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正文

白银连环杀人案被告人被判死刑:14年内奸杀11人

▲资料图:2017年7月18日,被告人高承勇在庭审现场。

3月30日上午,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高承勇抢劫、故意杀人、强奸、侮辱尸体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高承勇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及侮辱尸体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判决被告人高承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物质损失。高承勇当庭表示服判,不提起上诉。

2016年8月26日,自1988年起连续在14年间强奸、杀害多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甘肃省白银市落网。高承勇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成功告破。

由于涉及隐私多,案情复杂等原因,该案于2017年7月18日上午在白银市白银区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被告人高承勇以谋取钱财、强奸妇女、满足变态心理为目的,在甘肃省白银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采取尾随女性、入室作案等方式,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及侮辱尸体犯罪,共致使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区10起、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区1起)。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8月12日,“北京时间”独家披露“白银案”重启侦查细节,刷屏社交媒体。案件告破后,相关报道与制图再次被借鉴与引用。

>>案情

高承勇涉故意杀人强奸等4宗罪

2017年4月24日,甘肃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白银市检察院依法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检方指控高承勇涉嫌四宗罪,包括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

考虑其犯罪情节、手段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公诉人建议判处被告人高承勇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由于该案历史久远、被害人众多、案情复杂,从去年4月24日提起公诉起,一直到开庭,白银市检察院忙碌准备了近3个月时间,仅案件审结报告就长达120余页、6万余字,询问提纲80余页、4万余字,举证质证提纲120余页、6万余字,PPT近千张。

1998年5月至2002年2月,白银市白银区先后发生多起强奸杀人案件,受害人中年龄最小的仅8岁。这起被称为“白银连环杀人案”的刑事案件曾被列为建国后十大悬案之一。高承勇针对女性的杀害手段极度残忍,不仅强奸、杀害女性,还用刀切割女性生殖器官、人体组织等。

▲资料图:2016年8月,嫌犯高承勇在白银市落网。

2016年8月26日,警方在白银市工业学校一小卖部内将其抓获。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作案11起,杀死11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致歉

高承勇愿赔偿 能赔多少算多少

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王护民介绍了法庭上高承勇的一些变化。

事实上,随着法庭调查的深入,现场的气氛也越发凝重。许多年前的那一幕幕血腥残忍的画面重新浮现在人们的面前的时候,令人窒息。当被害人的尸检照片、作案现场照片、大量证人证言以及高承勇在公安机的供述一一展现时,旁听席上,被害人家属在抽泣,甚至有人情绪崩溃,试图击打高承勇。

高承勇本人的情绪、态度也从庭审第二天开始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他没有了往日的镇静、冷漠,不但当庭承认自己所犯罪行,而且言辞恳切,在庭审结束后,甚至展现出少有的一面,变得善谈起来。

据副检察长王护民分析,庭审的过程,对高承勇的心理应该也是一种压抑情绪释放的过程,他背负那些罪恶近30年,可想而知,并不轻松。

通过庭审,王护民感觉,高承勇虽然罪不可赦,但并没有完全丧失人性。高承勇在大量证据面前,承认了自己的罪恶和错误。在最后陈述中,高承勇还站出来给被害人家属鞠躬道歉,表示愿意赔偿受害人家属,能赔多少算多少。

▲高承勇向被害人家属道歉。

此前,有媒体记者问被告人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高承勇是否提出了要捐献器官?朱爱军说,“是的。但不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是我们在询问过程中,提到了民事赔偿的问题,他说他愿意赔,但是没有这个能力(赔钱),愿意用器官捐赠。”

不过,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高承勇从来没有跟法院合议庭成员提起过这个事情。

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分析表示,案件中,涉及民事赔偿部分应该由被害人的家属提出,主要涉及经济赔偿的部分,一方面是被害人死亡的时候,家属们丧葬费以及被害人的死亡赔偿金等,另一方面是被害人需要赡养或者抚养的家人,可以就这些年来的生活费用对高承勇提出赔偿。

