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完整实录]转世“三毛”:若和张杨在一起 可能要孩子

崔睿与张杨合影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日生) 3月1日,一篇题为《张杨导演,我爱你》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并迅速突破10w+。作者崔睿迅速成为舆论焦点,她称自己是三毛转世,而张杨导演的前世则是荷西的个人观点颇受非议。而“转世说”之外,“量子纠缠”、曾交往黑社会男友、自曝被包养等一系列言论也令围观群众“大跌眼镜”。

事情发生后,凤凰网娱乐第一时间联系上当事人崔睿,得到一系列一手独家信息。当日晚,崔小姐和凤凰网娱乐按照约定进行了独家视频直播采访,她表示自己并没有想利用张杨出名,强调两人之间就是纯粹的感情,“只有爱”。对于“量子纠缠”和“三毛转世”等备受争议的话题她也做了进一步的解释,甚至详细讲述了自己过去一段被闺蜜“插足”的感情经历。

采访中,崔睿坦言张杨吸引她的地方非常多。回忆两人的相处,她表示两人的快乐时光很短,会叫对方吃早餐等。而张杨也没有对她说过什么情话,“都是我说的”。

当天另一位当事人张杨正在出席活动,凤凰网娱乐独家曝光其与友人吃饭聊天的现场照,张杨看起来状态平静,似乎没有太受此事的影响。问及此,崔睿称张杨内心很强大,知道他不会被这件事刺激到,并称作为张杨的妻子,不应该去管控他,而是去包容、理解他。

谈到现在的感情状态,崔睿称在遇到张杨后,也成了不婚主义者,未来不可能再爱上别人,“我相信爱情,但是真爱只有一个,我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但她也坦言,“如果未来有缘分能够和他(张杨)在一起,有(孩子)了可能会要”,“如果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生孩子,我不会的。我要的只是爱,我不要多余附加的金钱、世俗的东西来束缚我、捆绑我”。

以下为采访实录:

“我就是一个女文青 喜欢浪漫”

凤凰网娱乐: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自己,比如年龄、出生地、学历、性格等。

崔睿:可以,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小地方,现在被规划成昆明的一个市区,从小跟着奶奶一块儿长大,因为在我5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去世了,所以跟着我奶奶一直到15岁,高中我就和妈妈在一块儿,直到18岁奶奶去世那一年我就自己来到了北京。刚好那一年张杨就去了云南,直接就交错了。

凤凰网娱乐:你是什么时候接触到电影这个行业的,在这个行业里主要做什么?

崔睿:我接触到这个行业是从初三那年开始,初三那年我没有考上高中,阴差阳错我妈妈就给我介绍了昆明最好的艺术高中,我妈妈让我复读一年,然后就复读了,复读之后考上艺术高中。考上艺术高中之后,我就开始学习表演、学习演员的生涯,然后就开启了我在影视圈这条道路。

凤凰网娱乐:你的社交圈是怎样的?平时接触的人都是怎样的?周围的人怎么评价你?

崔睿:我的社交圈很简单,我是一个比较有目的性的人。因为我觉得我一定要在影视圈做出一番事业,所以从大学开始,我一直都是属于一个不甘平凡的人。所以在大学的时候我和我的大学同学关系都不是特别好,比较喜欢独来独往,直到我进入社会以后,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能也会有一些情商,也会结交很多的人脉。特别是在2010年、2011年、2012年那几年,腐败的环境比较猛烈,那个时候我又初来北京,家里条件又非常糟糕,其实那个时候我就认识了帮助我的人,也可以说是被包养,帮助了我很多,帮我度过了没有钱的日子,也帮助家庭解决了一些问题,然后我就度过了这个难关。

度过这个难关之后,紧接着我就回云南开公司,开了公司觉得云南经济环境不好,然后又回到北京,回到北京之后就开始在北京一家影视公司做制片人的工作,彻底开始了我关于影视行业的生活。我对于我的工作一般都是比较喜欢结交各种各类的人,根据不同的人去判断我该跟什么样的人走得近或者走得远。我身边有非常多的几个哥哥他们是基督徒,我和他们关系都非常好,因为大家信仰都是向善,所以我的生活基本上都和善相关。加上我平时比较喜欢旅行,所以除了我需要去参加的饭局,基本上我都是待在家里。现在是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进修文化产业管理这个专业。

凤凰网娱乐:今天上午您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这突如其来的关注你事先想过吗?大家现在都说你是女文青,你自己怎么定义呢?

