易保护措施,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今日,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周一出版的人民日报上撰文称,中国在很多领域进步飞速,直逼美国,令美国颇有压力感。这与日本曾经经历过的情形非常相似。中国应该吸取日本的惨痛教训,提高警惕,谨慎行事。

以下为福田康夫文章全文: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让所有人幸福》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面对世界经济的复杂形势和全球性问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旨在让全世界所有人都幸福。“一带一路”建设便是一项具体行动,通过促进各国合作,实现共赢共享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让所有参与国,乃至全世界都能从中受益,增进所有国家人民的福祉。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带一路”是具有跨时代意义、非常了不起的倡议。作为邻国,日本理所当然应该加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之中,并与中国合作一起造福各国人民。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一带一路”倡议、新型国际关系理论是紧密相连的有机整体。随着中国不断发展,我一直期待着习近平主席就国际关系发表清晰明确的看法,令人高兴的是,他提出了新型国际关系理论。倡导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理论贯穿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实现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人类梦想作为最终目标。对于习主席提出的新型国际关系理论,我举双手赞成。

如今,中国在很多领域进步飞速,直逼美国,令美国颇有压力感。这与日本曾经经历过的情形非常相似。上世纪80年代,日本对美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在被迫与美国签订“广场协议”后,日元在短时间内迅速升值。这种剧烈变化也对日本的市场、产业、经济等各个方面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中国应该吸取日本的惨痛教训,提高警惕,谨慎行事。

现在中国不仅对美国,对很多国家都有贸易盈余。这说明中国在全球化体系中发展得很好,说明中国企业抓住了全球化的本质,获得了利益。全球化是什么?全球化就是以低的价格生产质量好的产品。各国人民都喜欢物美价廉的产品,能生产物美价廉产品的国家贸易盈余自然就会增加。如今美国的贸易赤字,一部分原因就是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深受美国人民喜爱。在深受贸易赤字困扰的同时,美国更应该反省的是本国的生产模式。

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和自由贸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当前,世界各国都非常担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倾向。中国和美国早已是密不可分的合作伙伴。美国有很多产业依赖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与此同时,美国也有诸如农业等不少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产业。特朗普政府急于求成,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可能暂时缓解美国的贸易赤字,但如果不改变美国的产业结构,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贸易赤字问题。相信美国国内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目前的贸易保护措施,美国政府应该及时进行政策调整。

中国的不断发展,给世界各国带来了大量发展机遇。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对中国强大后会走向何方表示担忧。在关键时刻,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向全世界宣示了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习近平主席的外交思想对于打消国际社会的担忧具有重要意义。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报告,不仅对中国未来发展描绘了方向,还为解决世界问题贡献了中国方案。国际社会希望能进一步听到中国的看法与主张,此次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相信通过媒体的客观准确报道,世界各国将会越来越了解中国。

福田康夫上述文章所说的“日本的惨痛教训”,究竟指的是什么?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找到了一些资料,从中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美国对日本发动的贸易战和汇率战,是怎么将日本推向衰退的深渊的。

据参考消息网报道,二战后,随着日本经济的恢复和增长,日本与美国之间于1955年在纺织品领域首次出现贸易摩擦。1965年,日本对美贸易开始出现顺差,1968年日本跃居世界第二经济大国,随之日美贸易摩擦日益增多。这一时期,日美之间的贸易总体上是垂直关系,日本尚未对美国构成明显的竞争,日美摩擦没有受到更多关注。

▲图片来源:天风证券研究所(点击可放大)

20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大国的地位不断巩固,美国在一些领域受到挑战,日美贸易摩擦趋于频发并不断升级,摩擦的领域从纺织品逐渐扩大到钢铁、家电、船舶、汽车、半导体等。特别是经历了两次石油危机后,日本节能省油的汽车对美出口大幅增长,1980-1984年,日本对美出口在其总出口中的比重上升到35.2%,四年间提高11个百分点,加之里根政府实行高利率政策,导致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急剧扩大。

▲图片来源:天风证券研究所(点击可放大)

在这种情况下,日美在汽车领域的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美国开始将汇率作为缓解贸易收支失衡的手段。1985年9月,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和英国达成《法国、德国、英国、日本以及美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总裁的声明》(以下简称:广场协议),日元兑美元汇率被迫大幅升值。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查询资料后了解,“广场协议”签订后,上述五国开始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在国际外汇市场大量抛售美元,继而形成市场投资者的抛售狂潮,导致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1985年9月,美元兑日元在1美元兑250日元上下波动,协议签订后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美元迅速下跌到1美元兑200日元左右,跌幅20%。

在这之后,以美国财政部长贝克为代表的美国当局以及以弗日德·伯格斯藤(当时的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为代表的金融专家们不断地对美元进行口头干预,最低曾跌到1美元兑120日元。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美元对日元贬值了50%,也就是说,日元对美元升值了一倍。

随后直到1988年度,日元升幅高达90%。当日元升值难达预期效果后,美国继续打出一套组合拳:

1、1988年出台新的贸易法,启用“超级301”条款。1989年老布什执政后,在对日钢铁、汽车、半导体等贸易摩擦中,都曾动用过该条款。

2、要求日本解决美国产品的市场准入问题,开放农产品、高技术产品、服务业等市场。

3、迫使日本进行制度性改革,1989年日美开始“日美结构协议”谈判,就经济政策、制度及企业行为等进行磋商,促使日本在流通体制、商业惯例等方面进行开放性改革。

▲图片来源:天风证券研究所(点击可放大)

据云核变量金融交易员消息称,伴随着实体经济的衰退,日本炒房团、炒地团开始崛起,那个时候,日本处于癫狂的状态,没有人相信房价会暴跌。但进入上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经济陷入长期低迷,产业竞争力下降,日美贸易摩擦逐渐消退。

然而挑剔贸易战美国就独善其身了吗?答案并不是。

首先,摩擦中最大的受害者是美国广大的消费者。限制日本产品进口,使国内消费者的商品选择余地减小,难以享用到质量高、实用性强的日本产品。

其次,美国国际形象受损。从本国利益和需要出发、在经济低迷时挑动贸易摩擦来转嫁国内矛盾,是美国惯用的伎俩。伴随战后日本经济的崛起,美国不断挑起对日贸易摩擦,同样也暴露出其自私的本性和霸权主义。

最为长期的影响是,被保护的产业更加缺乏竞争力。如美国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所指出,“依赖保护的产业在碰到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相对没有办法很快调整适应”,容易陷入恶性循环。在日美贸易摩擦的演进过程中,美国非但未能阻止日本经济的进一步强大,反而让本国的产业竞争力趋于下降,经济地位下滑。到1980年,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从1955年的40.3%下降到23.3%。

此外,据金融时报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表示,我们应该吸取日本的教训,不能从贸易战打到金融战。我们既不应该引导汇率贬值,也不应放任汇率大幅升值。除了生产率决定的比较优势之外,汇率的变化也会通过价格直接影响两国的比较优势。对此,我国在宏观层面需要有审慎的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