>>细节

专挑年轻女性下手 不杀人难受

高承勇向警察证实,所谓“专杀红衣服、高跟鞋、长头发”的流言为假,他没有特定目标,在大街上随机挑选独自行走的年轻女性,跟踪,在受害人开门的瞬间,将其推进去,直接抹颈。“看得上的就奸,看不上的就直接杀掉”,高承勇说。

1998年1月16日发生在胜利街88号的案件,高承勇第一次割取死者的器官。他觉得这给了他兴奋感,此后,他又三次割取死者器官。

高承勇供述,割取人体器官,很多时候是因为对方反抗所产生的报复心理。

▲一名白银连环杀人案中的遇害者。

那时,参与过案件侦查的警察猜测,凶手会把割完的器官扔掉,翻完了受害者那一片的一两百个垃圾箱,但遍寻不见。高承勇供述,每次杀完人,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他把那些割下来的器官用塑料袋装着。从白银回青城的路上有个吊桥,走到桥的中央,他就解开塑料袋,把那些器官倒进黄河里,刀子一撇,回家了。

1988年,是高承勇第一次杀人。6年之后的1994年,他第二次作案。从他的供述中可以确定的是,因为第一起案子,他尝到了“杀人的甜头”。

1998年,他作案四起,杀人逐渐演变成一种机械性的行为。高承勇告诉警察,“到那两天,我就急得不成,就觉得心里慌,就要杀个人,还要割器官,晚上会越想越兴奋。”

2002年后,他逐渐停手,被抓后,他解释原因:一是那时候身体已经不行了,后面的两个死者反抗得特别厉害,他发现自己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第二是两个孩子要上学用钱,2002年到2013年间,他大部分时间在兰州和内蒙古打工。

>>奇人

高承勇的淡定和冷漠让人震惊

朱爱民第一次会见高承勇的时候,就对高承勇的淡定和冷漠相当吃惊,“完全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朱爱民直言,这与他之前接触过的任何嫌疑人都不一样。“不爱说话。”朱爱民是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案件是指定的,我们是法律援助。”

而这个发现在之后的会见中一次又一次地被验证,最让朱爱民不能接受的是,高承勇在讲述案件甚至回忆一些细节的时候,“就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

对于每个人都会关心的高承勇作案目标的选取,朱爱民说,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高承勇,高承勇对于“专挑红衣服,长头发女子下手”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说,自己从来没有挑过什么红衣服,长头发,他选取的目标就是他觉得年轻的、漂亮的。

▲嫌犯高承勇

朱爱民觉得高承勇的心理素质超级强,记忆力也超于常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作案时间、地点等细节,高承勇都记得一清二楚,甚至能详细到受害人住址的门牌号码都记得。

高承勇的冷漠和残忍的作案手段让朱爱民很不舒服,在一次会见中,当他听到高承勇冷漠地说起自己所做的一起又一起案件时,他终于忍不住了,“我当时就要求先中断会见,让看守所干警带他去上厕所,我也赶紧出去晒了一会儿太阳,缓解一下压抑的心情。”

>>解密

历经28年 高承勇是怎么被抓的

从首案案发至今年案件告破的28年间,公安机关本着“案件不破、专案不撤、侦破不止”的理念,围绕案件仅采集指纹就达23万枚之多,投入的警力和物力无法统计。

甘肃及白银警方介绍,白银系列强奸杀人案之所以成为“世纪悬案”,有三方面原因:

1、有犯罪证据,没有追寻线索。案件久侦不破,主要原因是认定犯罪的证据非常充分,认定和揭露犯罪嫌疑人的线索几乎没有。犯罪嫌疑人在现场留下的指纹、脚印、精斑很多,但没有线索来指向这些是谁的。

2、居无定所,行踪不定。据调查,犯罪嫌疑人1988年做下首案后,一直居无定所,除了在青城镇家中短期居住外,行动轨迹飘忽于甘肃的兰州、天水及内蒙古的巴彦淖尔、包头等地。直到2015年,犯罪嫌疑人才回到其妻在白银市一学校经营的小卖部中。

3、犯罪嫌疑人谨小慎微,没有犯过其他案件。侦破此案的28年里,甘肃省对此案发生的14年中及案件告破前所有犯案的犯罪嫌疑人都采了指纹和DNA,如果犯罪嫌疑人在系列案件之外一旦犯过其他案件,立即就会进入警方视线。但据警方审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在系列案件之外谨小慎微,避免与人接触,更没有做出需警方介入的违法行为。