崔睿: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女文青,就是比较喜欢浪漫,比较喜欢文字,比较喜欢文学。这个我觉得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跟他人评价没有关系吧。我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是我自己的,所以你评价你看到的,你觉得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没有想利用张杨出名 我跟他之间就是纯粹的感情”

凤凰网娱乐:接受这样采访,公开自己内心所想,不免被大家认为你想红,你有想靠着这件事红起来的想法吗?

崔睿:其实在最开始的朋友会,我身边的朋友就给我算过,我24岁会出名,我什么时候会出名,其实那个时候我可能觉得我一定会出名,会有这样的心态。但是后来发现我没有那个运,我就慢慢觉得我没有那个命。直到后来又有人跟我说,你的命里结财,然后你性格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敢爱敢恨的人,所以在影视圈里你的这种真实,你敢于揭露,会给你带来好运。如果说我要发展,肯定是我有了名才会有财。所以当我认识张杨导演之后,其实我并没有想那么多,我没有想出名,我也没有想利用他任何。如果说我要利用他的话,可能我在早之前就说,你给我介绍很多人脉吧,我最近有项目要做,你给我介绍哪个哪个演员吧,你给我介绍哪个明星吧,你给我介绍多少人脉来帮我处理这些事情吧……可是我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任何要求,我对他是没有任何目的性的。我觉得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该通过自己去努力,去奋斗,所以我跟他之间就是纯粹的,我觉得就是感情。

“我不会再找任何一个男朋友了 除了张杨”

凤凰网娱乐:现在大家对你有很多非议,包括“量子纠缠”、“三毛转世”等等备受争议,你如何看待大家的评论?你之前对三毛了解吗?什么时候开始确信自己前世是三毛?

崔睿:关于非议这一块我的想法是,我允许任何一切声音的发声。因为在我的观点里就是,我是一个极其纯粹的人,至于你们纯不纯粹,在你们的评论和言论里边就可以体现出来。有的时候你们的言论也就代表了你们的内心,所以这恰恰有的时候是反映了你们自己的状态,而不是反映我,因为你们的评论对于我来说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我依然开心的活着,我依然开心的在我的路上,依然继续着我的旅行,依然结交着我的新朋友,新的国外的朋友,我觉得我很开心,我很幸福。因为我所需要遭遇的劫难我已经遭遇了,可能张杨是我感情的劫难,那在我这一生当中我感情的劫难经历过了,那可能未来需要经历的就是事业的劫难。那未来我会不断不断地经历很多的事业劫难,但是对于感情方面的劫难不会再有了,因为我不会再找任何一个男朋友了,除了张杨之外。所以要评价我不纯粹也好,还是任何也好,我觉得这是一个日久见人心,时间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要用当下立马出来的一些好的舆论或者坏的舆论,就立马影响你的内心,这是不会的,因为你就是你,我完全不受他人影响,张杨也不受他人影响。

