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做兽医10年,他曾为18岁狗狗安乐死,当时狗和主人对视落泪

蔺东启是上海农科院动物门诊的一位兽医,他说自己当兽医是“阴差阳错”,但因为“爱好这个行业”,他坚持了下来。十年前刚毕业的蔺东启只拿一千元月薪,现在同学里只有3人坚持做临床兽医。为一只18岁狗狗做安乐死后,他才知道人与动物的情感可以如此密切。

蔺东启说道:“我之前在北京大型的动物医院工作了五年,三年前又来到上海农科医院动物门诊,接触了这个专业之后,发现最接地气的就是上一线,去救治动物,当临床的医生,当时35个同学,干到最后的就3个了。”

蔺东启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很多人把动物当做了一个物品,现在逐渐把动物当做一个亲人来看待,自己现在觉得,动物就像人科里的儿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