据了解,在28年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在茫茫人海之中能锁定犯罪嫌疑人高承勇,DNA-Y染色体成破案的关键。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与反恐怖学院院长陈刚介绍:“DNA存在于每一个细胞核里,在白银系列案件中,警方提取了他的精斑,这也是他的体液,体液里面有细胞和细胞核,因此可以提取DNA进行检验。”

DNA-Y染色体又是什么?陈刚介绍,DNA-Y染色体实际上是一种父系遗传的基因,DNA-Y染色体是父系一代代传下来的,从DNA-Y染色体可以圈定一个家族族谱范围。

据了解,此案中首先是高承勇家族中某一个人被外地警方抓获后,在比对基因时发现此人的基因与犯罪现场所提取到的基因相似度很高,办案机关在海量的数据信息之中找到了高承勇相关的关键信息,提取了他的指纹和DNA与当年命案现场留下的指纹和DNA进行信息比对,就此确定了他的嫌疑人身份。

>>对话

受害者家属称这么多年不知恨谁

崔向平的姐姐崔金萍,就是连环杀人案遇害者之一。1998年11月30日,崔金萍惨死在家中。公安机关勘验结果显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

看到破案消息后,北京时间第一时间联系了崔向平。悬案的告破,带给他的最大感受不是欣慰,而是“真的很难受”。

崔向平在姐姐崔金萍遇害时还是个16岁的高中生,如今已是35岁的中年人。

▲死者亲属提供的警方嫌疑人模拟画像,这也是嫌疑人画像的首次公布。图/北京时间

他的父亲在女儿遇害后郁郁寡欢,三年多以后就因病去世了,时年才51岁;母亲天天以泪洗面,生活不能自理,直到次年夏天才能下床。崔向平甚至烧掉了姐姐的所有照片,以避免勾起母亲的伤心回忆。

“其实这个事情,时间越拖越久我们就认为真是渺茫,但是内心中还是能希望有那么一天真的能够把这个案子破了。

这么多年,我们家人想恨一个人或者想憎恨一个人,都不知道怎样去恨他,因为没有一个确定的目标。”

在之前的采访中,崔金萍的母亲王彩花说,她希望能活到真凶落网那一天。

但听到破案的消息候,崔向平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难受,这么多年了,真的很难受。”

白银系列奸杀案主要案情:

1988年5月26日17时

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

1994年7月27日14时

白银供电局19岁女临时工石某在其单身宿舍遇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1998年1月16日16时

目击者发现29岁的女青年杨某在白银区胜利街的家中遇害,杨某被害时间为1月13日。受害人“颈部被切开,全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16处,双耳及头顶部有13×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1月19日17时

白银区水川路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受害人“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裤子被扒至膝盖处,颈部被刺割,上身共有刀伤8处,左乳头及背部30×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7月30日18时

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的8岁女儿在家中遇害。受害人“下身赤裸,颈部系有皮带,阴部被撕裂并检出精子”。

1998年11月30日11时

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白银区东山路的家中被杀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

2000年11月20日11时

白银棉纺厂28岁的女工罗某在家中被人杀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裤子被扒至膝盖处,双手缺失”。

2001年5月22日9时

白银区妇幼保健站28岁的女护士张某在白银区水川路的家中被害。受害人“颈部等处有锐器伤16处,并遭强奸”。

2002年2月9日13时

25岁女子朱某在白银区陶乐春宾馆客房中被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参考资料来源:澎湃新闻、公安部网站、新京报、央视新闻、澎湃新闻等)

>>独家报道:

东八区 | 甘肃连环杀人案重启:14年间9女被残杀

图见丨白银连环性侵杀人案 嫌犯是谁?

白银系列奸杀案受害家属:这么多年不知恨谁

白银连环奸杀案嫌犯:带妻儿住在受害人小区6年

从全家呵护到变态杀手:白银案疑犯人生关键词

“白银案”疑凶包头尾随奸杀女子 精斑锁定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