关于“量子纠缠”这个事情,其实我也是之前关注了很多文章在说这个事情,它可能就是灵魂物质的,就是离开了你原来的身体之后,在大大的地球当中,这个灵魂物质不断地游走,不断在这种循环当中,然后去找到,和你很深刻、很深爱的那个感情和你该经历的那个劫的那个点。所以当你在这个地球上的时候,你生而为人,但你会经历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缘分和这种不同的纠缠,我所说的“量子纠缠”可能就是我们彼此之间,从我出生开始,我跟他的所有的行为和行进,几乎都是相似的。就比如说,我今天的心情是这样的,我不在乎任何人的评价,那他今天的心情也是这样的,不在乎任何人的评价,因为我们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在纠缠的当中,我们没有交流,但是我们有意念。我18岁那年,我的奶奶去世那年,刚好也是他去云南的那一年,也刚好是他经历了一个很大劫难的一年,刚好是他那年《无人驾驶的爱情》电影票房失利,再加上他身边最好的朋友的离开,就导致了他思想和内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我也一样,在我18岁的时候奶奶离开,对我也造成了非常非常大的冲击,所以在那年当中,我们分别经历着不同的痛苦,然后在7年当中,我们在西藏、云南、北京和我们会去的地方不断交错,不断交错,只不过那时候我不认识他罢了。因为缘分嘛,你总要到一个时间点才可能说找到他。所以在这之前,很多人说我要炒作,说张杨要惨了,其实我觉得不会。因为情是人最难度过的一关,每一个人都会发生很多很多的感情。你看我们中国有一个电影叫《无问西东》,它里边就是有一个老师,他在没考上大学之前是他老婆一直供养着他,可是当他考上大学之后,他就变心了,其实不是他变了,而是一直进步,而他的老婆没有进步。所以就是当你不断努力、不断努力的时候,你会遇到更多优秀的人,在这个优秀的同时就会有性的吸引力出现,所以不论你结婚也好,不结婚也好,这个吸引力它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对吧?你看为什么很多人会出轨,很多男的他对于漂亮的女孩、性感的女孩就会忍不住去看,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欲望,所以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这些欲望的存在。你看中国有很多的,总是娱乐圈成为了中国的焦点,比如说王宝强,马蓉就是出轨,比如还有陈思诚、文章,这些比较轰动的出轨事件,其实为什么?其实就是当你在努力的时候,地球上几十亿人口,你在不断努力工作当中你去接触这些人的时候,你难免会产生吸引力,如果你不产生吸引力,那你这个人的定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不可能的,没有一个人的定力强大到只爱他的老婆。

“我的写作能力是前世三毛赋予我的”

凤凰网娱乐:“你是三毛,他是荷西”这个想法你和他说过吗?他是什么看法?

崔睿:我和他说过,开始他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因为我觉得很扯,我觉得这种东西就是意念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但当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之间永远没有乱七八糟的这些世俗的东西,比如说金钱,比如说名利,或者各种复杂的东西,我们之间只有爱,我对他也只有爱,他对我也只有爱。所以我是三毛,他是河西这件事情,就是他看到那张图片之后,其实他也知道,因为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真非常短,而且见面次数非常非常少,另外就是我们几乎从来不发短信,另外你看像现在很多情侣,或者是谈恋爱,或者是有关性的,他们都会每天发很多信息,我跟他从来不发任何信息,但是不发信息我们也能够知道彼此的状态。在我去大理探完他的班之后到北京,我几乎每天睡觉都是3、4点钟,4、5点钟才能睡着,几乎每天,上天就会给你脑袋很多旨意,让你不断地去看各种各样的关于他的文章和言论。然后当我不断去搜索的时候,我发现他小时候被他爸爸驱赶,打的躲到一个工厂里边住了一个晚上,我也是,我小时候被我奶奶打过然后打了很惨,我就躲到一个朋友家,他们开的台球桌,在那睡了一个晚上,没有一个人找到我。所以看到这些经历的时候,你会说你们俩怎么那么相似呢,然后你就会看到轮回,你就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轮回因缘,你自己立马就能够感受到,然后那几天思想跟常人完全都是有区别的,就是我觉得我变的不像我,我不正常,但是我不知道我不正常在哪里,我觉得我离世俗生活好远好远,可是老天就是让我远离世俗生活,我没有办法,我只能接触他。所以之后他来到北京,我们见面,我才不断地去深化这个事实,然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的今生为什么写作能力那好,有人说作家嘛,90%是天赋,10%靠努力、学习。我几乎没有参加任何写作培训班,也没有参加过任何训练,我就自然而然去抒发我自己的感情和我想要表达的一些文字。在别人看来就会那么说,你挺棒的,有人夸我。当我知道我是三毛之后,我才明白原来我的写作能力是前世赋予我的一些东西,所以我才明白很多延续的状态都是和她相似和类似的,只不过我们不同的年代,所以我们有不同表达方式。

凤凰网娱乐:您去大理探班之前事先和他说过吗?

