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特朗普突然宣称将从叙利亚撤军 五角大楼:啥?

2017年10月1日,叙利亚拉卡,一名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武装人员躲避狙击手的枪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原标题:特朗普突然宣称即将从叙利亚撤军 美国防官员:我也很蒙圈

继美国宣布将在叙利亚保持“开放式”军事存在后不到三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次关于基建的演讲中突然表示美军很快会撤离叙利亚。而就在数小时前,五角大楼发言人才强调美军在叙利亚还有大量重要工作未完成。

据CNN新闻3月29日报道,周四在俄亥俄州宣传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时,特朗普突然表示要把叙利亚问题“留给其他人”去操心:

“顺便说一下,我们把ISIS打得很惨,我们很快就会从叙利亚出来了。让其他人去操心吧。很快,我们很快就能出来了。”

特朗普称美军即将从“伊斯兰国”(ISIS)手中收复所有占领地,然后“回到我们的国家,我们心之所向,想要回的地方”。

目前有2000名美军士兵驻扎在叙利亚,其中大部分为特种兵,负责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合作打击ISIS。

标星条旗处为报道称驻叙利亚美军基地所在位置。图片来源:美国保守派网

今年1月,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公布了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保持“开放式军事存在”,继续在叙利亚驻扎,以遏制伊朗的势力并确保叙总统阿萨德的最终下台。

虽然蒂勒森已经下课,但从美国防长马蒂斯、即将接任国务卿的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到即将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都曾指出美国必须保持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以完成除打击ISIS以外的任务。

在特朗普周四的讲话后,一名熟悉打击ISIS行动的国防官员表示自己“不清楚”特朗普的表态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位官员称,军方目前的判断是,由于叙利亚存在的各种难题未解决,现在并不是考虑撤军的时候。

这位官员指出,美国面临的难题包括如何处置被捕的400多名外国ISIS士兵、阿萨德的未来以及俄罗斯的军事影响。

在被问到特朗普的表态时,美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Heather Nauert)称自己没有看到特朗普的发言,而国务院并未听说美军准备撤离的计划。

就在特朗普讲话前数小时,五角大楼发言人怀特(Dana White)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强调,叙利亚境内的ISIS依然对安全构成威胁,而美军除了从战场上战胜ISIS之外,还需要从意识形态上清除滋生ISIS的土壤,防止其卷土重来。

近几周,美国防官员公开承认美军在叙利亚打击ISIS的进程受阻,主要是因为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控制区阿夫林发动的军事行动。本周二,防长马蒂斯明确指出,正是土耳其的行动“让叙利亚民主力量无法集中精力与ISIS残余部队作战”。

在打击叙利亚ISIS的战争中,以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是美国最重要的同盟。但土耳其一直将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附属武装组织人民保护部队(YPG)视为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呼吁美国为首的联军将其列为恐怖组织。

上周拿下阿夫林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军队将继续东进,沿叙利亚北部边境横扫包括曼比季在内的库尔德人控制区。叙利亚民主力量和美军均驻扎在曼比季。

除打击ISIS之外,在蓬佩奥和“鹰派中的鹰派”博尔顿看来,美军在叙利亚的行动也是制衡伊朗的重要武器。

本月初,在被问到驻叙利亚美军是否会改变策略、转而打击伊朗及其代理人时,蓬佩奥拒绝对具体政策置评,同时把矛头对准前总统奥巴马。蓬佩奥指责正是奥巴马政府的撤军行动让伊朗在叙利亚“横行无忌”,使得现任美国政府不得不想出各种办法阻止伊朗对中东地区的“同化”。

去年7月,博尔顿也表示,在ISIS落败后,美军为首的联军需要对伊朗在叙利亚的“野心”进行打击。

《华盛顿邮报》分析认为,不需要对特朗普周四的表态当真,特朗普此前经常发表此类似不符合美国外交政策的言论,以发泄不满情绪或者为演讲制造气氛。

但在2016年参加竞选时,特朗普确实多次对美国在中东和阿富汗的军事干预表示不满,称总有一天“我们不能充当世界警察”。

奥巴马时期的叙利亚问题顾问戈登(Phil Gordon)在接受美国政治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在中东政策问题上,特朗普一直充满了矛盾。

一方面他支持重拳打击伊朗和ISIS,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流血花钱;而如果真正由特朗普选择的话,“他会让美国撤军”。

但正如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所说:“战争在你愿意时开始,却并不在你乐意时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