崔睿:去大理探班之前我和他说过,那一天是划时代短片颁奖典礼,那天我以为他会去,因为他是轮值主席,从来没有一个人让我如此执念想要跟随,我看到他的所有活动都想去。那天我去了没有看到他,没有看到他我就主动跟他发信息为什么你不来?他说他在大理拍戏,他来不了,然后我说那我可以去探班吗?就是想去学习一下跟你拍片的经验什么的,接着我就去大理。去大理呢,那个下午就一块儿聊天,聊了很多的话题,关于影视圈,关于娱乐圈,关于很多的感情,还有关于很多人的生活状态,生活意义,这个时候可能就彼此产生了一些欣赏吧,感情这东西嘛,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张杨和当下中国很多导演不一样”

凤凰网娱乐:张杨导演哪些地方比较吸引你?

崔睿:张杨导演吸引我的地方非常非常多,首先他是特别慈爱的人,他对于他周边每一个朋友都特别随和,对于他身边的朋友都比较好。虽然有的时候他比较不爱说话,不爱表达自己,但是他的内心经常会去思考很多很多东西。而且他和当下中国其他很多导演不一样,不一样就在于我觉得张杨导演思考的东西更加深刻,更加能够体现出他人生意义的思想状态。还有包括当他在娱乐圈、名利圈里走失的时候,他毅然决然选择去到大理,逃离这种世俗生活,这也是我比较欣赏的。

还有就是他对于自己的生活态度,也是属于我行我素的状态,不受任何人的影响。其实欣赏的点有很多,还有比如他写日记,其实我跟他也一样都会去写日记。

“(张杨)没有说过任何情话,都是我说的”

凤凰网娱乐:他给你说过什么情话吗?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什么?

崔睿:他没有说过任何情话,都是我说的。

凤凰网娱乐: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些你和张杨导演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吗?

崔睿:快乐时光的话可能也就那么一两三次,可能很短。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他是一个比较喜欢睡到中午的人,我又是喜欢早起,他住在西边,我住在东边,所以他可以看到西边的落日,我可以看到东边的太阳升起,我们状态比较相反,比较中和。所以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早晨会醒的很早,然后我就会帮他点早餐,叫他起来吃早餐,这个我觉得可能是比较有趣的一点。

还有另外一点就是,当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比如说我放了一首音乐,我在等外卖,这首音乐刚好结束的时候,外卖也就刚好到了,这能够遵循宇宙运行的时间,他自然而然就出一系列状态,你就很享受遵守自然法则在循环运转的时间点,不断不断地,就像音乐就是会不断地,不断地变化,都是一种节奏的。

凤凰网娱乐: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你和张杨导演最长在一起相处时间是多久?两个人在一起最常做的事是什么?

崔睿:我们相处最长时间可能就是去寂照庵庙的那个上午吧,可能在一起待了一个上午。我们在寺庙里边,我们就坐在一个小阳台上,喝着茶。其实我们没有特别多的话,我们就静静着坐在那享受阳光,就看着人来人往,就待在那,几乎没有什么聊天,就是这样。

“如果你作为他(张杨)的妻子,你应该包容他、理解他”

凤凰网娱乐:我们下午拍到张杨去参加活动,和友人买饺子喝啤酒,状况似乎未受影响,你怎么看?

崔睿:我觉得这个就说明他的内心很强大,就像我现在内心很强大。当别人看到这个新闻,或者是我看到这个新闻,或者看到很多言论我们会有什么不开心,或者被这些刺激到,其实不会,因为我知道他的内心强大我才要发出来,因为我知道自己不会被这件事情所干扰,我才会发出来。因为我想让大家看到,真正爱他不是自私的,他就是一种大爱。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有自己的自由,他有自己的欲望,他发生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行为和自己的意志所驱使的。如果你作为他的妻子,或者是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再或许是和他有什么关联的人,你都不应该去管控他,你应该给他一些主意,并且包容他,理解他,这才是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因为大家都应该相互进步和向上走的。

“三年内为张杨拍两部电影 不会出演女主角”

凤凰网娱乐:你在文章里说要为他拍两部电影,这两部电影已经开始筹备了吗?

崔睿:还没有,这两部电影基本构思已经在我脑海里闪现了,所以我等到回到北京之后就会开始剧本创作。

凤凰网娱乐:那有什么拍摄计划吗?

崔睿:拍摄计划没有,就是三年之内吧。

凤凰网娱乐:你会出演女主角吗?

崔睿:我不会,我会把这个机会让给更加真实,更加有演员魅力的朋友,因为我希望当代中国出更多优秀的年轻人,能够来主导这个社会,能够有更多的正能量的演员诞生,那这是我希望看到的。因为我作为一个制片人,如果说我去做了编剧,或许我又出演,那我觉得这不可能是共同完成的事情。所以当你选择去做一个事情的时候,有的东西你要放,有的东西你要收,有的东西你可以做,所以这个就是你自己去安排好整体的行程和计划了。

凤凰网娱乐:如果你以后还有机会见到张杨,还会和他打招呼吗?未来他的电影还会继续支持吗?

崔睿:会啊,我在文章里面已经说过了,此生他就是我的唯一。

凤凰网娱乐:你也分享了你其他的一些情感经历,包括黑社会、包养等,这些情感经历是愉快的吗?他们对你的爱情观有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崔睿:……(信号问题)可以叱咤风云、打架,也带我做了风风火火的事情。后来因为我的好闺蜜,可以说男朋友在我的要求下去救了一次我的闺蜜,结果我的闺蜜就因为她被我男朋友救过而产生了感情,所以她就和我这个男朋友在一起了我就因为这件事情跳脱了我的这黑社会男朋友,之后他再回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到北京了,所以我也特别感谢我那个闺蜜的,因为那个时候虽然痛苦,但事后你会发现,原来是有在解救你。所以有的时候我还觉得蛮庆幸的,否则的话,我可能现在还是沦落在云南黑社会的圈层里边,在最底层的圈层里边打混。但是现在我不一样了,就是我知道我的梦想和我未来的工作方向了,所以活的很坦然,而且我很幸福很快乐。

“如果未来有缘分和张杨在一起 有(孩子)我可能会要”

凤凰网娱乐:你现在相信爱情吗?还有没有可能爱上其他人?

崔睿:我相信爱情啊,但是真爱就只有一个,所以我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人了。

凤凰网娱乐:你对自己今后的感情生活有什么计划吗?

崔睿:今后的感情生活就没计划了,我更多的计划就是在工作上和如何帮助社会,如何帮助大众从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

凤凰网娱乐:你期待婚姻吗?

崔睿:我不期待婚姻,可能我会期待想要一个宝宝,但是这都没关系,有或没有一切顺其自然,有了就要,如果没有了那就不要。如说未来或许还有缘分能够跟他在一起,那可能如果说有了,那我可能会要,如果说没有的话,那我可能就不会要。那如果说和其他男人要生孩子,或者要成立一个家庭,那我不会的,因为这个时代的人都是自由的。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说,我们在今生会看到婚姻制度的瓦解,其实也表达了我自己的内心,因为我要的只是爱,我不要多余的这些附加的任何金钱,这世俗的东西来捆绑我和束缚我,因为自己就有能力赚钱来养活我自己,所以我为什么需要他人来给我很多的束缚呢?我不需要,我是独立的,我也是自由的。

凤凰网娱乐:你也是不婚主义者吗?

崔睿:对,遇到他之后我是,遇到他之前我可能还想要结婚,还想要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生宝宝。但是遇到他之后我不会了,因为我明白我爱情的劫难已经度过了,那我就可以独善其身了。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